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冷嘲热讽

第150章 冷嘲热讽

        说实话,要接受苏暇景给出的猜测并不难。

        因为只有这样解释,之前想不通的那些事才是合理的。

        乔知语嘴角噙笑,眼睫却垂下,挡住了眸中汹涌的情绪。

        这要是真的……

        唐驰的动作一向麻利,几句话功夫就把资料拿了进来,乔知语接过后递给苏暇景。

        “苏先生看看吧。”

        苏暇景接了,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可翻阅的速度却越来越慢,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刚刚苏先生给了我两个猜测,那我现在也还苏先生个猜测。”乔知语朝后靠了靠,笑道,“我之前一直想不通几件事,一是我外公和母亲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对薛锦兰绝口不提,二是为什么离婚二十多年后,薛锦兰却突然对我外公痛下杀手,三是薛锦兰在生下我母亲后,为什么会对她百般厌恶,非打即骂,四是明明出轨的是薛锦兰,为什么我外公会在离婚时像过错方一样,把乔家当时的医药产业全部送给薛锦兰。”

        她顿了顿,端起桌上的水抿了一口:“这里面的逻辑根本就说不通,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又因为时隔太久,查证起来极度困难,所以才暂且搁置,但今天苏先生的到来却给了我答案。”

        “当然,这个所谓的答案也只是猜测罢了。”乔知语竖起两根手指,“两个可能。”

        苏暇景攥了攥拳:“你说。”

        “一,我外公就是迫害您姑奶奶的人,他对您姑奶奶做了不可原谅的事,被薛锦兰抓住了把柄,借此要求我外公离婚,并顺利拿到家产。”乔知语苦笑一声,“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外公这个人对女色方面并不看重,据说结婚后也鲜少回家,一心忙碌事业,而且以当时乔家的情况,我外公也没机会接触你们方家的心肝宝贝吧?”

        苏暇景冷着脸:“这只是你的说辞,更何况你才多大?对当时的事恐怕也是听来的吧?”

        “苏先生着什么急呢?这不是还有二吗?”

        苏暇景磨了磨牙:“你接着说。”

        乔知语这才懒懒道:“这二嘛,就更戏剧化一点了,薛锦兰跟您姑奶奶是至交好友,您姑奶奶离家出走无处可去,难免会找自己的好朋友帮忙,您说对吗?”

        “……”苏暇景无法反驳。

        乔知语又问:“能说说您姑奶奶离家出走的具体时间吗?”

        苏暇景回忆片刻,然后说了个相当准确的日期。

        乔知语算了算,语气愈发嘲讽:“让薛锦兰嫁给我外公,据说是薛家的意思,薛锦兰起初并不同意,甚至寻死觅活,因为她心里有人了,苏先生想必也很熟,就是方诃平。”

        “这跟你问我时间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乔知语冷笑,“薛锦兰当时并不同意,可在您姑奶奶离家出走,不见踪影后,她却突然改了口,应下了嫁给我外公的事,并且主动提出尽快结婚,这些时间你都能在资料里看到,我之前还以为薛锦兰是为了帮情郎,想不到人家是一箭三雕。”

        苏暇景指尖发颤:“这些资料可信吗?”

        “是祁湛行帮我查的,你说呢?”

        “……”

        苏暇景咬着后槽牙:“你接着说。”

        “结婚之后,薛锦兰耍手段让我外公稀里糊涂和您姑奶奶有了关系。”见苏暇景像是要开口,乔知语抢白道,“别说什么不可能,薛家和方诃平都是做医药的,有心算无心,哪个正常男人会防备自己的枕边人?”

        苏暇景再次哑口无言。

        “你刚才说您姑奶奶回家后,身体亏空,应该是长时间饮食不当,缺乏运动,不见阳光所致,换句话说,她是被囚禁了对吗?”

        “……”苏暇景嗫嚅着唇,半晌才轻声道,“对。”

        “那我是不是可以猜测,在您姑奶奶怀孕后,薛锦兰就把她关了起来,只等她生个孩子出来威胁我外公,你知道的,我们乔家那点家底在苏家面前委实不够看,要是薛锦兰一口咬定是我外公侵犯了您姑奶奶,那乔家想必也不存在了。”

        苏暇景讽刺道:“为什么不是乔维钧囚禁了姑奶奶?而非得是薛锦兰?为了把乔家摘干净,乔小姐可真是煞费苦心。”

        “原因很简单,我外公死了,死在了薛锦兰手里,而这些年一直跟苏家要好处的人也是薛锦兰,再一方面,如果是我外公做的,那您姑奶奶就不可能活着!”

        如果这件事真是乔维钧所为,在被薛锦兰威胁后,怎么可能不斩草除根?反倒还让人全须全尾的回去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是薛锦兰救了她,但我想问问,如果薛锦兰真做了这么了不得的事,她又已经顺利跟我外公离婚了,好处也占尽了,那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们真相呢?难道救命之恩还没闺蜜交情换来的好处大?”乔知语嗤笑,“不可能的对吧?所以,排除所有不合理之后,剩下的那个就算再怎么匪夷所思也只能是真相了。”

        苏暇景不悦道:“你看起来心情很好?”

        因为证明了她外公的无辜?这样她就能被认回苏家?

        “我心情确实不错。”乔知语笑笑,“理由嘛,挺多的,第一,我想要薛锦兰的命,真相暴露,你们苏家绝不会容她,我要收拾她也省事不少,第二嘛,我不太喜欢你的态度,所以看到你被打脸,我很高兴,第三,身上没流着薛锦兰那个畜生的血,我很开心,这个解释您满意吗?”

        听了乔知语的解释,苏暇景面红耳赤,恼羞成怒:“你所有的猜测都是建立在你是我姑奶奶外孙女的前提下,现在亲子鉴定都没做,如果你不是……”

        “不是也无所谓。”乔知语浑不在意,“我姓乔,是乔家的人,外婆是谁我其实并不在意,但今天这次谈话,至少证明了薛锦兰有鬼,而这些猜疑,足够你们苏家放弃对敏康的支持,这对我来说是实打实好处,所以我照样开心。”

        她瞟了眼苏暇景青红交错的脸色,笑道:“况且,对我而言,一个苏家毫无感情的孙小姐,并不会比乔氏手握大权的董事长高贵,换句话说,苏先生,我并不稀罕你们苏家的血脉,懂了吗?”

        上来就端个一流世家高人一等的架子,这是膈应谁呢?

        连祁湛行都要惯着她,苏暇景有什么资格跟她耀武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