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70章 胎教

第170章 胎教

        祁湛行拿着药盒正要起身,却被乔知语拽住了胳膊。

        被太阳晒得面颊粉红的女人眯着眼睛蜷缩在躺椅上,仿佛一只在阳光下打盹的猫。

        “你还真去啊?”乔知语撇了下嘴,“待会走的时候,顺便过去一趟不就行了?”

        祁湛行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无奈地敲了敲她的额头:“狐假虎威。”

        “瞎说。”乔知语俏皮的眨了眨眼,“我这叫仗势欺人。”

        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柳知庭之前的迟疑?

        一个被人害到丢了工作,又差点失去至亲的人,为什么面对报仇的机会还要迟疑?

        不外乎就是怕而已。

        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怕因为一时之气,再次伤害到最重要的人。

        所以乔知语特意在最后一刻点明了祁湛行的身份,让柳知庭知道,他不需要顾忌任何事,因为方诃平在祁湛行面前委实没得比,更别说还有个苏家。

        有了这层底气,柳知庭一定会化被动为主动。

        乔知语捏着祁湛行的手,慢悠悠地摸着他的骨节。

        “哎,祁先生的面子多大啊,只是报个名字,就能帮乔小姐瞬间提升员工热情,工作效率肯定倍增!”

        祁湛行挑了下眉,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反勾了她的手,配合道:“那乔小姐准备怎么感谢祁先生?”

        乔知语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

        “……”祁湛行瞥了她一眼,“你已经许过无数次身了,换点别的?”

        乔知语老脸一红,干咳道:“行叭,为了表示诚意,乔小姐决定向祁先生提亲。”

        祁湛行:“……”

        光看男人无语的表情,乔知语就知道这人压根没当真。

        可她却不是说说就算了。

        早在上次跟蒋凝俪见面时,乔知语就偷偷打听了祁家的情况。

        ……嗯,就是祁家父母的住址,家中长辈的喜好什么的。

        谁让这个男人磨磨蹭蹭,一句准话都不给?

        要不是乔知语深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又撕了那个糟心的契约书,估计都要以为祁湛行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人了。

        总之,山不就我,我就山呗。

        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乔知语面上却丝毫不显,回家之后甚至还有闲心拽着祁湛行下了几个小时儿童飞行棋。

        美其名曰——胎教。

        谢融进门时,看到的就是祁湛行冷着脸用手指头推彩色棋子的模样,不禁嘴角一抽。

        “几天不见,boss你可是……越来越有童心了。”

        下飞行棋!亏他干得出来!

        画风根本不搭好不好???

        祁湛行瞟了眼又偷偷把棋子多推了两格的乔知语,无奈地按了按眉心,转头看向谢融,直接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情况怎么样?”

        在见柳知庭之前,谢融就先去了雅和医院一趟,看了下柳安安的情况。

        “说实话,不太理想。”谢融摊了摊手,“柳知庭对医院隐瞒了柳安安服用ntc77的事,现在这种ntc77的代谢非常快,药效消失半个小时后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医院那边不明就里,只觉得柳安安身体情况时好时坏,还推测说可能是心情起伏太大……”

        谢融无语至极:“我是真不知道柳知庭是怎么想的,他也是个医生,难道不知道隐瞒病情的后果?要不是听你们说过他对柳安安的态度,我都怀疑他是不想让她妹妹活了!”

        “你不懂。”乔知语靠着作弊终于赢了祁湛行,心情大好,“他瞒着,柳安安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承认了,那才是死定了,违法的好不好?而且柳安安这情况也耽误不起。”

        谢融推了推眼镜,在沙发上坐下:“我其实大概能猜到点柳知庭的想法,ntc77对患者的那种机能提升,其实就类似于透支生命,但不可否认,在药效持续的时候,患者的情况确实是优越的,如果在这个期间做手术,成功率也能提高不少。”

        乔知语冷笑一声:“然后再用一辈子去养亏损了的身体?”

        “可不是?”谢融摊手,“虽然我不是不能理解他的选择,毕竟他也是被逼到这一步的,但是……”

        “立场不同。”乔知语叹了口气,“从他对我外婆动手脚的那一刻起,他就失去喊冤的资格了。”

        所以无论柳知庭有多可怜多无奈,她都不会同情,也绝不允许自己同情。

        想起柳安安,乔知语闭了闭眼:“如果让你接手柳安安,你有把握吗?”

        谢融无奈:“这种事谁敢谈把握?只能说尽量去降低风险。ntc77现在的正面作用持续非常短,根本不足以撑过移植手术,柳知庭也是被方诃平给忽悠瘸了。”

        “怎么降低?”

        谢融听了这个问题,反倒兴致勃勃了起来:“现在这情况,方礼勤肯定是有配方的,如果能想办法搞到手,让研究院那边把药效重新平衡回去,依次递减,尽量在不伤及柳安安身体的情况下降低对ntc77的依赖性。”

        “这就跟戒烟是一个道理,老烟枪直接断了烟,身体会出现很多不适,但如果是慢慢减少烟量,反应就会轻很多,有些情况好的,甚至不会有负面反应。”谢融道,“所以,现在得先把配方弄来,研究院那边分析出来的成分表只是大概的,具体的东西都不清楚,比如说那个提升机能的同时又让患者成瘾的成分,我们至今都不清楚到底是从哪里提炼出来的。”

        乔知语瞟了他一眼,直接把柳知庭的号码报给了他:“你跟他沟通吧,能不能弄到,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反正是为了救他妹妹。”

        谢融飞快的存了电话号码,又欠欠地看向祁湛行:“boss,那研究院那边……”

        没有祁湛行的同意,他可使唤不动亚恒那群大佬。

        祁湛行看了乔知语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对的意思,这才道:“我会通知他们。”

        “好嘞。”

        谢融目的达成,快快乐乐的滚了。

        乔知语看看飞行棋盘:“还玩吗?”

        “……”祁湛行扶住额角,“你这样做胎教,是为了让孩子跟你学作弊?”

        乔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