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22章 釜底抽薪

第122章 釜底抽薪

        乔知语做出这个推断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何文峰与白吟秋是焊死了的利益共同体,正常情况下,何文峰出了事,白吟秋也绝对跑不了。

        但现在却不同了,白吟秋手里捏着何文峰害死方远诚的证据,只要何文峰受到法律的制裁,那白吟秋就能合理的继承何文峰名下的所有财产。

        何家现在本来就没剩下几个钱了,后面还吊着个狮子大开口的霍昭,白吟秋要想保住最后的财产,就势必得壮士断腕,否则再让何文峰折腾下去,恐怕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

        她将自己的想法细细说了一遍,祁湛行眉梢微挑,却并没有否定她的猜测,倒是唐驰不解道:“可何文峰又不是傻子,真出了事,他肯定得把白吟秋拖下水,到时候白吟秋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白吟秋把主意打到了舒心容的头上。”乔知语轻声道,“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舒心容在被何文峰坑的差点没命的情况下,又丢了拿到手的钱,连孩子都得丢进火坑里,她会不会发疯?”

        唐驰想了想,啧了一声:“竹篮打水一场空,指定得疯。”

        “对,但以舒心容本身的能耐,根本撼动不了何文峰分毫,所以白吟秋就帮忙递了把刀。”乔知语顿了顿,“方远诚的事情爆发的话,舒心容撑死了是个被骗着做了伪证的假帮凶,但何文峰却是实打实的杀人犯,这个报复够不够力度?而白吟秋还能因此置身事外,何文峰也不敢拖她下水,因为他还需要白吟秋这个‘妻子’替他打点走动……”

        “让舒心容替她拉够何文峰的仇恨值,自己则不费一兵一卒就拿到所有资产,牛哔——”唐驰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啊,白吟秋怎么敢确定舒心容不会告诉何文峰真相?”

        这计划看着高明,但漏洞也很明显,如果舒心容不选择报复,而是直接向何文峰说明白吟秋威胁她的事,那这出戏就根本没法往下唱了啊!

        祁湛行按了按眉心,沉声提醒:“舒心容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唐驰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对舒心容而言,何文峰才是真正的仇人,告诉他这件事就是与虎谋皮,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但如果直接向何文峰展开报复,那她还能保住孩子和已经到手的钱。

        当然,这个前提是建立在舒心容不知道那些到手的财产只是假象的情况下。

        乔知语见唐驰想通,笑着补充了一句:“所以我告诉舒心容了,何文峰压根就没把房车真的给她。”

        “……”唐驰嘴角一抽。

        好家伙,白吟秋辛辛苦苦布了局,乔小姐一句话就给人掀了个底朝天。

        乔知语捧着脸,心情极好。

        “我还问她想不想做何太太,你猜她会怎么选?”

        唐驰:“……”这手釜底抽薪厉害了。

        祁湛行屈指在乔知语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死人身上,回去吧,我替你约了郭老。”

        在他眼里,何文峰和白吟秋已经与死人没差别了。

        此时,尚且不知自己已经一脚踏入深渊的何文峰正在病房里逼问舒心容。

        “你跟乔知语说什么了?”他俯视着麻药效用过后,疼得浑身冷汗的舒心容,“我告诉你,乔知语就是个疯子!她有病的,你跟她打交道就是自寻死路!她连我这个亲生父亲都能对付,难道还会帮你这个小三?!”

        舒心容嘴脸青白,汗水几乎浸湿了身下的床单:“我……什么都没说……”

        “没说?你以为我会信?”何文峰冷笑。

        舒心容艰难的摇着头,用含着泪的双眼盈盈地望着何文峰:“我只是问她能不能帮我。”

        她似乎有些难堪的咬住下唇,轻声道:“我想跟你结婚……但白吟秋说你想要我死,所以我才……”

        何文峰眼皮一跳:“白吟秋说我想要你死?”

        “……对,她说你想要我的命。”舒心容眼睫频频颤抖,像是心慌到了极点,“她还说……”

        “她还说了什么?”何文峰暗骂白吟秋了几句,他确实让那个女人来刺激刺激舒心容,好让难产而亡的情况看起来更加真实,但他没让白吟秋直接告诉舒心容实话!

        舒心容吞了下口水:“还说你杀了方远诚,我是你找来的不在场证明,只要我意外死了,你的计划就再也没有漏洞了。”

        何文峰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舒心容看着他的神色,心里快意至极,面上却惊慌道:“白吟秋让我报警抓你……说只要你被定罪,何家的财产就都是她的,到时候她会分钱给我,孩子也可以让我自己抚养。”

        “……贱人!”何文峰扭曲了脸,他倒是没有怀疑舒心容撒谎,只因白吟秋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他阴恻恻地盯着舒心容:“你答应了?是不是还告诉乔知语了?!”

        “没有!我怎么可能答应?!”舒心容疯狂摇头,“文峰,你要相信我,你才是我跟孩子的依靠,钱哪有你重要?更何况白吟秋那么狠毒,我怎么敢跟她合作?我也没告诉乔知语,不然以她对你的仇视,今天怎么会走的那么轻易?”

        何文峰松了口气。

        确实,如果舒心容真跟乔知语说了方远诚的事,以那个死丫头片子的恶毒,今天根本不会放过他。

        舒心容动作艰难的握住何文峰的手:“我只是求乔知语对付白吟秋,我跟她说,我今天之所以会提前发动,都是被白吟秋刺激的,我想报仇……要不是她,我今天根本不会出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舒心容委屈道,“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要是真有什么不好的心思,怎么会告诉你这些?”

        何文峰眼神闪烁,片刻后才在舒心容身边坐下,神色温和的回握住她的手。

        “我也是怕你被人骗了,心容,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恐怕还得被白吟秋那个贱人蒙在鼓里。”

        舒心容看似羞涩的垂下眼睫:“我只是不想你出事,文峰,你是我跟儿子最后的依靠了。”

        何文峰心思急转,嘴上却柔声哄劝着。

        “你放心,等处理了白吟秋那个毒妇,我们就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