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19章 都是小三,还分敌友?

第119章 都是小三,还分敌友?

        舒心容怔愣了几秒,脸上的神情不自然到了极点。

        “乔小姐,我都这样了……您没必要跟我开这种玩笑吧?”

        乔知语低嗤一声:“我从来不跟不熟悉的人开玩笑,就问你想不想取代白吟秋?”

        “……”舒心容愈发尴尬。

        哪个当小三的不想上位?但她现在是真怕了何文峰,那个男人没心的,到了这个地步,她再打主意未免也太迟了点。

        “他连我的命都想要,怎么可能跟我结婚?”舒心容苦笑一声,“乔小姐,我确实不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至于这点眼力见都没有。”

        “所以你是打算真把儿子交给白吟秋抚养?”乔知语摩挲着指尖,淡淡道,“那你找我干什么呢?让我救你跟这个孩子,你又能给我什么?”

        舒心容一噎,干巴巴道:“您……您不是很恨何文峰吗?帮我把孩子保住,不就等于是在报复他吗?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

        “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我要针对何文峰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利用任何人,至少现在已经不用了,也就是说,你对我而言毫无价值。”乔知语撩起眼帘扫了她一眼,讽刺地牵动唇角,“对我来说,你和白吟秋是一样的,都是小三而已,难道还分敌方和友方吗?”

        舒心容难堪地低下头:“可我真没什么能给您的。”

        “能把空手套白狼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你也是个人才。”乔知语站起身,“既然舒女士没有诚意,那就不用谈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个孩子,何文峰是一定会要的,他送你的那些东西,也在归属上做了手脚,如果不嫁给他,等着你的就两条路,要么被算计的直接去死,要么人财两失,孩子没有,钱也没有,竹篮打水一场空。”

        “等等!”舒心容脸色大变,“你什么意思?何文峰他……他明明告诉我,那些东西都是直接买在我名下的……”

        “你很久没离开过医院了吧?所谓的手续也是他办好之后拿给你的?”乔知语停住脚步,转头笑睨了她一眼,“那你可把何文峰想的太大方了。”

        实际上乔知语根本就没有去查过舒心容名下的东西,但她却对这个猜测十分笃定。

        因为何文峰实在做的太明显了,如果弄死舒心容不能让他得利,何文峰压根不会在这个敏感时期动手。

        能让那个畜生冒险的,必定是巨大的利益。

        舒心容脸色频变,又是不安又是恼恨。

        如果真像乔知语说的这样,那她折腾这些是为了什么?把孩子交给白吟秋,她不甘心也舍不得,可是不交的话,在拿不到钱的情况下,她用什么养孩子?又该怎么自保?

        她咬着牙硬撑了几秒,最终还是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我知道您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既然问了我想不想做何太太,想必就是有办法的,对吗?”

        “办法当然是有的。”乔知语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但我得把丑话说在前面,何文峰已经被我从公司赶出去了,他手里除了一些固定资产外,什么都没有,就算成功嫁给了他,你也做不了什么豪门贵妇,你可得想清楚了。”

        舒心容心里简直是崩溃的,她年轻,也足够漂亮,要不是为了钱,怎么会跟何文峰搅和到一起?

        本来以为生下了儿子,再不济也能多捞一笔,可结果呢?

        捞来的钱成了镜花水月不说,为了保命,她还得把下半辈子都搭进去!

        半晌,舒心容咬了咬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跟他结婚,难道还能比被他往死里整更糟吗?”

        “这倒是,舒女士看得开就好。”乔知语倾身附在舒心容耳边低声吩咐片刻,然后直起身随口宽慰道,“你也不用担心会一辈子绑在何文峰这艘破船上,只要舒女士够听话,没准以后还能顺利做个身家上亿的年轻寡妇呢?”

        这话里的意思太直白了,舒心容更是听得眼睛发亮:“只要乔小姐能保证我们母子平安,其他的事,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办。”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乔知语摆了摆手,正要离开病房,就见守在门口的唐驰探头进来了,她停下脚步,“怎么了?”

        唐驰摊开手,掌心里是几个半摊开的纸团,纸团正中包着几粒药丸。

        “这是从舒心容病房的垃圾桶里找出来的,应该是她偷偷扔掉的药,要趁她现在还清醒着问问吗?”

        乔知语还没说话,病床上的舒心容就自己接了茬。

        “是我扔掉的,这药也是小陈大夫开给我的,因为吃了那个药总是不太舒服,我就偷偷扔了两次……这药有什么问题吗?”

        唐驰意味深长的扫了她一眼:“没什么大问题。”也就是孕妇吃了容易凉凉而已。

        “出去再说。”乔知语示意唐驰跟她离开病房,又留了两个保镖在暗处保护舒心容后,才拿着唐驰翻出来的药打算去找到产科主任。

        “这药的成分表我看过了,里面有肝素成分,大量服用会导致凝血功能障碍。”唐驰边走边低声解释,“如果舒心容真的按时服药,产后大出血的概率极高,而且对孩子……”

        “她服药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那个孩子很健康,何文峰也不会拿好不容易怀上的儿子开玩笑。”乔知语顿了顿,“我好像没在舒心容最近服用的药物单子上看到这个药?”

        “确实没有。”唐驰冷笑道,“那个姓陈的大夫还挺小心的,要不是舒心容偷偷扔了,我们还真不一定能搜出东西来。”

        产科主任正巧在查舒心容的就诊记录,旁边还站着脸色惨白的小陈大夫。

        见乔知语过来,主任连忙站起身:“乔小姐,您请坐。”

        乔知语也不客气,落座后简单交代了发现这药的始末,主任越听脸色越青,瞥向小陈的眼神简直跟裹了刀片似的。

        “小陈!你太让我失望了!”

        小陈大夫哆嗦了一下,急忙辩解道:“主任,这药不是我开的!咱们医院取药都是记录的啊!”

        谁都知道小陈这是在负隅顽抗,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确实也没人能证明一定是她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