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62章 药物所致

第162章 药物所致

        乔知语心头一跳:“那个医生有问题?”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你外婆昨天晚上又发作了一次。”祁湛行顿了顿,“在吃了那个医生给的药之后。”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没那么容易说服苏家把苏茗秀安置到研究院。

        “我听蒋夫人说,在发现薛锦兰不对劲之后,苏家就把所有的医护人员清洗了一遍。”怎么会还有问题?

        祁湛行薄唇紧直,沉默许久。

        “你有没有想过,造成你外婆精神问题的,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乔知语的手指倏地蜷缩起来:“是有什么发现吗?”

        “具体情况要等研究院那边给你外婆检查完才能确定。”

        乔知语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只因她知道,祁湛行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无的放矢的人,他既然起了疑心,那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再联想一下敏康这么多年在医疗领域的成就,不难猜出祁湛行口中的‘其他原因’究竟指的是什么。

        如果她外婆的精神问题真的是药物所致……

        乔知语猛地咬紧后槽牙,对薛锦兰的恨意前所未有的深刻起来。

        而此时,被赶出苏家的精神科医生却蒙头遮脸的进了敏康旗下的一所大型医院。

        方诃平今天‘恰好’找院长有事,刚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就被人堵了个正着。

        他沉着脸左右看了看,避开角落的监控和精神科医生一起拐进了楼道。

        “我不是让你别来找我吗?有什么事非得当面说?”

        医生摘下口罩,露出张斯文俊秀的脸,如果有精神领域的专家在这,就会认出这个青年就是半月前才靠一篇学术论文扬名的年轻医生柳知庭。

        “蒋凝俪通知我以后不用再跟进苏茗秀治疗,苏家起疑了。”柳知庭皱着眉,“你确定你们研究出来的药物经过6小时后就检查不出来了吗?”

        “实验结果是6小时。”方诃平神情不悦,“好端端的苏家人怎么会起疑?”

        “昨天苏家来了个年轻女人,大概二十四五岁,孕妇,苏茗秀一见到她就开口说话了,而且对那个女人言听计从。”柳知庭顿了顿,“那女人离开后,苏茗秀的精神状况明显有了好转,那个心理医生还告诉苏家人,维持这种精神状态的话,之后就可以尝试进行深层催眠。”

        负责苏茗秀的医生有两个,一个是负责心理咨询和辅导的心理医生,一个是拥有处方权的精神科医生柳知庭。

        “我不知道你们对苏茗秀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我可以确定,在苏茗秀愿意开口说话的情况下,深层催眠足够挖出所有隐藏的事情,哪怕是苏茗秀本人都忽略和遗忘的,心理医生也能够通过引导让她想起,懂了吗?”

        方诃平瞬间僵硬了面容:“不该你知道的事别瞎打听。”

        柳知庭冷笑一声:“你以为我对你们这些脏事感兴趣?要不是被你们威胁,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柳知庭天份极高,不到三十岁就在医学界冒了头,之前也一直在国外发展,不久前他受邀回国,经导师介绍做了苏茗秀的主治医生。

        这本来是件好事,苏家人脉极广,稍稍攀上点交情就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

        之后情况却急转直下,柳知庭有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一直在敏康旗下的医院救治,在他成为苏茗秀的主治医生后不久,柳知庭就发现他妹妹莫名其妙染上了药瘾。

        为了拿捏他,方家竟然在治疗过程中做了手脚!

        先天性心脏病患者根本承受不了戒断的折磨,再加上导致她成瘾的药物是敏康暗中研制的ntc77,哪怕柳知庭用尽手段也买不到。

        所有的路都被堵死,如果想要妹妹活命,柳知庭就只能为方诃平所用。

        他被迫从一个医生变成了刽子手,一次又一次的在苏茗秀的药中做下手脚,让苏茗秀的病情持续恶化。

        苏家人以为苏茗秀这段时间病情加重,是因为受了刺激,其实却是药物影响。

        按照方诃平的计划,要不了多久那些药就能要了苏茗秀的命,可偏偏就出了个乔知语!

        几乎在柳知庭提及的那一刻,方诃平就猜出了他口中那个怀了孕的年轻女人是谁,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愤怒和担忧。

        乔知语会出现在苏茗秀的面前,这就说明苏家人确定她是可信的。

        既然他们认为乔知语可信,那么想必看他和薛锦兰就是可疑了!

        如果苏家对敏康出手……

        “为了防止事情出现变故,昨天晚上我加大了苏茗秀的药物剂量。”柳知庭暂且将满心愤懑抛开,继续说道,“半个小时后,苏茗秀发病,我赶过去救治,蒋凝俪当时什么都没说,今天早上却突然通知我以后不用再去苏家了。”

        方诃平瞪了他一眼:“所以你就慌了神,不管不顾的跑来找我?”

        “苏家的势力你很清楚,我只是个小医生,真得罪了他们,我这辈子都完了。”

        方诃平冷笑着反问:“难道你现在就没得罪他们?”

        柳知庭僵了僵:“如果那个药六个小时后就检查不出来的话,那他们对我就只是怀疑,永远都不可能找到证据。”

        他深吸了一口气:“方董,能做的事我都做了,现在苏家不用我,我对你来说也没了利用价值,不如好聚好散。”

        方诃平笑道:“好聚好散?你这是不准备管你妹妹了?”

        “我在国内各大医院都做了寻找心源登记,这两天正好有了消息。”柳知庭抹了把脸,彻底放下自尊请求道,“方董,我妹妹是无辜的,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只要有了合适的心脏供体,他妹妹就能做心脏移植手术,手术成功后就能扛过戒断反应。

        这已经是柳知庭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方诃平看似随意的问道:“哪家医院有供体?需要我帮忙吗?”

        柳知庭瞳孔一缩:“不劳您费心。”

        方诃平会给他帮忙?恐怕他前脚说了,后脚心源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