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35章 我要你跟我结婚

第135章 我要你跟我结婚

        祁湛行敲了下她的脑门:“聪明。”

        “……”乔知语一阵无语,深深地觉得自己的智商遭到了歧视。

        要猜出这个结果可一点都不难。

        何文峰借刀杀人成功的前提是方家和薛锦兰不拿何家当敌手,只有潜藏在暗处向薛锦兰投诚,他的目的才能达到。

        可这个先抑后扬的策略现在已经被何欣雅毁了,既然已经站到了对立面,何文峰和白吟秋就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把利益最大化。

        比如说,顺着何欣雅的心意去威胁方家。

        这事儿何文峰绝对干得出来。

        乔知语笑的眉眼弯弯:“那我就等着看戏了。”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从跟祁湛行在一起之后,她处理问题的方式就变了。

        以前的乔知语更喜欢明火执仗,现在的她却更倾向于设一个局,把所有魑魅魍魉都困在棋盘上,让这些妖魔鬼怪在她的手底下慢慢走上绝路。

        不得不说,真挺爽的。

        至少比用大耳刮子抽人爽多了。

        看着蚂蚁一步步的爬上去,在以为即将逃出生天时在给蚂蚁致命一击,这里面的爽感可比直接踩死蚂蚁强多了。

        方家主营医疗器材,敏康医院开遍全国,方书闻无论在哪里都能找到可以秘密检查的地方。

        他直接把哭成泪人的何欣雅往化验室冰凉的地板上一扔,阴沉着脸瞅了眼裆部,厌恶之色更浓。

        几个富二代都被他随口打发了,何欣雅因为路上一直嚎哭不止,被方书闻直接扒了内衣塞进嘴里,这会儿正呜呜呜的掉眼泪,却连句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方书闻瞥了眼她没遮严实的胸口,讽刺地扯了下嘴角:“连胸都整,你身上有哪儿是真的吗?”

        他越想越烦躁,抓起手边的医用托盘砸到了何欣雅头上:“就你这种整容失败,浑身假体的丑女人,也敢爬小爷的床?谁踏马给你的胆子?”

        竟然还敢给他下药!!!

        医用托盘是不锈钢的,砸到脑门上就是哐啷一声,何欣雅疼得险些昏死过去。

        她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这种难堪的境地,她之前还想着,就算是引诱失败,她也可以借着手里的把柄翻身。

        没想到方书闻竟然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方少,化验结果出来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开门,手里拿着化验单。

        之间在会所替他抽血的医生已经被打发走了,这种情况下,方书闻显然是更相信自己人。

        方书闻接过化验单看了看,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瞥向何欣雅的目光像锐利的刀片一般,带着仿佛要把她寸寸凌迟的恶意。

        医生犹豫了一下,推了推眼镜,小声在方书闻耳边道:“她给您下的药是咱们实验室那边刚出来的新药,普通人并没有渠道弄到手,您看……”

        言下之意就是何欣雅下药这一出,并不是单纯的想爬床,恐怕还有隐藏更深的目的,或者是幕后推手。

        “你们先出去。”方书闻五官扭曲了一瞬,伸手拽出堵在何欣雅嘴里的内衣,等化验室的人都走了,才揪着何欣雅的头发逼问道,“谁让你给我下药的?”

        方书闻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把目标锁定在了方家那几个老东西身上,他那些名义上的长辈,本事没有,恶心人的手段却多的要命。

        故意整个这么丑的女人来给他添堵,顺便给他抹黑,也不是不可能。

        何欣雅疼得差点喘不上来,一边挣扎一边捶打方书闻:“没谁……没有,我就是个给人代班的……”

        “不说实话是吧?”方书闻扯了下嘴角,语气里满是恶意,他随手从旁边拿了根空针管,虚虚的对准何欣雅的眼睛,“眼球被刺破,可不是整容能救的,你想好了?”

        尖锐的针头近在咫尺,何欣雅瞳孔紧缩,浑身一抖,竟然当场尿了出来。

        黄褐色的液体带着难言的骚臭,顺着她的腿根淅淅沥沥的滴了下来,有几滴还溅到了方书闻的皮鞋上。

        “臭女人!”

        方书闻把何欣雅的头重重压在冰凉的桌面上,彻底发了狠,手指一动就要把针尖戳进去。

        “啊啊啊——”何欣雅尖叫出声,声音凄厉至极,致命的威胁让她忘记了所有谋算,扯着嗓子吼道,“你敢动我!方书闻我知道你爷爷奶奶害死乔维钧的事!知道你奶奶薛锦兰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知道她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把乔家医疗厂扒走的事!你敢动我一下,我保证明天你们方家和敏康医疗就完了!”

        方书闻的动作倏地僵住,俊俏的面部彻底冻结:“你说什么?”

        “乔维钧是方诃平跟薛锦兰害死的吧?你骂我臭女人?你奶奶才是踏马真正的臭女人!结了婚还从乔氏挖东西补贴姘头!你们敏康医疗很了不起吗?不从乔家吸血,你们算个屁!”何欣雅破罐子破摔的骂完,胆子也莫名壮了不少,“我手里可是有证据的!不但我有,我爸妈也有,我还在网上放了备份!方书闻,我今天要是少一根头发,你就死定了!”

        方书闻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把何欣雅推到一边,他年纪不大,几十年前的事知道的也不多,但因为方诃平宠他,方书闻也确实知道点与乔家有关的事。

        他冷冷地睇着蜷缩在地上的何欣雅:“你是谁?”

        何欣雅冷哼了一声:“你别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手里捏的证据足够让你们方家玩完就行了!”

        “……好,你有种!”方书闻冷笑不止,心里盘算着种种阴暗的手段,嘴上却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跟我结婚。”何欣雅语气坚定,眼底尽是贪婪。

        她早就该这么做了!

        为什么要先生米煮成熟饭?根本犯不着!

        只要她手里捏着证据,她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大可以直接提条件!

        方书闻愣住了,脸上直接空白了两秒,全然没想到何欣雅竟然有胆子提出这种条件!

        “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