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79章 两个崽

第179章 两个崽

        “我好疼啊——”

        “锦兰、薛锦兰!你救救我,送我和孩子去医院……”

        “只要你放了我的孩子,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薛锦兰!!!你不得好死——”

        苏茗秀护着腹部蜷缩在地,一个劲地朝着墙角磨蹭过去,赤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向她靠近的人,如同一只重伤的雌兽,拼尽全力的伸出伤痕累累的利爪,想要在危机面前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她不断踢打着靠近的护工们,口中凄厉的嘶喊。

        “滚开,滚!谁也不准碰我的孩子——”

        “滚啊!”

        乔知语听懂她的话后,眼前登时一黑,脑中更是阵阵眩晕。

        “知语!”霍宁茵连忙扶住乔知语,“知语,你冷静点,冷静点……”

        乔知语攥着手心,强迫自己不断深呼吸,可浑身却抖的厉害。

        “妈……叫医生,快叫医生。”

        听见动静的柳知庭跟几个心理医生匆匆赶来,见状皆是脸色大变。

        “先带苏女士回病房!”

        几个牛高马大的男护工赶忙上前,强行把挣扎哭闹的苏茗秀抬了起来往病房疾奔。

        柳知庭脸色难看:“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病?”

        “……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先前扶着苏茗秀散步的女护工脸色煞白,“莫名其妙就……”

        “因为我。”乔知语狠狠咬了下舌尖,勉强打起精神道,“应该是我怀孕的事让我外婆想起了当年的情形……”

        她大概把刚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急切道:“柳医生,现在该怎么办?我怀孕时间不短了,之前过来都没事,这次不知道怎么就……”

        “……因为她在慢慢恢复。”精神完全崩溃时,就算重新经历过去的事情也不一定能想起什么,但苏茗秀现在的情形却不同,她的情绪越来越稳定,能够干扰她的东西就越来越少,所以骤然被戳中最痛悔的事,苏茗秀就会想起自身的经历。

        柳知庭抹了把脸:“乔小姐,催眠治疗恐怕不能再拖了。”

        乔知语错愕道:“为什么?我外婆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吧?”

        “记忆这种东西,一旦开了口子就很难再堵回去了,如果强行堵住,以后也会更难再想起来,再加上苏女士现在的情况并不具备自我梳理的能力,她需要心理医生的引导!否则就有可能会被困在当年的记忆中拔不出来。”

        到时候那个可就是真的疯了……

        乔知语浑身一颤,懊悔的差点当场吐血。

        早知道会这样,她今天就不该过来……

        乔知语强撑着看向几个心理医生:“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心理医生们互相对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现在进行催眠引导是最保险的,再拖下去……”

        “那就去准备吧。”乔知语腿脚发软,要不是有霍宁茵撑着,恐怕连站都站不住。

        腹中胎儿大概是受到她激烈情绪的影响,渐渐不安分了起来,乔知语额上冷汗涔涔,艰难地抚着肚皮。

        “宝宝乖,乖啊,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是妈妈不好。”

        霍宁茵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不轻,这会儿满手心里都是冷汗。

        乔知语闭了闭眼,双手颤抖不止。

        “妈,送我去医院……”

        刚刚苏茗秀在抽出胳膊时撞到了她的肚子,从那之后,她的小腹就一直隐隐作痛,到了现在隐痛已经变成了清晰的阵痛。

        这情况……显然是不对劲的。

        霍宁茵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圈瞬间就红了。

        “知语,你别怕啊……会没事的,妈这就去安排……”

        边说边掏出手机叫人。

        恰好旁边负责照顾柳安安的女医生出来,察觉出不对,连忙上前替乔知语检查。

        “乔小姐,现在赶去医院恐怕不太合适。”女医生也急出了一身汗,又转向霍宁茵道,“研究院里医疗设备齐全,与其挪动孕妇,还不如紧急调两个产科医生过来,这样更保险。”

        乔知语已经疼得有些意识模糊了,耳朵里更是轰隆隆的响,霍宁茵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最初的慌乱过后,就冷静了下来。

        “那就麻烦你先照顾着,我这就调医生过来,最多一个小时。”

        女医生忙道:“一个小时来得及,您放心。”

        见霍宁茵要去安排,乔知语猛地抓住她的手:“妈,先别告诉湛行……”

        霍宁茵鼻尖一酸:“妈知道,你别担心。”

        以祁湛行的性格,要是知道出了这种事,肯定是等不住的,如果不管不顾的赶过来,那才叫真的糟了。

        等紧急调来的产科医生赶到时,苏茗秀已经成功被催眠,正在心理医生的引导下,一点点的讲述着五十多年前的旧事。

        研究院里兵荒马乱,霍宁茵忙里忙外的两头安排,等终于在产房外坐定时,才想起打电话通知苏家人赶来。

        苏老爷子和蒋凝俪片刻不耽误的赶到研究院,听完情况就齐齐眼前一黑。

        这事儿可真是……

        乔知语的痛呼不断从产房里传出,在场众人全是一身冷汗,紧张的坐立难安。

        酷刑般的两个小时过去,一声响亮的婴啼如同曙光般传入众人耳中。

        霍宁茵颤抖着双手捂住脸:“……生了,终于……”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里面又传来医生的惊叫。

        “还有一个!”

        霍宁茵顿时脑袋一晕,要不是蒋凝俪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恐怕就得直接摔倒在地。

        而此时守在苏茗秀病房外的苏老爷子也是脸色煞白,咬牙切齿,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憎恨。

        苏茗秀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如同梦呓般说着话。

        “薛锦兰一直喂我吃药……她把药拌进饭里和水里……”

        “我慢慢的记不清自己是谁了……”

        “肚子越来越大,我一直被关在地下室里,脑子也越来越糊涂……”

        ……

        “薛锦兰想让我死……她抱走了我的孩子,把我丢在地下室里不闻不问……”

        “是乔维钧救了我……”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随着苏茗秀最后一句落下,距离病房几百米开外的产房内,终于又有一声细弱的婴啼传出。

        乔知语看着两个皱巴巴红通通的孩子,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