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67章 暴躁甜心乔知语

第167章 暴躁甜心乔知语

        柳知庭浑浑噩噩的在医院待了两个小时,临走之前才看见柜子上的纸条。

        他魂不守舍的僵了许久,手脚发软的撑着柜子道:“安安,要不咱们还是回家养身体吧?”

        此时ntc77的药效已经过去,柳安安的脸色也重新变为苍白。

        她抓着被子,不安地看向柳知庭:“哥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要不……要不我还是不治了吧?”

        “胡说什么?”柳知庭厉声呵斥,随即喉咙一紧,又软和下声音,“不要胡思乱想,你是我妹妹,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只是你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待在医院里,你答应哥哥,以后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到你吃药好不好?”

        他深呼吸了两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柳安安毫无血色的唇轻轻一颤:“哥哥,我吃的这个药……到底是什么?”

        哪怕因为身体原因,柳安安被养的天真了些,但并不是真的无知,她隐约能猜到这个药不对劲,却始终不敢确认。

        她第一次吃这个药是家里的新保姆喂给她的,当时她发了病,命悬一线,保姆把药喂给她之后,症状就立刻得到了缓解,当时的柳安安甚至有种这个药可以让她痊愈的错觉。

        可后来她发病的越来越频繁,这个药的效果却越来越短,而且除了发病外,她对这个药也产生了依赖,稍微隔一段时间不吃,她就会……

        “别瞎想。”柳知庭揉了揉她的脑袋,拼尽全力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咬牙切齿,“是很好的药,别人想吃还买不到呢,别担心了。”

        柳安安垂着头沉默许久,倏地笑了,只是眼角却隐带水光。

        “……我相信哥哥。”

        柳知庭呼吸一滞,仿佛被人瞬间扼住了喉咙,扶着柳安安肩膀的手微微发颤。

        半晌,他才艰难的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来:“别怕,哥哥不会让你有事的。”

        跟院方沟通好出院时间后,柳知庭才走到无人处掏出手机,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乔知语的名字,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相关链接。

        乔氏董事长,还跟苏家关系匪浅……

        柳知庭把与乔知语有关的新闻全翻了一遍,虽然这些报道都是真假掺半,但毫无疑问,乔知语绝不会是个容易打发的角色。

        他脸色惨白的坐在安全通道里的楼梯上,恍惚间竟然有些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落到这个境地的了。

        别的暂且不提,光是雅和被乔氏收购这一点,就足够捏住柳知庭的命脉了。

        他捂着脸僵坐许久,最终还是拨通了乔知语的电话。

        手机响的时候,乔知语正扶着护栏在二楼走廊上遛弯。

        她看着来电显示的陌生号码,唇角微微一弯:“柳医生你好。”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才传来柳知庭的声音:“乔小姐,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把柄全被捏在了乔知语手里,所以柳知庭从一开始就把姿态放的极低。

        乔知语暗叹一声:“柳医生果然能屈能伸,我的目的想必你也能猜到一些,所以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了,是你在我外婆身上做的手脚吗?”

        “……您外婆是?”

        “你不是在苏家见过我吗?”乔知语冷笑一声,“你觉得我外婆是谁?”

        柳知庭脊骨一寒,这无疑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他权衡片刻:“苏茗秀女士的精神问题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吧?可我成为她的主治医生也就这段时间的事,乔小姐这话问的未免太过偏颇。”

        “你是在跟我装傻?”

        柳知庭苦笑,他也不想这样,可如果直接认了,那他跟乔知语、苏家之间就算是彻底结仇了,这后果绝对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柳医生或许没太听说过我的事,我这个人呢,心眼小,脾气坏,警方办案才需要证据,而我,只要怀疑就够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柳知庭敢否认,仗的不过就是她找不到证据,可很多时候,证据根本就不重要不是吗?

        柳知庭嘴里发苦:乔小姐……”

        “我今天从令妹的病房里拿走了一样很有趣的东西,柳医生知道是什么吗?”

        这就是明明白白的威胁了。

        柳知庭咬紧后槽牙:“你到底想怎么样?”

        “知道亚恒研究院吗?明天下午两点来研究院找我。”

        乔知语神色冰冷:“记得准时到,否则那东西就不是在研究员手里了,私下购买服用违禁品,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安安她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怨气就冲我来,她是个病人……”

        “我外婆也什么都不知道。”乔知语冷冷打断他的话,“难道不比你妹妹无辜?”

        柳知庭呼吸急促,垂死挣扎道:“乔小姐,这件事真的跟我没关系,我……”

        “柳知庭,我刚给心脏捐赠者送了二十万,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哪怕再怎么善良的人,想必都是惜命的,没钱的时候,活着会是家人的负担,但有钱的时候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啊。”乔知语笑笑,“供体要是一直拿不到手,你妹妹的手术该怎么办呢?”

        “乔知语你——”

        乔知语无视他的愤怒,悠悠道:“你妹妹的药瘾已经很严重的吧?如果拖的时间太久,身体彻底被毁了的话,就算拿到供体手术也做不了,柳医生,你忍心吗?她才十七岁呢,人生刚刚开始……”

        “够了!”柳知庭神色狰狞,哪怕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他的恼恨,“我会去的,这样可以了吗?”

        “不见不散。”

        乔知语挂了电话才发现祁湛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书房里出来了,此时正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瞧着阴恻恻的。

        “……”乔知语默了默,想起自个刚刚威胁人时的反派样,不禁嘴角一抽,“祁先生,别看我嘴上说的凶,其实我真的就是个小甜甜,特别单纯可爱的那种!”

        祁湛行气笑了。

        “小甜甜?一言不合就跳起来给人家两刀的那种小甜甜?”

        “……”乔知语遭到会心一击,“我这不是怕你觉得我太狠嘛,虽然性格改不了了,但我好歹能口头谦虚一下对不对?”

        “……”这叫谦虚?

        祁湛行按了按额角:“明天又要往外跑?”

        “对啊,约好……”乔知语倏地反应过来,“你从刚刚开始就垮着个脸,是因为我明天要出门?”

        “不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