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41章 祁先生,你变了

第141章 祁先生,你变了

        乔知语咸鱼似的瘫在床上,对着天花板两眼发直。

        “你就是借题发挥对吧?”

        祁湛行系好睡袍衣带,坦然反问:“我表现的这么明显?”

        “……”乔知语狠狠噎了一下,反手对准祁湛行结实的腰杆戳了两下,奈何男人腹肌结实的要命,戳到最后反倒是她手疼,“啧啧啧,祁先生,公狗腰呀。”

        公狗腰?

        跟不上潮流,对网络用语一无所知的祁先生沉默了两秒,掏出手机开始搜索,然后……

        他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乔知语:“……”脸呢?

        从未见过把两副面孔运用的如此驾轻就熟的人!

        真该让外面那些一听祁湛行名字就噤若寒蝉的人看看这男人私底下到底什么鬼样子!

        乔知语暗暗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我需要谢融再来给我检查一次,最好再给个郑重的医嘱,比如说孕期禁止亲密行为之类的。”

        “谢融?”祁湛行挑眉,“他不是产科医生,不过我可以让他郑重给你留个遗嘱。”

        “……”遗嘱可还行?

        乔知语的洪荒之力都快被耗尽了,打不过就算了,现在连磨嘴皮子都输,心里愈发憋屈:“祁先生,你变了。”

        “嗯?”

        “你以前没这么多话的。”乔知语平躺在床上,满脸佛系的怀念过去,“你以前多好啊,人狠话不多,从来不打嘴炮……”

        祁湛行冷笑:“确实,我以前只做不说,你现在能让我一直做?”

        乔知语:“……”

        她目瞪口呆的望了祁湛行半晌,整个人都麻了。

        惹不起,服了,告辞!

        连嘴炮都打不赢的乔知语大受打击,连吃饭都是被祁湛行抱下楼的,自打怀孕之后,乔知语心理年龄骤降,又小心眼又记仇,她看着坐在饭桌上啃小笼包的唐驰,阴恻恻地笑了两声。

        “唐驰,好吃吗?”

        唐驰看了看手软脚软都不放弃找茬的乔知语,默默把小笼包两口吞了,语气诚恳:“我这早餐肯定是没老板的早餐味道好的。”

        乔知语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唐驰慢悠悠接了下去:“必须老板这是宵夜加早餐连吃,从昨天晚上吃到今天早上,味道肯定特别好。”

        “……”乔知语愣了两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宵夜加早餐,从晚上吃到早上……

        祁湛行跟她在卧室里折腾了一夜,吃的什么玩意儿不言而喻。

        见她面颊绯红,明显是羞的狠了,祁湛行瞥了唐驰一眼:“你胆子挺肥?”

        唐驰干巴巴地吧唧了下嘴:“那个啥……我就是一时嘴快!”

        乔知语瞪他:“昨天告状也是一时嘴快?”

        “……”唐驰委屈透了,“我这也是为了乔小姐你好啊。”

        “为了我好?”

        唐驰看天看地,心虚无比:“那什么,俗话说得好,早死早超生嘛。”

        乔知语:“……”

        其实唐驰昨天当面把方书闻整的幺蛾子说出来,还真没什么坏心。

        一来是这事本就是他职责所在,肯定没可能一直瞒着祁湛行,二来是他熟悉祁湛行的性格,这种事当面提了,气个两秒发泄发泄就过了,这要是不提,回头知道乔知语有心瞒着,以祁湛行的性格,还不知道要怎么想。

        这三来嘛,方家虽然跟祁家比不了,但毕竟下作手段多,早防范早好。

        这些事情乔知语当然清楚,所以也没真的生气。

        “告黑状是要被扣工资的。”乔知语扒拉了下祁湛行的袖子,“祁先生,你说对吧?”

        在枕头风面前,祁某人堪称毫无原则,果断道:“扣。”

        “……”唐驰嘴角一抽,他招谁惹谁了,苦哈哈的给自己点了一排蜡之后,唐驰耷拉着脑袋道,“何文峰和白吟秋已经找上方家了,之前你们忙着,我就没打扰。”

        说起正事,乔知语也收敛了面上的玩笑之色:“他们主动去的?”

        “霍昭估计是怕老板不满,这几天逼得紧。”唐驰解释道,“何欣雅也跟白吟秋联系了。”

        有着那套手机监控,何欣雅的全部动向几乎都捏在他们手里,自然不会漏过任何消息。

        而此时,浪了个通宵,醉醺醺的方书闻也被司机扶下了车。

        “小少爷,到家了。”

        方书闻揉按着稍有些晕眩的脑袋,推开司机正要进门,就见一身白裙披头散发的何欣雅从屋里冲了出来。

        “你去哪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她声音尖利,满脸妒意,将本就古怪的面容衬得愈发丑陋不堪。

        方书闻蹙眉,微薄的醉意瞬间消退,绕开何欣雅不耐道:“我不是让你老老实实在房间里待着吗?谁准你出来的?滚远点,辣眼睛。”

        “方书闻你!”何欣雅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显然气的不轻,“我爸妈已经来了,你要是不想方家出事,就配合着把我们的婚事谈了,否则……”

        “否则怎么样?”方书闻冷笑不止,语气十分鄙夷,“你以为何文峰跟你妈就清白?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们哪来的胆子威胁我们方家?”

        方书闻话音刚落,西装革履的何文峰就笑着从门厅走了出来。

        “这位就是方世侄吧?果然是年轻有为,气势不凡。”何文峰虚情假意的赞了一句,随即话锋一转,“但世侄有句话却是说错了,我们两家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何家现在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出了事也就是我们一家三口自己担着,可你们方家家大业大,怕是经不起风浪吧?”

        何文峰语气平和,听着就像是长辈对着晚辈的循循善诱一般,但话里的威胁之意却半点不少。

        别说方书闻阴沉下了脸,就连紧跟其后的方诃平夫妇也面色难看。

        能把敏康医疗经营到今天这个规模,方诃平与薛锦兰的能力毋庸置疑,地位也远非往日可比的,被人这么掐着命脉威胁的事,更是几十年都不曾有过了。

        到底还是薛锦兰的性格更为圆润些,七十出头的人了,保养的却犹如四五十岁的贵妇,举止间优雅又不失亲和。

        “书闻,这事是你不对,不是答应要在家陪欣雅的吗?怎么扭头就出去了?快跟你何叔叔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