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得寸进尺

第129章 得寸进尺

        乔知语又好气又好笑,无奈地白了祁湛行两眼,但心里却暖的不可思议。

        他把她介绍给公司的下属认识,就说明祁湛行没有丁点隐瞒两人关系的意思,这让乔知语一直隐隐不安的心顿时安稳了许多,之前萌生出的那个念头也愈发坚定。

        她不可能让那个破烂契约成为现实的,生完孩子就一拍两散?做梦去吧!

        脑补了一万种把祁湛行收拾服帖的办法,乔知语脸上却还是温和淡然的笑着,她嘴角噙着笑看了眼笔记本上面的摄像头,客客气气的与瑞宁的高层们打了个招呼。

        “不知道你们在开会,打断了你们,实在抱歉。”

        [没事没事!]

        [尽管打断!老板娘太客气了!]

        哗啦啦一堆弹幕闪过去,乔知语看得忍俊不禁,侧过头在祁湛行脸颊上轻轻印了个吻。

        “亲爱的,你先忙,我去那边等你。”

        祁湛行脸上看似毫无波澜,某个部位却因为她亲昵的称呼而急跳了两下,呼吸也沉重了起来。

        他意味深长的瞟了乔知语一眼,拇指留连在她殷红的唇瓣:“晚点再收拾你。”

        后半截会议开的那叫个效率低下,当老板的频频走神,做下属的各种八卦,从这天开始,瑞宁集团内部就流传起了老板娘的传说,而乔知语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摘下某个‘高岭之花’的真勇士。

        “忙完了?”乔知语见祁湛行合上笔记本电脑,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杂志,满脸依赖的朝他伸出双手,“腿坐麻了,要祁先生抱抱才能好。”

        “……”祁湛行哭笑不得的把她拥进怀里,俯身往她腿上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肿的这么厉害?”

        乔知语穿着款式简单保守的睡裙,两条白皙修长的腿在他面前各种晃悠,由于水肿的缘故,两条腿看着粗了一圈,皮肤被撑的晶莹剔透,脚踝都肿平了,肉乎乎的,看起来极为可爱。

        “医生说是正常的,建议我没事多走动走动。”乔知语坐在祁湛行腿上,动作麻溜的蹬了拖鞋,得寸进尺的朝男人眨了眨眼,“要不你帮我揉揉?没准就消肿了呢?”

        她敢保证,祁湛行这辈子估计都没听过这么过分的要求!

        但乔知语就是想试试,想试试看这男人对她的底线在哪里。

        事实证明,祁湛行对着她时,简直毫无底线。

        男人的右手顺着乔知语屈起的膝盖抚了下去,有力的指节揉按着腿上的穴位,双眼却始终专注的看着乔知语的红唇。

        她的眸光如水一般,浮出一层柔意。片刻之后,房间里弥漫着欢喜的气息。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大口大口得喘气着,眼眸之中的水润更深了。

        祁湛行抱着她,单手倒了杯水喂到乔知语嘴边。

        “喝口水,叫了那么久,嗓子该疼的狠了。”

        叫了那么久……

        还在余韵中的乔知语脑子里一声嗡鸣,羞愤地恨不得扒条地缝钻进去。

        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得了便宜还卖乖!

        乔知语羞赧地瞪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吗?”

        祁湛行挑眉:“我只知道什么叫得寸进尺。”

        “……”臭不要脸!

        乔知语磨了磨牙,眼珠子一转,伸手戳了戳祁湛行的胸肌:“为什么把我介绍给你公司的人认识?”

        祁湛行现在对她的套路可谓熟悉至极,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小女人是想报复他刚刚的调侃,准备借着这事调侃回来,当即正色道:“为了扣他们奖金。”

        “……”乔知语嘴角一抽,好悬没给气笑了。

        好啊,折腾多了,现在都不害羞了!

        前阵子还动不动就红耳朵根呢!

        “一点都不可爱了。”乔知语小声嘟囔了一句,没好气道,“想不到身家百亿的祁总竟然还会克扣员工工资?”

        祁湛行不痛不痒道:“那是给你的演出费。”

        “……”乔知语噎了噎,偏偏又说不过他,只能一个劲干瞪眼。

        祁湛行忍俊不禁,一面用纸巾替她打理身上的痕迹,一面转移话题道:“刚刚过来是有事找我?”

        乔知语被他伺候的舒坦至极,顿时把心里那点扭捏抛在了脑后,仔细把何文峰来电话的事讲了一遍,又道:“是我们逼得还不够紧?何文峰怎么至今都没联系薛家人?不应该啊。”

        以何文峰那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性格,按理说早就该拖薛家下水了,可这次怎么宁可来她这里碰壁都不对那边开口?

        倒是祁湛行身处局外,看事情更加通透些,他思忖片刻便道:“薛锦兰改嫁给敏康董事长的事不是秘密,要对薛家开口就得做好得罪敏康医疗的准备。”

        他顿了顿:“现在乔氏表面上看起来濒临破产,得罪你总比得罪敏康的下场要好。”

        乔知语想了想,很快就明白了其中关窍,嗤笑道:“你说他会不会已经做好了真相被揭穿的准备?霍昭那边在他看来,肯定是不敢报警的,毕竟从何文峰的立场上看,要是报警的话,霍昭本人也少不了个敲诈勒索的罪名。”

        她冷笑连连:“既然排除了霍昭报警的可能性,那他最需要的担心的就是我会知道真相了,可在他眼里,乔氏跟敏康医疗是没有可比性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何文峰的想法就很好猜了。

        能和平解决,隐瞒真相固然是好,如果不能他也可以借刀杀人。

        试问一下,如果乔知语当真对真相一无所知,从霍昭那边得到消息后,会不会对何文峰动手?

        答案肯定是会!

        但当年的事与薛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假如乔知语报警或者对何文峰展开报复,薛锦兰会不会担心何文峰走漏风声,把她也攀扯进去?

        答案想必也是会!

        这样的话,薛锦兰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弄死何文峰让秘密永远成为秘密,要么干脆整垮乔氏永绝后患。

        相信在何文峰一直替薛锦兰遮掩的情况下,薛锦兰无论是秉持着投桃报李的心态,还是连根拔起的立场,都会选择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