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51章 有异性没人性

第151章 有异性没人性

        乔知语一动不动的坐着,气势却比掀桌子摔板凳还要强上三分。

        她这话实在是太伤苏家脸面,苏暇景更如兜头被人连抽了几个大嘴巴子,哪怕心里隐隐是歉疚的,此时也忍不住火冒三丈。

        “不稀罕?这里要不是祁宅,你以为你有机会跟我耍嘴皮子?”

        祁湛行脸色彻底沉了下去:“苏暇景,滚出去。”

        “……祁哥?”苏暇景错愕扭头。

        祁苏两家世代交好,哪怕没什么血缘关系,平时相处起来也比亲戚还要亲近三分,祁湛行虽然冷漠,但在这方面也是拿苏家长辈当自家长辈看的。

        苏暇景是真没想到祁湛行会在乔知语说了那种话之后还护着她!

        这都不算是护了,这是帮着乔知语打他的脸啊!

        祁湛行却连看没看苏暇景一眼,只是招来唐驰:“把苏大少送出去。”

        苏暇景这回是真傻了,跳脚道:“祁湛行,你来真的啊?”

        没人理他。

        “不是,我这是带着事来的,你这么把我赶出去,我回去怎么跟爷爷交差?”苏暇景被唐驰拽着胳膊,只能单手抱着沙发靠背嚷嚷,也得亏唐驰没真用力气,不然这场面还能更滑稽。

        祁湛行冷笑,凉凉地睇着他说了句脏话:“关我屁事。”

        “……”乔知语猛地抬起头,目瞪口呆的望着祁湛行,认识这么长时间,这男人再生气嘴里都是淡淡的,这回竟然连关我屁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苏暇景也没比他好哪去,心里那叫个复杂:“有异性没人性的,叫你二十几年哥,特么最后还比不上个女人,我……”

        祁湛行脸色越来越冷,连手都攥紧了,手背上更是青筋暴起,明摆着下一秒就要揍人了。

        见苏暇景还没意识到危机,唐驰急忙忙咳嗽了一声,捂住他还在嘀嘀咕咕的嘴把人拖了出去。

        会客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乔知语垂着头静坐了半晌才醒过神,她撑着扶手想起身,可胳膊抬起来了才发现自己抖得厉害。

        祁湛行眼中掠过无奈,伸手将她扶住:“骂完人了知道怕了?”

        “……我不是怕他。”乔知语垂着头。

        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

        现在是法治社会,又不是人治社会,苏家再怎么横,做事也得讲证据讲程序,又不能真把她绑走弄死。

        乔知语眼睫颤了颤,声音干涩:“苏暇景的那个姑奶奶叫什么?”

        “苏茗秀。”祁湛行听她问这个,心里顿时就有数了。

        如果今天所有的推测都是真的,那苏茗秀或许就是乔知语现在唯一可以称之为亲人的人了,可苏茗秀的情况着实谈不上好,以乔知语的性格,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乔知语清了清嗓子,有些别扭道:“苏暇景说的那些也是真的?”

        “有些事是隐秘,但只要是我知道的部分,都是真的。”

        乔知语深吸了一口气:“……哦。”

        也就是说疯了是真的,自残自虐是真的,活的生不如死也是真的。

        她攥紧了拳头:“我想回房间睡会儿。”

        “……”

        祁湛行沉默两秒,俯身把她打横抱了起来,乔知语也不惊慌,恹恹地将脑袋贴在他胸口,心乱如麻。

        苏暇景这会儿已经被唐驰拎到了大门口。

        他在被唐驰塞进车里的最后一刻挣脱出来,脸红脖子粗道:“唐驰,连你也不帮我是吧?”

        唐驰耸了耸肩,笑容贱嗖嗖的:“我要是不帮你,你这会儿已经被人揍得哭爹喊娘了。”

        “……”苏暇景噎了噎,心里显然也是有逼数的,“我也不想这样,可我姑奶奶这些年不容易,不管乔知语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乔维钧都踏马该死!”

        唐驰脸色一冷:“乔家的资料是我查的,乔维钧十有八九是真被薛锦兰算计了。”

        “那又怎么样?”苏暇景抹了把脸,“说实话,乔知语那个猜测我也是认可的,但乔维钧就算是被算计了又怎么样?难道睡我姑奶奶的人不是他?让我姑奶奶怀孕的不是他?他一个大男人,被女人给算计成这样,他不该死?害了我姑奶奶一辈子,他不该死吗?”

        “……”唐驰沉默半晌,长长地叹了口气,“那你们想怎么样呢?把气都撒到乔小姐头上?”

        苏暇景张了张嘴:“我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唐驰打断他的话,“乔小姐已经是乔家最后的血脉了,就算当年的事情乔维钧有错,但跟乔小姐有什么关系?怎么着?这年头强j犯要死,被qj后生下来的孩子也该死是吗!?你搞清楚!从头到尾乔小姐才是最可怜的人!况且乔维钧跟你姑奶奶到底怎么回事还不知道呢!”

        “我……”苏暇景喉咙梗的厉害,嗫嚅着唇,“我一开始也没想这样,但她说话太气人了。”

        唐驰讽刺一笑:“一开始没想这样?苏暇景,我又不是傻子!要不是乔小姐跟我家老板有了这层关系,你今天怕是连原委都不会跟人解释吧?”

        苏暇景被杠的心头直冒火:“是又怎么样?易地而处,你们祁家的手段会比我们更干净?不尽然吧?”

        唐驰冷笑:“手段只是过程,重点是对什么人用手段,至少我们老板不会迁怒于人,不会事情没查清就要搞株连!苏少爷,法治社会,你还是把家里的皇位放一放吧。”

        “……”苏暇景被讽刺的差点吐血,“乔知语到底给你跟祁湛行灌什么迷魂汤了?这才几个月功夫啊,就护成这样?”

        唐驰定定看了他片刻,倏地正色道:“既然你问了,我就给你说个明白,乔小姐是我们老板唯一能接近的女人,她肚子里的是祁家现在唯一的重孙,也是唯一被我们老板护在手心里的人!”

        一连三个唯一,说的苏暇景脸色煞白。

        他知道唐驰的意思,这是警告,也是通知,通知他祁家一定会站在乔知语那边,警告他要是再不改变态度,就要做好跟祁家对上的准备。

        “就为了个女人。”苏暇景嗤笑一声,“乔知语还真是撞了大运,靠着身体就……”

        唐驰直接用一记右勾拳把他未尽的话都打回去。

        苏暇景端端正正挨了一拳,疼得差点厥过去。

        “艹,唐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