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74章 悄悄话

第174章 悄悄话

        等祁湛行一脸低气压的被撵进书房,乔知语又打发了男佣,这才有些犹豫的看向霍宁茵。

        “妈,我心里有个想法,一直拿不定主意,也不太确定,只是不试试不甘心,所以……”

        霍宁茵听她铺垫这么一堆,就知道她是真的心里没谱,也不先问是什么事,直接就道:“你说,什么事都有我们在呢。”

        “……祁湛行这个体质是因为过敏,我虽然不懂医,但也大概知道过敏的治疗方法,通常就是抗过敏和脱敏两种方式,他的情况太严重,脱敏治疗会不会有危险谁都不能保证。”

        听她是说祁湛行的事,霍宁茵的神色渐渐郑重:“是,他只要发病就不分深浅,又一次比一次,脱敏治疗已经被证实是无法使用的了。”

        乔知语点头道:“所以我想说的就是另一种方法……”

        霍宁茵叹了口气:“抗过敏药物对他无效,我们不是没想过办法,但他的症状实在特殊。”

        “可我能碰他,我们从第一次见面,祁湛行就没有表现出不适,我一直在想,这种情况是不是说明我身体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是能让他不过敏的,如果能找出这个,他的体质或许就能改变了。”乔知语暗中琢磨这件事已经很久,只是直到今天才提出来罢了。

        霍宁茵脸色骤变,眉头也越拧越紧。

        “……或许是,但这事我不同意,就算真有这个方法,你要让人怎么研究?难不成还要让科研人员在你身上做实验吗?身体你不要了?”

        她很早之前就做过检查,祁湛行之所以能接近她,是因为她是他母亲,遗传基因让祁湛行不会对生母过敏,但除她之外任何人都不行。

        唯独一个乔知语!

        或许儿媳妇的猜测是对的,但她绝不会允许乔知语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乔知语愈发触动,作为一个预备役母亲,她太清楚霍宁茵此时的断然拒绝有多难得了。

        比起品貌不凡的独子,她只是个见面才不到两天的陌生儿媳,就算她出了什么状况,只要祁湛行能好,难道还用愁身边没女人吗?

        可霍宁茵却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直到此刻,乔知语才真正意识到,祁家是真的接纳了她,也是真的将她视为亲人的。

        “……妈,您别担心,研究院里那么多人才,肯定能找到不损伤我身体的办法。”她眨了眨微涩的眼睛,笑道,“而且也不是马上就做啊,肯定要等孩子出生,我完全恢复之后。”

        霍宁茵没说话,看起来依然不太情愿。

        乔知语只能再接再厉道:“而且我也想好好补个婚礼,妈,我有个很重要的人,她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希望她也能亲眼看着我嫁人,如果因为祁湛行的身体缘故,不能让她出席,我心中少不了遗憾。”

        她指的当然是徐妈。

        霍宁茵对乔知语的生平不说了如指掌,那也是知之甚详,听了这话就反应过来是谁了。

        “你是说一直照顾你的那位徐女士?”

        采用这么一个称呼,可见霍宁茵是把徐妈放到了平等的位置上。

        “嗯,是徐妈。”乔知语笑笑,“所以我也不全是为了祁湛行,妈,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霍宁茵定定望了她片刻,眼圈渐渐红了起来:“你这孩子……听你的,但有一条,研究只能建立在不伤害在你身体的前提下。”

        她连忙拭去眼角的泪水,心中对乔知语更是满意到了极点。

        在此之前,霍宁茵从来没想到祁湛行能找到这样的妻子,简直就像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以祁湛行的情况,哪怕乔知语娇纵无理,甚至品行不堪,为了儿孙考虑,她们祁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

        可偏偏乔知语这样完美,出身高,性格好,长相更是没得挑,真诚,聪慧,知恩图报,就是让霍宁茵自己去选儿媳妇,都不一定能挖出来这么合心意的。

        乔知语心中大定,这事儿光她自己肯定是办不成的:“妈,这事能不能先瞒着祁湛行?”

        “怎么了?”霍宁茵恨不得现在就去对着祁湛行说一遍,再耳提面命让儿子对乔知语再好些,实在理解不了乔知语为什么要她瞒着。

        乔知语涨红了脸:“……我怕他不同意。”

        “……”霍宁茵想起自家儿子那个疼媳妇的劲头,登时有些无语。

        “祁湛行应该做过不少治疗,各类样本想必祁家名下的医院和研究所里都有?只要有那些,不用他同意,这事也是能办的。”乔知语生怕霍宁茵不答应,又道,“而且我也不想让他失望,与其在研究时让他又担心又忐忑,还不如等出了结果再说。”

        话虽这么说,但乔知语其实压根不觉得祁湛行会忐忑……

        毕竟她家祁湛行是真的宅,现在实质婚姻关系都有了,祁湛行没准巴不得她天天跟他窝家里。

        霍宁茵思忖片刻:“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我先跟他爸商量商量,晚点咱们再说?”

        “好。”

        乔知语笑着应了,这才起身进书房去找祁湛行。

        书房门才开了一道缝,乔知语刚迈了只脚进去,祁湛行凉嗖嗖地声音就传了过来。

        “悄悄话说完了?”

        乔知语抿了下唇,没绷住,笑了。

        “小心眼啊?”

        祁湛行冷笑一声,倒也不是生气,纯粹就是觉得乔知语欠教训。

        要不是顾忌着刚领证得给她点面子,这会儿等着乔知语的绝对又是一顿竹笋炒肉。

        乔知语浑然不知危机将近,绕后到他身后伸手抱住,黏糊糊的在祁湛行侧脸蹭了蹭。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虽然在祁家待的也挺自在,但外婆那边应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还等着做深层催眠呢。

        祁湛行皮笑肉不笑的刺她:“出来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现在怎么又急着回了?”

        “……”乔知语满脸幽怨,“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她这不是没办法嘛。

        祁湛行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椅背把她抱进怀里。

        “为什么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