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88章 身世

第188章 身世

        等薛锦兰到家的时候,方书闻和祁嘉柔已经被抓走快一个小时了。

        她着急忙慌的小跑进门:“书闻呢?没人来抓他吧?”

        方诃平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狐疑道:“你怎么知道书闻被抓了?”

        他这边正忙着疏通关系呢,压根没来得及通知薛锦兰,她是怎么知道孙子出事的?

        “真被抓了?”薛锦兰瞪大眼,一下子泄了气,“乔知语那个贱皮子!早知道她这么……”

        方诃平打断她的谩骂,沉着脸道:“问你话呢?到底怎么会是?书闻被抓跟乔知语有关系?你不是去找她探口风的吗?”

        一连串的问题砸得薛锦兰哑口无言,想起乔知语最后那几句嘲讽,心里更是火烧火燎的。

        方诃平见她不吭声,愈发恼火,拍着桌子问道:“问你话呢?哑巴了?!”

        “……之前书闻为了防着乔知语,就找了个黑客……那个荣光科技不是乔知语投资的吗?书闻就让黑客改了荣光新游戏的源代码。”薛锦兰越说越恼火,“不知道那个死丫头是怎么拿到的证据,竟然让荣光科技报警了!”

        方诃平也是一阵火气上涌,他先前一直以为这事就是苏家给的教训,没想到却是乔知语早就埋下的炸雷!

        他顿了顿,正要宽慰两句,却突然意识到不对:“荣光新游戏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乔知语要拿到了证据,怎么会直到今天才发作?”

        薛锦兰一噎:“……”

        她确实不怕方诃平,但这事确实是她理亏。

        方诃平一看她脸色就知道另有内情,黑着脸质问道:“你到底干什么了?!这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我……”薛锦兰有心遮掩,却又怕耽误救方书闻,只能老实道,“我就是一时气不过,骂了她跟她那个短命妈几句,谁知道她那么歹毒,竟然当场就让人报警了,诃平,这事儿……”

        方诃平气了个倒仰:“我是让你去探口风,没让你去得罪人!你自己干过什么事自己不知道吗?竟然还有脸骂人家?”

        “我干了什么事?我都是为了谁啊?!”薛锦兰也来了火,“再说了,就算乔知语被苏家认回去了又怎么样?!咱们孙子不是正跟祁嘉柔谈着吗?难道她姓乔的还能跟祁家对着干?”

        她不提祁嘉柔还好,一提起来方诃平更是高血压都要犯了。

        “你还有脸提祁家?今天书闻带着祁嘉柔回家,结果刚进门书闻就被抓了!”

        薛锦兰脸色一白:“那祁嘉柔就没拦着?没说帮忙想想办法?”

        方诃平狠狠剜了她两眼,以前靠着薛锦兰的恶毒牟利时,他只觉得省时省力,现在被她拖了后腿,心里却只剩下厌烦。

        “拦着?祁嘉柔都被当成同伙一起抓了!”

        薛锦兰跌坐在沙发上:“怎么可能?她不是祁家人吗?祁家这一辈就她一个姑娘,怎么会……”

        “让他们出来不难。”方诃平勉强按捺住火气,“但人家被书闻连累丢了这么大的脸,你觉得祁家还会乐意让她跟咱们扯上关系?”

        设身处地的想想,要是他女儿谈个恋爱直接谈去了局子里,他也不能同意这事啊!

        薛锦兰脸上血色尽去。

        “怎么可能……”

        方诃平一摆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得让乔知语同意和解,否则就算我们把人捞出来了,人家要想运作,后面麻烦也少不了,明白吗?”

        走之前还指着乔知语鼻子放过狠话的薛锦兰:“……”

        *

        霍宁茵和乔知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两个肉包子洗完澡,正拿拨浪鼓逗着呢,搁在柜子上的手机就响了。

        霍宁茵抓过来看了一眼,直接按了挂断键,没接。

        转头对上乔知语稍显疑惑的眼神:“哦,祁嘉柔打来的,不管她。”

        乔知语:“……”

        要不是以祁家的地位,绝对不可能出现什么抱错孩子的事,她都要以为祁嘉柔是捡来的了!

        霍宁茵怕她多想,解释道:“反正她一向没个正事,没事的。”

        “……”乔知语干咳了一声,“妈,我觉得她可能是打电话来求救的。”

        霍宁茵:“啊?”

        乔知语犹豫了片刻,还是把事情原委说了。

        “……所以她这会儿应该还在警察局呢。”

        霍宁茵好一阵无语,她是知道乔知语跟方家那堆破事的,又想到祁嘉柔竟然跟方书闻搅和上了,更是一阵糟心。

        “……让她待着吧,欠教训。”霍宁茵顿了顿,“上次s国那事,要不是顾忌着传出去不好听,我非让她滚去坐牢不可!”

        乔知语定定看了她两秒,倏地笑了。

        “那可真是太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要不是顾忌着祁嘉柔也是祁家人,收拾了怕长辈会伤心,她早就挽袖子上了。

        有这么个一心盯着祁湛行算计的人在,乔知语简直寝食难安。

        “……”霍宁茵张了张嘴,突兀的沉默下去。

        乔知语不解:“妈?”

        许久,霍宁茵才苦笑一声,徐徐道:“这事……说起来也算是家丑了,本来没打算告诉你的,但又怕你多想。”

        她停顿了一下:“我们祁家没重男轻女的传统,几代人下来都是儿子,真要有个闺女,还不知道得多疼着呢。”

        乔知语心头莫名一跳,只觉得霍宁茵话里有话。

        ……该不会真让她给猜中了吧?

        “湛行的小叔是因公牺牲的,距离现在也有24年了,小叔子死前没结婚,只有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也就是祁嘉柔的母亲。”霍宁茵叹了口气,“小叔子去了之后,我们才知道他女朋友已经有了孩子,就想干脆把人接回来养着,毕竟是小叔子唯一的骨血。”

        这是乔知语第一次听说祁嘉柔的身世,心中的疑惑却更深了许多。

        照这么说来,祁嘉柔的出生应该是全家都期待着的,怎么会闹成现在这样?

        “结果那女人运气不好,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从这之后,老爷子对祁嘉柔更是心疼的不得了。”霍宁茵讽刺一笑,“但有些人她就不配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