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46章 惊变

第146章 惊变

        倒不是方礼勤亲自跟何欣雅搭上的线,而是这搭线的人,背后跟方礼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方家这几年也不太平,方诃平虽然就娶了薛锦兰一个老婆,但外头养着的人可不少。”唐驰讽刺的笑了笑,“毕竟年纪大了,还拿三妻四妾当面子,理所当然的很。”

        祁湛行不耐烦听这些家长里短的闲话,但也知道唐驰不会无故提起,皱了皱眉,没打断。

        “薛锦兰嫁给方诃平之后,生了个儿子,但十几年前就意外死了,留下个独苗苗,就是方书闻。”唐驰仔细理了理近段时间查来的八卦,无语道,“方诃平明面上的儿子就一个,但私生子却多的数都数不过来,现在他想越过儿子们把敏康交给方书闻,那些私生子怎么可能不蹦跶?方礼勤就是这些人里蹦跶的最厉害的那个。”

        方家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撑死了也就是个有钱,与底蕴深厚,真正财权两全的祁家压根没法比,也是因为看不上眼,祁湛行才会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祁湛行拧眉,“他派人搭上何欣雅也是故意的?”

        唐驰顿了顿,脸色难看的说:“虽然没查到明确的证据,但是何欣雅一开始花功夫弄来这药,可是为了下给乔小姐的,我怀疑方礼勤那边也是知道点事的。”

        “……药瘾。”祁湛行眸光森冷,“胆子不小。”

        如果这事一开始就是方礼勤有目的的算计乔知语,那他绝对会让他后悔活着!

        “查。”祁湛行点了点桌面,“先给方礼勤点教训。”

        唐驰点头,又问:“教训到什么程度?”

        “留口气,饿不死,必须向方诃平求救的程度。”

        唐驰:“……”懂了,就生不如死呗?

        先不说有了祁湛行这句嘱咐后,方礼勤那个小药厂这几天是何等焦头烂额,单说方书闻这边,那才叫真的心急火燎。

        距离篡改源代码这事已经过了三天,梦与诗之恋玩家口碑逐渐攀升,吸金能力让人大跌眼镜,连带着乔知语投资眼光的问题被媒体横夸竖夸,话锋也从乔氏落到乔知语手里一准玩完,变成了眼光毒辣,良心投资人。

        方书闻原本还没当回事,只想着乔知语现在站的越高,后面就得摔的越疼,可三天过去了,游戏屁事没有,他准备的后手一点发挥的余地都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不出三天那个破游戏一准出问题吗?现在呢?”一拳打在棉花上,方书闻跟那黑客说话也顾不上客气了。

        黑客先前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自以为万无一失之后就没再关注,此时听方书闻提及才知道出了岔子。

        “你先别急,我再看看,可能是对方也有高手,暗中修复了代码。”哪怕到这会儿,黑客也没太在意,“可我的技术你是清楚的,就算能拖几天,也改变不了结局,你就安心等着吧。”

        方书闻怒气冲冲的挂了语音,起身下楼。

        薛锦兰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旁边还坐着个矫揉造作,故作优雅的何欣雅。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气氛看起来竟然还挺和谐,方书闻登时就跟吞了苍蝇似的,恨不得一脚把何欣雅踹到天边去。

        “书闻哥,你醒啦?我想出去逛逛,你陪我一起吧?”何欣雅自觉已经捏住了方家软肋,迟早是当方夫人的命,恨不得时时出去炫耀,憋了这大半个月,早就耗尽了耐性。

        方书闻冷笑,厌恶的打量了何欣雅两眼:“出去逛逛?丑成这样你还敢出门?我可真是佩服。”

        何欣雅被讽刺的神情扭曲,面目愈发丑陋。

        方书闻在薛锦兰身边坐下,随口讥讽道:“别人整容是往漂亮整,敢情你这整容是把脸皮往厚了整?”

        “……”纵是薛锦兰都被他这话给逗笑了,反手点了点孙子脑门,“你啊,嘴巴太坏。”

        听起来像是给何欣雅解围,实际上却压根没反驳,更没让方书闻改。

        何欣雅胸口一梗,强笑道:“我现在是不好看,可只要能整容,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你放心,等咱俩的事情定了,我就再去整一次,这次按你的心意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整成什么样。”

        “你当整容是ps还是捏泥巴?脸毁成这样,还想整成天仙?”先不说整容后遗症的问题,整容又不是捏脸玩,再怎么动刀子也得在基础上整改,可何欣雅的底子都成这样了,她竟然还妄想着整个容就能逆天改命?

        这特么到底是蠢还是傻?

        何欣雅是真的无知,她被白吟秋和何文峰惯的不知天高地厚,行事时总有点想当然的味道。

        “只要花的钱足够多,整成天仙有什么难的?”

        方书闻腻味至极,转念又想起乔知语那张漂亮到极点的面庞,还有那股子盛气凌人的傲慢味道。

        这姐妹两个,怎么能差这么多?

        无论是脑子,长相,气质,何欣雅跟乔知语都是天壤之别,明明都是一个老子生的啊!

        方书闻越想越头疼,索性不再搭理何欣雅,拿起遥控器百无聊赖的换起了台。

        [乔氏董事长乔知语女士以个人名义向国家博物馆捐赠了这支曜变天目盏,乔女士曾表示……]

        方书闻换台的手指僵住了,薛锦兰和何欣雅也错愕地看向电视。

        电视屏幕上正用高清摄像机三十六十度的拍摄着曜变天目盏,旁边还用字幕介绍了这件珍宝的价值和意义。

        更让方书闻感到窒息的是,这是国家台!而且是国家一台!

        不是相关的文化台,不是地方台!

        而是只有国家大事才能被拎上新闻的国家一台!

        更让方书闻没料到的是薛锦兰的反应,行事一贯优雅矜贵的祖母几乎是扑到了电视机前,整张脸都快贴到了屏幕上。

        薛锦兰直勾勾地盯着电视机里的曜变天目盏,脸上的血色完全褪尽:“怎么可能……”

        “不可能啊,这东西怎么会在她手里……”

        “完了!完了……”

        薛锦兰两眼无神,一跌声的呢喃着,半晌,她才倏地扭过头,神色狰狞道:“书闻!赶紧想办法封锁消息!不能公开曜变天目盏的消息,不能啊……”

        方书闻被她的失态弄得措手不及,对薛锦兰的命令更是无语。

        “奶奶,你是不是疯了?这是国家台!晚间新闻!你让我怎么封锁消息?你当我们方家是什么?皇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