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38章 这碗软饭吃着香吗?

第138章 这碗软饭吃着香吗?

        去他丫的小肚子!

        乔知语被气了个倒仰,皮笑肉不笑道:“方家在医疗行业颇有建树,但方少看起来却有点无知,竟然连小肚子和怀孕都分不清,真令人意外。”

        “……”方书闻错愕地看着乔知语微微隆起的小腹,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他哪里是分不清发胖和怀孕,他是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谁能想到一个出身豪门的大小姐,会明目张胆的未婚先孕?!

        她都不怕丢人吗?

        方书闻五官一阵扭曲:“倒是没听说过乔小姐结婚的消息……”

        “没听说过正常的,毕竟我还没结。”乔知语坦荡的不得了,冷笑道,“就算结了,方少也不一定知道,毕竟我们以前不认识,以后也不熟,没必要交浅言深对吧?”

        两人正说着话,得到消息的叶文博就匆匆赶了过来,见乔知语毫发无损的站着,顿时松了口气:“我听前台说你差点摔了,吓了我一跳,没事就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要陪你去医院看看吗?”

        叶文博一跌声的问完,扭头就瞥见了方书闻,眸光一闪,笑道:“方大少,好久不见。”

        方书闻听见叶文博对乔知语关切的话,又见他脸上的担忧不似作伪,不由心中嗤笑。

        敢情乔知语这是怀了叶文博的种?

        难怪叶文博这头狼会老老实实在乔氏尽心尽力!

        “确实有阵子没见了,没想到叶少竟然改行吃了软饭。”方书闻看似亲近的调侃道,“叶总,乔小姐这碗软饭吃着香吗?”

        “……”叶文博这个心啊,那叫个心惊肉跳!

        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话要是传到祁湛行耳朵里,他还能有命在吗?!

        乔知语也是一阵腻歪,活像一口气被人硬塞了几百只苍蝇。

        她冷笑着看向方书闻:“方大少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专门跑来秀智商?”

        “当然不是。”方书闻笑了笑,眼神轻蔑的扫了叶文博一眼,“我刚刚的话是认真的,乔小姐的条件确实很吸引我,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反正没结婚,叶文博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好好考虑看看。”

        确定乔知语肚子里的孩子是叶文博的之后,方书闻就半点没把这事放在眼里。

        横竖他又不是真的要娶乔知语,只是想找个借口探听虚实罢了,要是能顺便把乔知语弄上手,没准还能吞下乔氏。

        虽然现在的乔氏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但蚊子再小也是肉,既能清除隐患,又能给他继承家业增添筹码,何乐而不为呢?

        他掏出名片强行塞进乔知语手里,笑着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回头电话联系。”

        方书闻颇为油腻的冲乔知语眨了下右眼:“相信我,跟我在一起,一定比跟叶文博这个木头在一起快乐,回见。”

        等方书闻开着车走远,乔知语才沉着脸把名片揉成一团扔了。

        “现在是流行把人当傻子?”想到方书闻刚刚的话,乔知语冷笑,“我倒是低估方家人的胃口了。”

        她以为何欣雅挑破旧事,方家人最多就是斩草除根,没想到人家还能变本加厉,斩草除根前都要废物利用一把,这胃口……

        也不怕把自个撑死!

        有薛锦兰当年的骚操作在前,方书闻的目的并不难猜。

        不得不承认,乔知语实在是被恶心了个够呛。

        因为有份血缘关系摆在前面,她压根就没想过方家会打这种主意。

        “果然,畜生都是不讲究三观的。”

        叶文博摸了摸鼻尖,意有所指:“而且畜生还容易成群结队的出现。”

        “我有点想不通。”乔知语边往电梯走边道,“看方书闻的态度,明显是笃定我不知道薛锦兰跟我的关系的,这太奇怪了。”

        就算乔维钧和薛锦兰早就离了婚,正常情况下,方家也不会笃定乔维钧和乔佑怡一定会向乔知语隐瞒这层关系。

        除非……

        “除非这里面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协议。”乔知语拧眉,越想越觉得古怪。

        叶文博耸了耸肩,伸手按下楼层:“现在猜也没什么用,不如回去让祁湛行帮你查查,反正你家那位无所不知。”

        “……”乔知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现在都不遮掩了是吗?”

        叶文博忍俊不禁道:“反正我也没觉得能一直瞒住你,估计祁湛行也知道你猜出来了。”

        “……你这么坦荡,倒显得我小题大做了。”乔知语有些无语。

        她确实早就猜到了叶文博是祁湛行安排给她的人,一来是因为这人出现的时机太巧,二来是以叶文博的条件,大可不必在乔氏这滩浑水里耗。

        可真正确定叶文博跟祁湛行有关,还是去s国之后的事,能在那种情况下处理好乔氏的后续安排,把该做的事都交待清楚,要说叶文博没得到祁湛行的指使,乔知语死都不会信好吗?

        叶文博看着乔知语倒映在电梯壁上的平静面容,不由得来了兴致:“你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乔知语明知故问。

        “我是乔氏的执行总裁,几乎所有的决策都要通过我来做,以我的能力,想架空你并不难,你就不怕祁湛行安排我来,是为了把乔氏收入囊中?”

        “……”乔知语嘴角一抽,“他能看得上乔氏?”

        不是乔知语妄自菲薄,以祁湛行的傲慢程度,乔氏这点家底,那男人还真不看在眼里。

        她顿了顿,又道:“而且我认识的祁湛行不会耍这种卑劣手段。”

        叶文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祁湛行的运气总算是好了一次。”

        孤寡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看上的人就这么合心意,运气确实不可谓不好。

        乔知语乐了。

        “我运气也很好。”她认真道,“没有他,我收不回乔氏,也不会有今天,所以我相信祁湛行。”

        这种信任既来源于依赖,也来源于感情。

        叶文博有些动容,甚至莫名的羡慕上了祁湛行,只有出身他们这种家庭的人,才会懂得一份坚定的信任究竟有多么可贵。

        他叹了口气,只觉得狗粮噎人的很。

        “祁湛行从不会让信任他的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