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20章 闪现迁坟

第120章 闪现迁坟

        乔知语权衡片刻,忍着厌恶对产科主任道:“我希望雅和能以医疗事故的名义开除陈医生,在她的履历上注明这一点,并将处分决定通知各大医院。”

        按照她的性格,正常情况下一定会直接送这个小陈大夫去吃牢饭,但现在舒心容还活着,证据又不明确,哪怕去调查陈医生的近期药物购买记录也不一定会有结果。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不能让何文峰真的彻底完蛋,如果要处理这个陈医生,何文峰买凶的事就不可能瞒得住。

        何文峰要是凉的太快,那二十年前他跟薛家勾结的事就会成为无头公案,乔知语绝对不会在铺垫了这么多之后,再让薛家全身而退。

        她不能让外公和母亲的死永远不明不白!

        至于这个陈医生……

        就让她再逍遥一段时间,等处理何文峰的时候,这些没有人性的渣滓,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产科主任闻言也松了口气,她倒不是想保陈医生,而是这事如果真的让警方介入,对医院来说就是个巨大的丑闻,还是对非公立医院堪称致命的丑闻!

        “我很赞同乔小姐您的提议,这件事也会在之后的会议上向各个部门传达。”

        这话一出来就等于是决定了陈医院的命运。

        她错愕的瞪大双眼,要不是及时咬住了嘴唇,陈医生恐怕会当场尖叫出声:“……我没有做那些事,你们凭什么开除我?我不同意,如果你们真这么做,我一定会去举报投诉你们……”

        怎么能在履历上留下污点?怎么能把这件事通知各大医院?

        她辛辛苦苦学了这么多年的医,工作也才不到两年时间,难道就要这样被斩断前途?

        她不接受!

        可她的愤怒却丝毫没有被乔知语放在眼里,傲慢的年轻女人站起身,双手交叠着垂放在腹部,脊骨挺直,下巴微抬,优雅又高傲的姿态,将试图威胁她的陈医生衬托的像条癞皮狗。

        “陈医生,做人得学会知足,也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乔知语垂下眼睫,明明两人身高相仿,却因为她的姿态而形成了居高临下的局面,“你应该清楚,我之所以不报警,只是权衡利弊的结果,但这并不是你可以威胁我的把筹码,我不在乎何文峰这个父亲,也不在意雅和能为我创造多少收益,我这人脾气不太好,生气的时候容易不管不顾,要是惹恼了我,你恐怕就真得去吃牢饭了。”

        陈医生心头急跳,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察觉到自己不慎露怯后,她才勉强站定:“我真的没有……”

        “我不知道你是哪来的底气,就算你买药时手脚再利落,何文峰要买通你办事也得付钱吧?”乔知语截断她的话,“你是希望我从你的资金流水开始查起,还是从何文峰的转账记录查起?”

        陈医生脸色一白,嗫嚅着唇不说话了。

        乔知语冷声催促:“我已经在你身上耽误很多时间了,陈医生。”

        “抱、抱歉……我接受医院的处分。”陈医生后槽牙紧咬,“是我的疏忽导致了舒女士用药不当,我接受离职处分。”

        “早这样不就行了。”

        乔知语向主任点头示意后,就带着唐驰和剩下的保镖离开了。

        哪怕是紧赶慢赶,这一趟也用了将近四个小时,乔知语基本上已经能想象到祁湛行此时脸青面黑的样子了。

        她在直接回车里从容赴死和抢救一下再死之间犹豫了两秒,然后果断选择了后者。

        “小心点,跟我来。”乔知语猫着腰叮嘱唐驰,小心翼翼的贴着边角,从侧门溜出了医院。

        唐驰一脸菜色:“乔小姐,要是被老板发现咱们出来了,却不回车上,大概……”会死的吧!!!

        “嘘!”乔知语压低声音,“我知道啊,所以我不是正在自我抢救吗?”

        唐驰嘴角一抽:”你确定这是抢救?”

        “那不然呢?”乔知语左右看了看,瞟见路边的花店后顿时松了口气。

        唐驰摸了摸鼻尖,扭头看向缓缓靠近的熟悉车辆,无语道:“我觉得这是闪现迁坟。”

        乔知语:“……”

        神特么闪现迁坟!怎么说话呢???

        唐驰实在是看不下去,他背转过身,开始疯狂给乔知语使眼色。

        “你怎么了?眼抽筋?要不要回医院……”乔知语说一半就哑巴了。

        因为她从花店门口的落地窗上看见了熟悉的车子,以及半开的车窗内,那张又冷又硬的俊脸。

        “……”原来闪现迁坟是这个意思,这可真够闪的。

        从头到尾都没多撑过五分钟。

        怕祁湛行生气,所以打算垂死挣扎一把的乔知语苦逼的意识到,她不但没能把人哄好,反而火上浇油了一把。

        她深呼吸了两下,强迫自己扭过头,假装没有看见落地窗上倒映的景象,提高声音冲花店里喊道:“老板在吗?我想送999朵玫瑰花给我最爱的人,麻烦你帮忙包漂亮点,他好像生我的气了,我想哄他开心!”

        乔知语的声音是真的大,别说正在整理花束的老板娘懵了下,就连路上的行人都看了过来。

        而这个音量,显然也是足够祁湛行听见的。

        乔知语默默捂了下脸。

        嘤嘤嘤,好丢人。

        但谁让她理亏呢?

        平心而论,要是让她在之前那种情况下干等四个小时,她就算不气个半死,直接冲进医院,也会选择把祁湛行的电话打爆。

        可这个男人却什么都没做,只是按照她离开前说的那样,沉默的等待着。

        乔知语自动排除了祁湛行压根没担心过她这个可能,毕竟……

        要不是一直紧盯着医院,祁湛行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她好吗?

        思路清晰的乔知语又心虚又愧疚,连公开处刑都觉得没那么羞耻了。

        她抬起头看向落地窗,视线似乎在这一瞬间诡异地与祁湛行的倒影有了接触。

        乔知语的唇角扬起高高的弧度,眼角眉梢都是甜暖的笑意与情感。

        “麻烦老板娘快一点,我的爱人还在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