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45章 送人头

第145章 送人头

        “醒了?”

        乔知语才刚颤了颤眼睫,耳边就传来了男人低沉的询问。

        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又觉得嗓子发干,便抬起头看向祁湛行,含糊道:“想喝水。”

        床头柜上就放着个恒温水壶,为了方便乔知语喝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保持在最适合入口的60℃上。

        祁湛行姿势别扭的半拧了上身,单手倒了杯水喂到乔知语嘴边。

        “张嘴。”

        乔知语看了看他明显谈不上舒服的姿势,又瞅了瞅男人始终搭放在她肚皮上的另一只手,不禁抽搐了下嘴角:“摸着舒服吗?是不是手感特别好?”

        不然怎么给她倒杯水都舍不得撒手?

        祁湛行眉梢轻挑,还没开口,嘴角就先带上了笑意:“还行,越来越大了。”

        到了这个月份,哪怕乔知语体格再纤细,肚子也像吹了气似的,仿佛每天都能胀大几圈一般,可不是越来越大了?

        乔知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幼稚。”

        “……”祁湛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睡觉的时候吃东西了?”

        “谁睡觉的时候吃东西啊?梦游吗!”

        祁湛行嗤笑:“我还当你是在梦里吃了熊心豹子胆。”

        “……”被拐着弯嘲讽了一句,乔知语也不生气,反倒有恃无恐的笑了笑,“我还用得着吃熊心豹子胆?”

        她轻轻揉了揉自个腹部:“我现在可是两个胆子,双份的胆量,这不比吃什么都强?”

        祁湛行愣是被气笑了,反手揪了下她鼻尖:“你就趁现在可劲作吧,等孩子生出来……”

        余下的话没说完,但威胁的意思却是摆明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打了阵嘴炮,顾忌着乔知语的身体,倒是没胡来。

        祁湛行见她眼帘又开始往下耷拉,不禁无奈:“睡吧,醒来联系郭老,这周之内把捐赠的事公开了。”

        “时机到了?”之前游戏开测,乔知语就想同步放出消息,却被祁湛行拦下了,只说是时机不到,可这才半个月,也没见发生什么事,这时机就来了?

        “差不多了。”

        被方书闻请来的黑客果真隔天就对荣光科技动了手,但有祁湛行提前安排的技术人员在,这黑客从一开始就栽进了周密布置的‘黑匣子’里,这种蜜罐技术本来就是一种对攻击方进行蒙蔽欺骗的网络技术,只要布置的足够真实严密,就能轻易的捕获对手的踪迹,甚至可以进行反追踪和分析。

        方书闻请的黑客在国际上也算小有名气,但到底比不过精密的布置,不但没发现问题,反而觉得这单生意完全不值一提。

        “这公司的网络安全也太差了,跟肉鸡几乎没什么区别,方,以后这么简单的活就别找我了。”用变声器更改了声线的黑客语气鄙夷,活像赚这五百万是拉低了他的身价。

        方书闻靠在椅背上,也没看语音界面,只是悠哉的阖着眼养神:“本来就是个不上台面的小公司,哪怕拉到了投资,底蕴上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补足的,再加上又没有丁点防备,会这么容易也是意料之中。”

        黑客不满道:“那你还找我?”

        “以防万一罢了。”方书闻捏了捏鼻梁,“这次这么顺利,我也放心了不少。”

        首先荣光科技倒了霉,就等于是断了乔知语一臂,其次则是因为这次篡改的顺利进行,就足够说明乔知语对此没有丝毫防备。

        这也间接证明了,乔知语至今还不知道乔维钧父女之死的真相。

        对方家而言,这无异于天大的好消息。

        算计一个茫然无知的对手,可比处理个百般戒备的仇家容易多了。

        黑客只负责接活,也是跟方书闻算是朋友才会多说几句,眼下见方书闻心里有数,也懒得再多聊,干脆道:“不出三天,那款游戏就会出现问题,到时候记得补尾款。”

        “放心。”方书闻笑道,“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多呢。”

        出于对黑客的技术信任,方书闻言辞间几乎没有丁点遮掩,却不知他心目中的网络大神已经被人反追踪了过去,这段对话正清晰的传到了祁湛行的耳朵里。

        “……合作的机会还多?”祁湛行低笑一声,“查,这个黑客不是第一次跟方书闻合作,把他之前给方家办的事全翻出来。”

        网络是有记忆的,何况做黑客的,哪能不妨上一手?从黑客那边找方书闻的把柄显然更容易。

        唐驰在这方面也算精通,自然清楚该怎么查:“这事不难,可这找到证据后该怎么办?”

        如果是正常流程,那肯定是报警一条龙,但是要让方家为乔氏父女的死付出代价的话,却不能采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

        祁湛行蓦地想起了那黑客把荣光网络形容成肉鸡的话,不禁冷笑。

        “只要把鸡抓到了手里,煎炸蒸煮,都只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唐驰乐了:“也是,不管是炸鸡还是蒸鸡,反正对鸡来说,都是个死。”

        他摇了摇头,咋舌道:“方家那个小王八蛋,估计死都想不到会栽在自己的算计上。”

        要不是方书闻自己跳出来找死,他们要捏方家的软肋没准还真得费点功夫,现在却是白愁尽消,只等着对方主动送人头。

        祁湛行垂下眼帘,神色淡漠地摩挲着指节:“关于ntc77的来路也尽快查清楚。”

        “其实已经有点苗头了。”唐驰正色道,“何欣雅那边简直就是筛子,浑身都是小辫子,哪怕卖药给她的人十分谨慎,也还是让我们摸到了门道。”

        “嗯?”

        “这事真是巧的不能更巧了。”说起这事,唐驰就止不住有些兴奋,“自从何欣雅住进方家后,就再也没联系过那个卖家,但按照药量和日子算,她应该早就发作了,我安排的人把方何两家都盯的很紧,却没抓到丁点消息!”

        这话看似是说ntc77这事藏的隐蔽,其实却有个巨大的漏洞。

        祁湛行略一思忖就明白了。

        “又跟方家有关?”

        何欣雅既然没闹腾出动静,就说明发作时被安抚下去了,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把药渡到何欣雅手里绝无可能,那就只剩一个答案。

        ——方家本身就能轻易弄到ntc77。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就又去排查了何欣雅之前的通话记录,在里面发现了一个人,方家人,方书闻的二叔,方礼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