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66章 一根蜡烛两头烧

第166章 一根蜡烛两头烧

        “虽然我没见过何欣雅发作的样子,但总觉得这里面应该是有所关联的。”乔知语说完,把软胶囊举起来对着窗户看了看,“当初何欣雅是把药给我下在咖啡里的,间隔时间非常短,如果是固态或是粉末,恐怕没那么容易溶解,但如果是液体就符合条件了。”

        祁湛行沉默片刻,吩咐司机道:“回研究院。”

        乔知语愣了愣:“不回家吗?你不是强迫症,非得六点吃晚饭的吗?”

        “……”祁湛行额角青筋一跳,“不查清楚这药是什么,你能有心思吃饭?”

        而且什么叫强迫症?饮食规律有问题?

        被说中心思,乔知语扭扭捏捏地干咳一声:“听你的,最多待会咱们去研究院蹭饭。”

        祁湛行:“……”

        研究院里不缺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乔知语和祁湛行在食堂蹭完饭回来,成分分析就出来了。

        负责这事的研究员把成分表递给祁湛行:“这药的主要成分和几年前昙花一现的ntc77非常相似,但是配比却不太一样。”

        这研究员讽刺的扯了下嘴角:“如果说以前的ntc77还能称为药,那现在这个就彻底是毒了。”

        乔知语愣了愣:“这个ntc77很有名吗?”

        研究员解释道:“据说这个药当年是为了缓解绝症病人的痛苦才研制的,但却一直没有拿下批号,因为有关部门在审核时就发现这药虽然能镇痛,但非常容易造成药物依赖,弊大于利,所以就被否决了。”

        他顿了顿,又道:“明面上禁了,暗地里却还有,毕竟很多病人实在太痛苦,这药除了镇痛,还能迅速提升患者身体机能,虽然只是暂时的,对于活着就是为了等死的病患来说,ntc77确实是良药。”

        乔知语适时追问:“然后呢?据我所知,现在无论是市面上还是暗处,都买不到这个吧?”

        “没错。”研究员点了点头,“偷摸行事,总有翻车得时候,ntc77后来引发了一起大型医疗事故,官方雷霆出手,把开发这药的人和运营者都抓了,我没记错的话,那些人应该现在还在监狱里蹲着呢,为了不引起恐慌,官方直接封锁了ntc77的相关消息,时间久了,这药也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乔知语眉头一皱:“涉及这药的所有人都被抓了?那现在这个又是怎么来的?”

        “这就是我想说的,我怀疑有人弄到了ntc77的研究资料,又在ntc77的基础上修改了成分配比,把这个药彻底做成了毒。”

        想起柳安安服药后的反应,乔知语脊骨微寒。

        “……按照现在这个成分配比,还有提升患者身体机能的作用吗?”

        “有,而且效果比原本的更好。”研究员冷笑一声,“因为导致病人成瘾的和提升机能的本来就是同一种成分,也因为缺失其他成分的中和,提升机会的时间也会变得更加短暂。”

        研究员耸了耸肩:“我举个例子好了,用了这药,就是一根蜡烛两头烧,看起来比之前亮堂了,但持续的时间却短了,有几个绝症患者能承受这种后遗症?这药压根就是在谋财害命!”

        从研究院离开后,乔知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你觉得柳安安服药,是自愿的,还是?”

        祁湛行握着她的手,无奈道:“柳知庭是个医生。”

        哪怕不知道ntc77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光看作用应该也能知道这东西不对劲,柳知庭好歹是个医生,会蠢到亲手把妹妹往死路上推?

        “……如果是被迫的,那导致柳安安成瘾的人一定和方家脱不了干系。”乔知语梳理着思路,“ntc77造价不菲,方家无缘无故的拿它害人,除非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柳知庭的底子很干净,如果不是你外婆那天晚上突然发病,我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如果有人想逼他做事,拿捏他妹妹就是最简单的方法。”祁湛行看了她一眼,语气笃定,“这个柳知庭应该知道不少事。”

        想起方诃平追查心源的事,乔知语点头道:“按理说柳知庭现在已经被苏家开了,他对方诃平而言也就没了利用价值,正常情况下应该一拍两散才对,但方诃平却大费周章的搜查心源,还想断了柳安安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可能,这就说明方诃平是想继续拿捏柳知庭的。一个精神科医生或许没有让方诃平费心的资格,但一个知道方诃平秘密的精神科医生就不一样了。”

        祁湛行眸光晦涩:“在你外婆身上做下手脚的,应该就是柳知庭了。”

        乔知语倏地攥紧手心。

        “那可真是……好的很!”

        *

        柳知庭站在病房外整理了下衣着,确定看起来精神抖擞后才伸手推开门。

        “安安,今天有没有好……”他看着面色红润的妹妹,瞬间僵硬了脊骨,“又犯了?”

        这段时间柳安安的身体情况急剧下滑,只有用了ntc77,她的脸上才会有血色。

        眼下这情况,明显是……

        柳知庭扭曲了脸,大步从柳安安枕头下拿出药盒一看,随即厉声道:“你吃了几颗?”

        柳安安的意识还有点恍惚,迷迷瞪瞪答道:“一颗啊……”

        柳知庭咬牙:“可药明明少了两颗!”

        以柳安安的情况,增加剂量就是找死……

        “真的只吃了一颗。”柳安安眨了眨眼,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乔知语,“对了,哥哥,今天你朋友来看我了,是个很漂亮的大姐姐,说是姓乔,要不是她怀了孕,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

        柳知庭膝盖倏地一软。

        姓乔,孕妇……

        柳知庭几乎是立刻就对上了号,冷汗涔涔道:“她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你会突然犯瘾是不是与她有关?”

        “……没有啊,乔姐姐就是跟我聊了会儿天,她还安慰我了呢。”柳安安笑了笑,“哥哥,你别草木皆兵的,我发作的时候,还是她帮我拿的药,还帮我瞒住了医生,她真的很好。”

        想到药盒里少的那颗药,柳知庭浑身一颤。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