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86章 社会我祁哥

第186章 社会我祁哥

        从公司离开后,乔知语就给蒋凝俪打了个电话,她之前已经把黑白照片的扫描件发了过去,现在打电话也只是说明下原委。

        因为之前跟苏家其他人见面都不算愉快,所以乔知语现在有什么事都是直接跟蒋凝俪联系。

        “别的您就不用管了,只需要保证方书闻今天会当着祁嘉柔的面被抓走就好。”乔知语边打电话边拉开车门,紧跟着就愣住了。

        祁湛行握住她的手腕,直接将人拽进怀里,附在她耳边冷笑道:“刚能出门就不着家了?还得我来抓你?”

        “……”乔知语自知理亏,眼珠子一转,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匆匆跟蒋凝俪说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我这不是正准备回去吗?”乔知语把手机往旁边一丢,两条白皙的手臂环上祁湛行的脖颈,“你看啊,这一家人呢,就得分个主内和主外的对吧?正常情况下,肯定是你主外,可你不是情况特殊吗?所以我就只能迎难而上,把你的活干了,你就安心在家照顾孩子,岂不美哉?”

        祁湛行:“……”他不美哉!

        气都气死了好吗?

        祁湛行又好气又好笑,偏偏拿乔知语没丁点办法,只能重重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你今天到底出门干什么了?”

        特意把唐驰支开,带走的保镖都是霍宁茵带来的人,他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没干什么啊。”乔知语的目光心虚地飘忽一瞬,“就是去研究院了一趟,问问ntc77的研究进度,顺便把徐妈送过去陪我外婆。”

        这话真假掺半,她今天出门的主要目的就是去见孙教授,顺便送徐妈去研究院。

        她外婆恢复的不错,催眠治疗的效果比预想的更好,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恢复正常指日可待。

        徐妈这阵子也担心她的不得了,为了不让老人家想东想西,乔知语就干脆送她去给外婆做个伴。

        祁湛行眉头紧锁,捏着她的下巴审视了两秒。

        “要是被我知道你又有事瞒我,小心屁股开花。”

        “……”乔知语幽幽道,“祁先生,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再被打屁股是不是不太合适?”

        怀孕时挨的那顿竹笋炒肉都快成她的心理阴影了好吗?

        祁湛行冷笑:“不作不死。”

        “……”乔知语十分委屈,但现在抗过敏的研究才刚刚起步,后面要怎么配合还不确定,瞒住祁湛行才是最稳妥的,自觉冤成窦娥的乔知语只能识相的转移话题道,“我刚刚见到薛锦兰了,被欺负的可惨可惨了。”

        祁湛行眉梢一挑:“惨的她孙子都快被抓了?”

        “……”乔知语噎了噎,“祁先生,你知道什么叫个人隐私和神秘感吗?”

        她还能不能有点秘密了???

        祁湛行老神在在:“祁太太,不老实的人是不配有秘密的,懂吗?”

        乔知语磨了磨牙,幸亏她让霍宁茵跟她打配合了,不然照这情况,抗过敏的事压根就不可能瞒得住。

        这么一想,她果然不负小机灵鬼之称!

        自己在心里给自己找回点面子之后,乔知语瞬间好受多了。

        “我本来没想现在就跟薛锦兰撕破脸的。”她颇为惋惜的叹了口气,真情实感道,“都是她逼我的啊,我只是个无奈反击的小可怜罢了。”

        祁湛行太阳穴突突一跳:“少作怪。”

        “略略略。”乔知语冲他扮了个鬼脸,随即幸灾乐祸道,“不知道祁嘉柔待会儿会是什么感想,好不容易钓上个金龟婿,扭头就被赏了副锰钢手镯,啧啧啧,惨。”

        因为滑雪场的事,乔知语乐于在任何时候给祁嘉柔找麻烦,且没有丁点遮掩的意思。

        祁湛行眸色一柔:“她恐怕没功夫发表感想了。”

        “啊?”

        “我跟那边打了招呼,抓方书闻的时候也会顺便请她走一趟。”

        乔知语:“……”

        不愧是社会我祁哥,人狠话不多。

        而另一边的祁嘉柔尚且不知道即将等待着她的是什么,此时正笑容满面的挽着方书闻的手臂往方家别墅走。

        方书闻两手提着一大堆东西,看似无奈道:“我爷爷奶奶都不是在意这些外物的人,只要你人来了,他们就很高兴了,哪需要准备这么多礼物?”

        祁嘉柔娇嗔道:“哪有空着手登门拜访的?况且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希望你爷爷奶奶不要嫌弃才好。”

        “瞎说什么呢?”方书闻空出手来,在她鼻尖上轻轻一捏,“爷爷奶奶对你满意的很,早就想让我带你回家了,现在你肯过来,别说是精心准备了礼物,就是随便在路边扯根狗尾巴草,他们都是高兴的。”

        祁嘉柔眼底流露出一丝傲慢,她一点都不怀疑方书闻的话,以她的身份,跟方书闻在一起,那妥妥的是方家高攀了,被恭维才是正常的。

        心里转悠着各种心思,祁嘉柔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冲方书闻羞涩笑道:“我们才认识不到三个月……我就是觉得有点快,怕你爷爷奶奶觉得我太随便了。”

        快?

        方书闻可不觉得,他只恨不得能再快点,最好马上就能把祁嘉柔娶进门。

        只要方家跟祁家成了姻亲,苏家算什么?乔氏算什么?还不都是他砧板上的鱼肉?

        “嘉柔,时间从来不是衡量感情的标准。”方书闻深情款款地望着祁嘉柔,“无论你信不信,我对你一见钟情,这辈子都不会辜负你。”

        祁嘉柔不信。

        毕竟她可没少看方书闻的花边新闻,但她在祁家根本不受重视,祁家长辈也没有拿她联姻的意思,霍昭又彻底废了,方书闻已经是她现在能找到条件最好的对象了。

        “我相信你……”

        两人情意绵绵对望之际,几名警察从方家别墅内冲了出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方书闻是吧?”锰钢手铐嗒的一声扣住方书闻的手腕,领队的刑警面色冷酷,“跟我们走一趟。”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啊!”方诃平急匆匆地跑了出来,“警察同志,我孙子一向懂事,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啊!”

        警察平静道:“有没有误会,跟我们回局里一查便知。”

        祁嘉柔差点当场厥过去:“抓人也得给个理由吧?证据呢?”

        领队上下扫了她几眼,给身后的同事使了个眼色。

        “把这个女人也抓回去。”

        祁嘉柔:“???”

        !!!!

        为什么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