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倒戈

第168章 倒戈

        “……是我想多了。”

        亏她还担心祁湛行嫌弃她太缺德!

        仔细想想,论缺德、论心狠手辣,她哪样比得过祁湛行?

        乔知语一脸麻木道:“柳知庭这人说不定还有大用,不见肯定是不行的。”

        见祁湛行还黑着脸,连忙又补了一句:“你会陪我一起去的对吧?柳知庭一个大男人,万一我吃亏了怎么办?”

        祁湛行嗤笑:“你吃亏?”

        光看乔知语刚刚吓唬人的样子,谁吃亏也轮不到她吃亏!

        乔知语噎了噎:“那你到底陪不陪我去?”

        “……”祁湛行目光往旁边飘了飘,“我明天正好有事要去研究院,可以顺便带着你。”

        乔知语乐了。

        恨不得房子塌了都不出门的人,竟然能‘顺便’带她出门?睁眼说瞎话的技术见长啊。

        祁湛行抬手按了下隐隐发烫的耳根:“如果你想给供体捐赠者吊命,我可以调几个专家过去。”

        乔知语怔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不用,我刚刚就是吓唬柳知庭的。”

        她看过那个捐赠者的资料,患者本身就家境不好,又得了耗资巨大的病,哪怕有众筹来的善款,家中也免不了负债。

        她给的那二十万,以那个患者的情况,最大的可能是用来还家中背负的债务,而不是继续耗费在治病这个无底洞上。

        乔知语并不认为一个在死亡边缘徘徊时还想着感恩的小姑娘,会为了多苟活几天而不顾父母的压力。

        最重要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话只能骗骗没有真正走到绝境的人。

        想起前世瘫痪在床的日子,乔知语闭了闭眼,有谁愿意在无穷无尽的折磨和无望中活着?

        “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也不介意真这么做。”乔知语眸光晦涩,“就看柳知庭怎么选了。”

        *

        柳知庭把车在研究院外停下,远远就看见了里面巡逻的警卫,正要给乔知语打电话,研究院的小门就开了。

        腰上别着电棍的安保人员问道:“是柳医生吗?”

        “对。”

        “请跟我来。”安保人员侧身示意柳知庭进门,“乔小姐已经到了。”

        看到安保人员的态度后,柳知庭心中愈发惴惴不安,亚恒研究院在国内外都相当有名,研究项目涉猎极广不说,更为难得的是他们的成就,可以说,这里就是国内科研界的圣地,除了官方机构外,没有任何研究院能和亚恒相比。

        据柳知庭所知,这个研究院是属于顶级名门祁家的。

        这样的地方,别说进去,就是路过多看两眼,恐怕都会被盘查,可现在安保却只是确认了他的名字就放了人,可见乔知语在这里的地位。

        苏家、乔氏,如果再加上一个祁家,这得是何等可怕的势力?他又拿什么去跟乔知语谈条件?

        被保安人员带进花园后,柳知庭先看见的是一个气势逼人的男人,然后才是安坐在藤椅上的乔知语。

        “来了?”乔知语把手里的红茶放下,朝着相对较远的椅子努了努下巴,“坐吧。”

        柳知庭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见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后,才忐忑的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人一句话没说,甚至连看都没朝他看上一眼,柳知庭却本能地觉得这人不好惹。

        乔知语把放在茶几上的ntc77的成分表和相关记录推到柳知庭面前。

        “柳医生先看看这个。”

        柳知庭接过资料,沉默地翻阅着,脸色却越来越白。

        “这就是你妹妹正在吃的药。”乔知语笑了笑,“为了防止柳医生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才让你多了解一点,你的妹妹,已经危在旦夕了。”

        “乔小姐,我确实很在乎我妹妹,可我只是个精神科医生,能力有限……”

        “方诃平昨天上午约见了雅和的陈院长,称家中有一位rh阴性血的心脏病患者急需心源。”乔知语屈指敲了敲桌面,“你觉得没有我在背后顶着,陈院长能在方诃平的逼迫下撑多久?”

        柳知庭瞬间扭曲了俊脸。

        方、诃、平!

        虽然早就料到以方诃平的卑鄙程度,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可当对方真把主意打到供体上时,还是让柳知庭怒不可遏。

        他思忖片刻,抬起头直视乔知语:“乔小姐,你可以保证无论方诃平做什么,心源都只会是我妹妹的吗?”

        “这要看你能为我提供什么了。”

        柳知庭咬咬牙:“我这里有方诃平一直给苏女士服用的药物,也有他威胁我对苏女士下手时的录音,除此之外,我对苏女士的精神状况也非常了解,我可以保证,在我的治疗下,只需要十天,苏女士的病情就能恢复到可以接受深度催眠的状态。”

        他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乔小姐信不过我,但我在精神领域确实还算有些成就,只要您愿意,可以化验我开出的药物后再给苏女士使用。”

        乔知语心中微动,嘴上却道:“你觉得我会缺可用的医生?”

        “您或许不缺医生,但您也不缺时间吗?精神方面的病症与其他病不同,要做出治疗方案得先深入了解分析患者的精神状态,在初步了解后,还要在治疗的过程中不断摸索修正,哪怕是精神领域的大拿,这个耗时也不会太短,但我不一样,我对苏女士的病情足够了解,可以为你省下不少时间。”柳知庭一口气把话说完,生怕自己的价值不够打动乔知语。

        乔知语沉吟片刻:“我可以保证只要供体取出就一定是你妹妹的,但我不会为了取出供体,就违背捐赠者的意愿。”

        “我明白。”柳知庭松了口气,“我原本也没有打算为了救安安就去要别人的命。”

        哪怕那个人注定会死。

        乔知语嗤笑一声:“那你为什么要伤害我外婆呢?”

        不会要别人的命?难道他在苏茗秀的药上做手脚,就不是要别人的命了?

        柳知庭倏地僵住,半晌才声音干哑道:“抱歉……”

        “人命不是道歉就能挽回的,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