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34章 执棋者

第134章 执棋者

        方书闻顶着众人诡异的目光在沙发上坐下,扯过薄毯盖住腰腹后才松了口气。

        几个富二代也不敢多问,只是指着何欣雅道:“这女的好像不是咱们之前点的那个,眼生的很。”

        他们都是帝豪的常客,过来的次数多了,也会习惯性的叫熟悉的包间公主,但何欣雅显然不在此列。

        另一个富二代也接话道:“我记得之前叫的是雯雯吧?怎么这进了包间还能换人?”

        方书闻越听越不对劲,直接把桌上空了的易拉罐砸到何欣雅头上。

        “喂,丑逼,怎么回事?说清楚!”

        张口闭口的丑逼让何欣雅差点厥过去,她捂着刺痛的脑门,垂下头解释道:“雯雯她不舒服,我是帮她代班的。”

        方书闻冷笑:“你就是这么代班的?过来就往老子身上黏?”

        他这会儿也看明白了,这丑货怕是一开始就是奔着他来的,不然也不会一进门就往他身上凑。

        要是没有按摩时的东摸西撩,他也不至于闹出这种笑话!

        何欣雅难堪至极,隐忍道:“我……我就是看您头疼,想帮帮你……”

        “你当我傻子呢?”方书闻直接给气笑了,正要发飙,包间门却被推开了。

        帝豪老板带着个提着药箱的中年男人一起走了进来。

        “方少爷,实在对不住……”

        方书闻打断他的话:“陈老板,你这生意做的可不厚道啊,爷们来这就是为了图个乐子,你收这种丑货进帝豪,是诚心要给我们添堵呢?”

        “是是是,这事是我疏忽了。”陈老板边道歉边瞅了眼何欣雅,下一秒就不忍直视的别过头,态度愈发诚恳,“您放心,我马上就开除她,保证以后不让她伤您的眼。”

        先前待在包间的公主没顾上看何欣雅,这会儿见局势稳定了才跟着瞅了瞅。

        “……不对啊。”包间公主踮起脚凑到陈老板耳边道,“老板,这不是咱们会所的人。”

        以陈老板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把每个公主的长相都记住,但这公主作为同事,肯定是能记清所有人的。

        陈老板脸色一沉,也意识到事情有些棘手了。

        先是瑞宁集团那边出手,让他睁只眼闭只眼,又有人冒充帝豪的公主,这事儿怎么想怎么不对头。

        “方少,这女人不是会所的人。”想到刚刚那位特意让他带来的医生,陈老板忙道,“我怀疑她是冲着方少您来的,正好我怕出事,特意带了个医生,要不让他帮您看看?”

        何欣雅的心口瞬间揪紧,她很清楚,方书闻体内的药劲肯定还没过,现在检查一准得出事,她已经把人得罪成这样了,要是再把下药的事揭穿,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

        情理之下,何欣雅脱口而出:“看什么看?方少是什么身份?哪是这种地方的医生能碰的?谁知道平时这医生都是治的什么脏病?”

        这话一出来,几乎把在场众人都得罪完了,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去。

        中年医生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工作证:“鄙人不才,在本市的三甲医院占了个专家席位,平时确实什么病都治。”

        “……”何欣雅哪想到一个会所老板会请个专家过来!当即就气绿了脸,垂死挣扎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又没见过……”

        她要是不胡搅蛮缠还好,现在这么强词夺理一通,原本还没多想的方书闻顿时起了疑心,再联系身上的异状,青年眸光一闪,主动对医生伸出手。

        “给我抽血化验吧,这女表子可能给我下药了。”

        何欣雅大骇,硬着头皮狡辩道:“我没有!我除了给你按摩什么都没做!”

        “最好是没有。”方书闻冷笑连连,“要是查出来你对我下了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何欣雅脸色一白,终于开始后悔了。

        她不应该想着先生米煮成熟饭的,要是一开始就拿出筹码跟方书闻谈,也不至于被对方捏住把柄。

        医生给方书闻抽完血:“方少,化验结果出来可能需要三个小时左右,您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需不需要去医院等?”

        “……”方书闻抽了抽嘴角,一直软不下来,算不算不舒服?

        他心里憋着气,已经认定了是何欣雅搞鬼。

        “把这个女人给我绑了!等结果出来,我要她的命!”

        何欣雅抖如筛糠:“你不能这么做!我、我……”

        她想拿出把柄威胁方书闻,但在场人数众多,要是现在就交了底,恐怕还得有麻烦。

        最终何欣雅也只能被保安当成死狗似的拖了出去。

        另一头唐驰等这群人撤离后,吩咐保镖把包间里的针孔摄像头拆走,清理完痕迹后,也回了祁宅。

        他把封存好的录像递给乔知语:“乔小姐,后面咱们该怎么做?这何欣雅实在是……”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再好的牌都能打的稀烂!

        “实在是太蠢了是吗?”乔知语笑了笑,“我本来也没指望她有脑子,等化验结果出来,方书闻手里就捏住了何欣雅下药的证据,到时候谈判起来,以何欣雅的脑子,恐怕还真没什么优势。”

        祁湛行思忖片刻:“以方家一贯的行事风格,或许会选择从根源上掐灭隐患。”

        换句话说,方家可能真的会弄死何欣雅。

        乔知语深有同感:“接下来就要看何欣雅长不长脑子了,其实无论她死不死,我的目的都达到了。”

        只要何欣雅敢威胁方书闻,方家和薛锦兰就一定会戒备何家,这么一来,就必定会走上狗咬狗的道路,对乔知语这个执棋者来说,压根没有影响。

        但是……

        “但是我不能让何文峰一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乔知语眸光森冷,“他们就算是死,也该背着该背的罪名去死!”

        祁湛行屈指敲了敲桌面,对唐驰道:“等何欣雅威胁方书闻之后,想办法把她被方书闻抓走的事透露给何文峰和白吟秋。”

        乔知语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你是想让他们跟方家正面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