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18章 还想做何太太吗

第118章 还想做何太太吗

        ……母子平安。

        这显然并不是何文峰想要的结果,以至于在看到护士抱着新生儿出来时,他一时间甚至没能控制住狰狞的表情。

        舒心容的存活基本上打乱了何文峰的全部计划,但想到乔知语先前的话,他又不禁松了口气。

        “看吧,我就说了我压根没对她做什么,不然怎么可能母子平安?”何文峰从护士怀里接过新生儿拍了拍,含沙射影道,“呦,这孩子长相可真是随了我,不愧是我们老何家的种,果然啊,这孩子就得跟自己姓,否则养大了也是个白眼狼。”

        乔知语差点当场翻白眼,刚出生的孩子五官都皱在一起,活像只红皮猴子,哪能看出什么长相?何文峰是摆明了在这跟她演阴阳人呢。

        “干着吃软饭的事,还想要孩子跟你姓?”乔知语嗤笑,“何先生你这是做什么美梦呢?”

        说话间,舒心容被推了出来,麻药劲还没过,人倒是醒着。

        她艰难的转动头部,看见何文峰时,眼底爆发出清晰的恨意,硬是瞬间把惨白的脸憋了个通红。

        “把……把孩子给我……”舒心容挣扎着抓住护士的手,“别让他碰孩子……那是我的儿子,跟、跟他姓何的没关系!”

        “胡说什么?这是我儿子,你生孩子生糊涂了是不是?”何文峰一直觉得舒心容又蠢又好骗,又打心眼里只拿她当个生育工具,听到这话,顿时就有种权威被冒犯了的恼怒。

        舒心容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当场厥过去,她瞥见旁边的乔知语,顿时眼睛一亮。

        “乔、乔小姐……帮帮我……您帮帮我……”舒心容拼命的朝乔知语伸出手,“何文峰他……就是个畜生,孩子不能……给他!”

        乔知语的表情瞬间微妙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舒心容开口向她求助,而是因为舒心容的态度。

        前几次见面时,哪怕舒心容伪装的再好,她也能看出这女人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没什么感情的,对那个时候的舒心容而言,这个儿子恐怕就只是个能够帮助她上位的工具。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乔知语能够看得出来,舒心容是真的担心孩子,也不愿意把这个用来换钱的孩子交给何文峰。

        简而言之就是,她后悔了。

        或许是怀孕让她不可避免的心软了,乔知语叹了口气,对保镖使了个眼色,又冲护士道:“把孩子抱给舒小姐看看吧。”

        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按住何文峰的肩膀,动作干净利落,既控制住了何文峰,又没影响到他臂弯里的孩子,年轻护士连忙上前接过孩子,快步抱给舒心容。

        舒心容这才冷静下来,含着眼泪怜爱的摸了摸孩子的脸颊,口中一个劲的道谢。

        “谢谢……谢谢你乔小姐……”她在手术室里时就已经醒了,也大概猜出了何文峰的打算。

        舒心容很清楚,要不是乔知语带着专家赶到,她今天恐怕就活不成了。

        而她的孩子也会被何文峰抱给白吟秋,以婚生子的名义长大,或许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他的生母曾因为他而死在了手术台上。

        最可怕的是,以白吟秋的为人,这个孩子以后过的绝对不会太好。

        想起先前白吟秋找上门来说的那些话,舒心容愈发愤怒恐惧,眼泪也流的更凶。

        “乔小姐,我有话想……跟你私下说……”

        乔知语眸光轻闪,正要应下,被保镖挟持住的何文峰却嚷嚷了起来。

        “说什么说?刚生完孩子哪来的精神?”何文峰压根不知道舒心容要对乔知语说什么,只是本能的不想舒心容跟乔知语有接触。

        乔知语烦不胜烦:“何先生,请你适可而止!真以为舒心容还活着,你就能肆无忌惮了吗?”

        她确实说过只要舒心容活着,她就可以放他一马,但不代表她不会反悔!

        乔知语真是烦透了何文峰这个不知所谓的德性,直接对保镖吩咐道:“你们在外面看着他。”

        “是!”

        舒心容被护士推回了病房,几个专家也开口告辞,乔知语将人送出住院部才折返了回去。

        她在病床边坐下,对虚搂着孩子的舒心容说道:“有事就说吧。”

        舒心容苦笑了一下:“实在抱歉……我只能趁着麻药还没过跟您谈了,否则等药劲一过,我万一撑不住晕了过去,或许就再也醒不来了。”

        “你到底想跟我谈什么?”乔知语不否认舒心容的猜测,以何文峰狠绝的手段,一次不成,肯定就会有下一次。

        舒心容咬住下唇,沉默了数秒才问道:“您认识方远诚吗?”

        这个问题着实是出乎意料了。

        乔知语挑起眉梢:“认识,他是乔氏之前的法律顾问,前不久自杀身亡了。”

        “他不是自杀!”舒心容压低声音,语气急促道,“是何文峰……是何文峰动的手,又伪装成自杀的……”

        “你怎么知道?”乔知语是真的意外,因为何文峰压根没可能在舒心容面前露出马脚。

        舒心容咬着后槽牙:“他利用我给他做不在场证明!我会在生产过程中昏迷,也是他给我下药的导致的……今天白吟秋来找我,她让我把何文峰之前给我的别墅转赠给她……我不同意,白吟秋就告诉我,是何文峰杀了方远诚,还说我……说我……是帮凶。”

        她停下来喘了口气,又续道:“因为我替何文峰做了伪证!可我真的不知道!我是真的以为何文峰那天就住在医院里的!白吟秋还说,她根本就没打算替我养孩子,这个孩子要是落到她手里……”

        乔知语抬手打断她的话:“白吟秋真的跟你说她不会替你抚养这个孩子?”

        “千真万确!乔小姐,您现在是唯一能帮我的人了,我是绝对不敢在你面前说谎的!”舒心容急切道。

        乔知语沉吟片刻,倏地轻笑出声。

        她仿佛心情好到了极点,眉眼都弯出了弧度。

        舒心容看得目瞪口呆,错愕至极:“……乔小姐?”

        “我没事。”乔知语抹去笑出来的泪花,转而问了个让舒心容彻底傻眼的问题。

        “舒心容,你还想做何太太吗?给你个机会做何太太,你做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