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80章 龙凤胎

第180章 龙凤胎

        乔知语生了一对龙凤胎,早半个小时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是哥哥,看起来十分健康,可后面出生的妹妹却瘦瘦小小,跟猫崽子似的。

        孕期不足三十七周,哥哥却没有一点早产儿的迹象,倒是妹妹,一出生就住进了保温箱。

        乔知语偏过头轻轻在儿子肉嘟嘟的脸上捏了一把:“你个小坏蛋,把妹妹的营养都抢走了,现在还敢皮?”

        无齿小儿被捏了也不哭闹,只是抱着乔知语的手指头傻笑。

        乔知语越看越喜欢,只觉得生孩子时受得那些罪全都值了。

        她瞥了眼沉着脸的祁湛行,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距离孩子出生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祁湛行至今都没给她露过一个好脸色。

        乔知语握住儿子的小手:“宝宝,你看看你爸爸多小气,太记仇了,你以后可不能学他。”

        祁湛行:“……”

        他记仇?!

        要不是乔知语瞒着他,害他直到孩子都生完了才赶到,他至于气到现在?

        乔知语撇了撇嘴,隐隐又有点心虚。

        但当时那个情况,赶回家肯定来不及,产科医生又都是女的,祁湛行要是真去了,到时候指不定就是一倒倒一窝好吗?

        她小心翼翼的握住祁湛行的手,试图转移重点:“你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祁湛行垂下眼帘,嘴角扯出个凉嗖嗖的弧度。

        “大的叫大坏蛋,小的叫小坏蛋,这不是你给取的吗?”

        “???”乔知语瞪大眼,“祁湛行,这是亲生的!”

        祁湛行冷笑一声,不吭气了,自顾自的拧了毛巾给乔知语擦身。

        他简直不敢去想,如果那天乔知语出了事……

        也是因为这份深藏着的后怕,以至于祁湛行到现在都对孩子亲近不起来,连带着对造成乔知语早产的苏茗秀也带上了不满。

        事后他问过医生乔知语早产的原因,情绪激动和双胞胎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肚子上挨的那一下重击。

        偶尔被噩梦惊醒时,祁湛行甚至会想……

        要是没让乔知语怀孕就好了。

        乔知语连看了半个月冷脸,心里也不好受:“你还要跟我冷战到什么时候?医生说了,坐月子很重要的,要是情绪不好,以后……”

        祁湛行眉心一跳:“闭嘴!”

        “那你别生气了嘛。”乔知语腻腻歪歪地勾住他的手指头,“当时也是没办法啊,而且我也是担心你……”

        祁湛行运了运气,最终还在败在了乔某人的撒娇大法之下。

        “没有下次。”

        “知道啦,以后我尽量少出门,就算要出去,也把你栓腰带上好不好?”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了,等身体恢复,研究抗过敏的事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乔知语很清楚祁湛行其实不是在生她的气,更多的是自责和后悔……

        她不想再让这个男人经历这种自责,所以哪怕是拼尽全力,也会想办法治好他的病。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人声,乔知语连忙推了祁湛行一把:“应该是爸妈把女儿接回来了,你先避一避。”

        现在还不知道祁湛行能不能跟女儿接触,虽然从霍宁茵的情况来判断,应该是可以的,但凡事都有个万一,还是谨慎点的好。

        祁湛行握着她的手腕,别说是避一避,人连眉毛都不带抬一下的。

        乔知语抽了抽胳膊,没抽动。

        “祁湛行!”

        “能碰。”祁湛行慢悠悠道。

        乔知语皱眉:“你怎么知道?”

        男人眉梢微挑:“抱过了。”

        乔知语:“……”

        ???

        “抱过了?你连确认都没确认过,就抱了女儿?万一过敏怎么办?你是不知道你每次发病都会比前一次更严重吗?!”

        上次就差点凉了,祁湛行竟然还敢胡来?

        而且!!!

        还没提前给她打招呼!!!

        祁湛行冷笑:“你能瞒着我生孩子,我不能抱着你抱女儿?”

        “……”乔知语气了个倒仰,“这能一样吗?我那是迫不得已,你这是自己找事!”

        祁湛行不温不火道:“难道我还能一直不见她?”

        乔知语:“……”说的也是。

        按照她的打算,最好是等抗过敏的研究有点进展了再让祁湛行和女儿接触,但这里面需要耗费的时间绝对不会太短。

        乔知语蓦地想起了被祁家排除在外的祁嘉柔,不由得一阵胆寒。

        如果她真那么做了,先不说祁湛行能不能接受,对女儿又何尝公平?

        难道她要把女儿养成另一个祁嘉柔?

        祁湛行看她神色不对:“在想什么?”

        乔知语下意识答道:“……想祁嘉柔。”

        “……”祁湛行猜都不用猜就能琢磨明白她的脑回路,不由无奈道,“就算是不能接触,那也有不用接触的办法,祁嘉柔不受待见,跟不能和我接触无关。”

        乔知语眨巴了下眼睛,八卦道:“那她为什么不受待见?”

        祁湛行好悬没给气笑了。

        “现在又不担心我了?”竟然还有闲心打听八卦?

        乔知语干咳一声:“我这不是好奇嘛。”

        “以后再告诉你。”祁湛行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只需要知道,她到现在还能姓祁,就已经是老爷子格外心软的结果就足够了。”

        正说着话,霍宁茵就抱着孩子进来了。

        “呦,我们祁大少终于消气了啊?”霍宁茵调侃了儿子一句,把白嫩嫩的孙女往小孙孙旁边一放。

        两个粉嘟嘟的奶包子并排躺着,要多可爱有多可爱,霍宁茵心都快被甜化了,就连一向严厉的祁朝和都是满脸慈爱。

        乔知语低头看了看女儿:“这变化可真大,刚出生的时候简直就是个红皮猴子。”

        霍宁茵闷笑一声:“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都那样,我的宝贝孙女漂亮着呢。”

        乔知语突然意识到不对:“妈,您知道祁湛行能跟女儿接触的事?”

        “知道啊。”霍宁茵解释道,“孩子刚出生那天,我就问过一直跟进湛行这病的专家了,人家说他能跟我接触,就一定能跟我孙女接触,所以我才让他去医院看孩子的啊,怎么?湛行没跟你说吗?”

        “……”

        乔知语冲着某个刚忽悠了她的男人磨了磨牙。

        “祁、湛、行!”

        看她着急上火很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