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23章 五十步笑百步

第123章 五十步笑百步

        “妈,咱们真能从舒心容那个女人手里把别墅和车要来?”何欣雅烦躁的往脸上涂着药膏,眼睛却根本不敢朝镜子瞥一下。

        她现在的脸看着实在是吓人,手术的恢复期结束后,脸上的红肿确实消退了,但不对称的部位也愈发明显,廉价的填充物扭曲了她的五官,导致她现在连做个表情都十分困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真的丑。

        丑的让人没眼看。

        何欣雅咬牙丢开药膏:“我这样根本没办法见人!”

        “要钱?舒心容能不能下手术台都说不准呢。”白吟秋慢条斯理的做着护肤,面上丝毫不见担忧。

        她一早就从医院回来了,压根不知道舒心容跟孩子都平安无事的消息。

        何欣雅瞬间就炸了,她倏地站起身,大声吼道:“那你怎么还坐得住?你也不想管我了是不是?她要是死了,那我从哪儿要钱重新整容?!”

        白吟秋睨了她一眼:“你这脑子真不知道是随了谁,遇事就不能冷静下来多想想?”

        “你让我怎么冷静?你看看我的脸!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别人看见我跟看见怪物似的!”何欣雅癫狂的抓着头发,“要是不能整容,我这辈子都完了!”

        之前她为了彻底改头换面,动刀子的地方十分多,现在几乎每个部位都有问题,要想修复就得花几倍甚至十倍的钱!

        可他们一家人如今已经沦落到坐吃山空的境地,何文峰更是对她一毛不拔,要想筹出这笔钱谈何容易?

        “放心吧,钱总会有的,舒心容也好不了,我给她准备了两条路,哪条都是绝路。”白吟秋露出个胜券在握的神情,言辞之间尽是对舒心容的轻鄙。

        何欣雅这才冷静下来,连忙追问道:“哪两条路?”

        白吟秋摆了摆手:“这你就别管了。”

        她确实给舒心容准备了两条路,接下来她要面临的也是这种局面,一是舒心容真的被整死在了手术台上,那么她就会匿名报警,将何文峰买通医生弄死舒心容的事公之于众,到时候何文峰坐牢,她这个何太太顺理成章的拿到何文峰名下的所有资产。

        二是舒心容九死一生的活了下来,那么那个女人为了保命,就一定会拿方远诚的死做文章,到时候她只需要善加运作,何文峰要么无期,要么枪决,最终的结果依然与第一条路一样。

        她,白吟秋,终将得到一切。

        思及此处,白吟秋不禁有些后悔,她应该早点放弃何文峰的,至少要在那个废物把乔氏的一切都弄丢之前行动,那样的话,她拿到手里的东西又岂是现在这一点?

        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女儿还等着钱救命呢。

        白吟秋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何欣雅半晌:“欣雅,在你爸爸和钱之间,你选什么?”

        “什么意思?”何欣雅怔住。

        “就是打个比方,如果要爸爸,那你的脸就没救了,如果想要钱,那你就得放弃你爸爸,你选哪个?”白吟秋神情诡谲,眼眸深处带着微不可见的审视。

        何欣雅丝毫没有察觉异样,毫不犹豫道:“那当然是选钱啊,有了钱我就能整容,我们娘俩也能继续过舒服日子,爸爸都多久没给过我钱了?自从有了舒心容肚子里那个小杂种之后,他眼里压根就没我!”

        “……是吗?那就好。”白吟秋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无比失望。

        这个女儿终究是被她和何文峰养废了。

        在亲情和金钱之间,何欣雅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后者,何文峰就算真有千万种不是,早些年对何欣雅却是真心疼爱的,说句慈父绝不为过。

        可何欣雅说不要就不要了,对何文峰简直毫无留恋。

        今天这个女儿能毫不犹豫的放弃父亲,焉知哪天不会放弃母亲?

        面对这样唯利是图,丑陋不堪的女儿,哪怕是作为母亲的白吟秋也止不住有些厌恶。

        就这样吧,拿到钱之后给何欣雅整个容,再替她找个合适的对象,她也算是尽到责任了。

        母女俩肆无忌惮的说着话,却没发现茶几底部有个毫米大小的红点一直亮着。

        显然,这是个窃听器。

        而坐在窃听器另一端的人则是何文峰。

        从舒心容那边得了消息后,他原本还抱着一丝期待,趁着白吟秋不在家命人暗中装下了这枚窃听器。

        没想到才半天不到,现实就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他一直以为白吟秋就是他的附属品,是依赖着她存活的菟丝花,却不想这个菟丝花早就在暗处冲他伸出了爪牙。

        “这个姓白的女人!她该死!这些年要不是有我,她恐怕早就带着何欣雅那个小畜生出去讨饭了!老子养着她,抬举她,她竟然敢算计我!”何文峰气的砸了耳机,骂骂咧咧了起来,“既然敢把算盘打到我头上,老子就让她吃不了兜着走!看谁先死!”

        舒心容正靠在床上给孩子喂奶,闻言不禁讽刺一笑。

        五十步笑百步,都是狼心狗肺的玩意儿,谁又有资格说谁?

        心里鄙夷至极,她脸上却满是担忧:“文峰,你快别生气了,为了那种人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当。”

        听着小情人的软言哄劝,何文峰的脸色这才好了些,他起身在舒心容旁边坐下。

        “这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警醒,看出了白吟秋的算计,恐怕我还真得栽个跟头。”

        舒心容故作羞涩的垂下头:“我这哪是警醒?只是……只是太爱你了,所以根本不相信白吟秋罢了。”

        这话极大的满足了何文峰的虚荣心,上了年纪又怎么样?被公司开了又怎么样?还不是有年轻女人对他死心塌地?

        这么一对比,白吟秋那种蛇蝎夫人,还真不配当他老婆。

        “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以后何太太的位置就是你的,还有咱们的儿子,我一定会给他个光明正大的出身。”

        舒心容被他握着手,却只觉得心底发凉,接触的地方更是像被毒蛇舔过似的。

        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她已经彻底清醒了,这个男人是靠不住的,哪怕付出的再多,他看重的也只有自己。

        心里翻江倒海,舒心容脸上却满是羞怯。

        “我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