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撕破脸

第185章 撕破脸

        乔知语垂下眼睫,视线从黑白照片上扫过,眼底寒意逼人。

        巴掌大小的黑白照片上是两个相拥的身影,因为像素原因,两人表情模糊,但确实是年轻时的乔维钧和苏茗秀。

        乔知语觉得恶心。

        她一直以为自己对薛锦兰的不要脸程度已经了解的很深刻了,但真正面对的时候才意识到,有种人的下限是永远没办法用正常思维去衡量的。

        在薛锦兰眼里人命算什么?朋友算什么?为了她自己的利益,是不是真的什么都能利用,什么都能算计?

        以前乔知语以为人最无耻也就何文峰那样了,可跟眼前的薛锦兰比起来,何文峰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她接过照片看了看,笑道:“薛老夫人很久没去过苏家了吧?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把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对着苏老爷子再说一遍?”

        薛锦兰眼底的笃定倏地散了,错愕道:“这些事要是被苏老爷子知道了,你以为你讨得了好?知语,你靠上苏家不容易,乔氏这几个月势头这么好,里面有不少都是苏家的功劳吧?难道你想让你外公留下的公司彻底垮掉?”

        “你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乔知语笑了笑,“难道不是你说要我帮你解释的吗?我现在给你机会,直接让你当面跟老爷子解释不是更好?”

        薛锦兰咬了咬牙。

        好什么好?!

        乔知语帮她解释,在苏家看来,她跟乔知语就是同一阵营的,哪怕是看在苏茗秀外孙女的面子上,苏绍典都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

        可她自己去解释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别的先不说,光是解释这照片的来历,她都讨不了好!

        “乔知语,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为你外公的名声着想?”担心如意算盘落空,薛锦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焦急。

        乔知语冷笑着敲了敲茶几:“行了,别跟我来这套,给你点好脸就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薛锦兰登时黑了脸:“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了吗?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

        “薛锦兰!”乔知语倏地站起身,“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对我跟我母亲指手画脚?”

        她凉凉地打量薛锦兰片刻,直接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你干什么?”薛锦兰神色略慌,口中却道,“怎么?这就想找苏家告状了?我告诉你,你对苏家来说就是孽种!但我跟茗秀可是几十年的朋友,你觉得他们会信谁?你……”

        乔知语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对着已经接通的电话吩咐道:“廖聊生,马上报警,把方书闻买通黑客篡改游戏源代码的证据交给警方。”

        听清乔知语的话后,薛锦兰顿时眼前一黑。

        她是知道方书闻针对荣光科技的事的,只不过之前没听方书闻提到下文,还以为这事不了了之了,没想到竟然被乔知语抓住了把柄!

        “不准报警!你这是污蔑!乔知语,你报警就是跟敏康医疗作对,你不怕死的吗?”薛锦兰这辈子就生了一个儿子,儿子死后,唯一留下的孙子就是她的心头肉,现在乔知语拿她的宝贝孙子开刀,完全就是精准的戳中了她的要害。

        乔知语挂断电话,讽刺一笑:“有功夫在这威胁我,还不如尽早回去做准备,免得方书闻连被抓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薛锦兰狠狠磨了磨牙,满是皱纹的脸显得愈发狰狞,“乔知语,你很好,你给我等着,书闻要是出了事,我绝对会让你后悔生到这世上!”

        乔知语悠哉悠哉的摆了摆手。

        “慢走,不送,回去记得告诉你丈夫,他孙子之所以被抓,都是你的功劳,没有你这张贱嘴,他也不用遭这个罪。”

        薛锦兰浑身一僵,却再不敢撂狠话,只能拎着包愤愤而去。

        等薛锦兰离开后,全程看戏的叶文博才饶有兴致道:“光凭篡改源代码这事,恐怕奈何不了方书闻,毕竟荣光那边并没有蒙受什么损失,哪怕证据确凿,也最多是个未遂,这里面能运作的地方太多了,要不让祁家跟苏家都提前给打声招呼?省的方诃平那边捞人。”

        “不用,我本来也没指望靠这件事把方书闻怎么样。”否则她也不会直到现在才把事情挑出来,乔知语意味深长的笑笑,“我只是需要方书闻今天被抓这个过程而已,至于抓了之后关多久,方诃平打算怎么捞人,我都不在乎。”

        叶文博懵了两秒:“……你这图个什么?”

        吓唬人玩吗?

        乔知语乐了。

        “你知道方书闻现在在干什么吗?”

        “我听说方诃平挺看重方书闻的,最近接连交了几个大项目给他,看这时间,方书闻应该是在公司?”难不成乔知语是想让方书闻在敏康被当场抓走,借此让他丢个大脸?

        叶文博嘴角一抽,心里琢磨乔知语应该没这么无聊。

        “他在跟祁湛行的堂妹约会。”乔知语忍笑道,“苏家最近给敏康使了不少绊子,方诃平急着要换根大腿抱呢。”

        叶文博满脸麻木:“祁嘉柔跟方书闻搞一起去了?”

        “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乔知语眸色幽深,对祁嘉柔也愈发反感。

        “……”叶文博好一阵无语,随即又道,“不对啊,祁嘉柔知道你跟祁湛行的事吧?她难道不知道祁家不可能会帮方诃平?方家这大腿一开始就抱错了啊!”

        乔知语莞尔:“那也得祁嘉柔愿意说实话才行啊,你以为她跟方书闻在一起,真就只是方书闻单方面抱大腿?”

        想起祁嘉柔在祁家那微弱的存在感,叶文博默了默:“你这意思是祁嘉柔也是想靠上方家的?”

        “瘦死骆驼的比马大,方家现在的问题还没显露人前,方书闻在祁嘉柔看来当然是个好对象。”乔知语低嗤一声,“但凡她有丁点做方少夫人的心思,那就不会让方家知道她根本不受祁家重视的事,再说了……没准在祁嘉柔眼里,我也只是个玩意儿,祁家不会为了我跟她过不去的。”

        叶文博:“……”

        如果乔知语的猜测是真的,那他真得掀开祁嘉柔的头盖骨看看了。

        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热水还是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