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12章 要打虎,先练武

第112章 要打虎,先练武

        薛睿被嘲讽的难堪至极,偏偏他又没法反驳乔知语的话。

        这些事情本来不是他一个小辈能够知道的,只是某次他爷爷与薛锦兰发生了争执,两人不欢而散。

        爷爷事后喝酒发牢骚时直骂薛锦兰忘恩负义,反复说没有薛家就没有薛锦兰今天,如果不是薛家促成了薛锦兰嫁给乔维钧,让薛锦兰为方诃平在国内医疗行业扫清了障碍,方诃平根本就不会娶她云云。

        当时的薛睿出于好奇追问了几句,大略猜到了乔家两任掌权者的死与薛家,尤其是薛锦兰有关。

        但也仅此而已,就算是喝醉了,他爷爷也没有大意到把这种隐秘掏出来倾诉的意思。

        薛睿是没办法接受的,薛家主营医药行业,他也一直认为自己家里哪怕经商,也是有些医者仁心的,可事实却是薛家现在的发达都是从别人身上吸血吸来的。

        这对薛睿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他在读大学后跟薛家划清了界限,后来认识了廖聊生,又一起创业,慢慢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他把得知事情的经过对乔知语说了一遍,神色茫然道:“知道的我都说了,真的……很抱歉。”

        “你是在替薛家道歉吗?如果是的话,那就不用了,因为我永远不会原谅刽子手。”乔知语神情冷漠,“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剩下的,我会自己去查的。”

        薛睿怔住:“你不是说……”

        “我是说让你自己选直接告诉我,还是让我去查,但我没有说只要你告诉我了,我就不会去查了。”乔知语笑了起来,活像个心眼极坏的大反派,“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嘛,当然得两样都做才稳妥。”

        薛睿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嗫嚅着唇颤抖不止,嗓子里又痛又涩。

        半晌,他无力的垂下头:“如果你坚持要报复的话,希望这些事不要影响到荣光,廖聊生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薛睿,你的自我介绍不是我的下属吗?”乔知语看向他,“所以我为什么要对我的下属出手?”

        薛睿声音艰涩:“……那就好。”

        “很感谢你今天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希望你以后也能一直找准位置。”乔知语一语双关,“毕竟薛家现在也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只是恰巧姓薛而已,对吗?”

        “我明白了。”薛睿闭了闭眼。

        他听懂乔知语的意思了,她会放过他,也可以继续扶持荣光,但前提是薛睿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比如说向薛家通风报信。

        想起一起打拼创业的同学兼同事,薛睿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以后我也仅仅只是乔小姐您的下属而已。”

        乔知语满意笑道:“那就好,我保证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那我就先告辞了。”薛睿苦笑着站起身,他还能怎么后悔呢?两条腿长在同一个腰上,他已经把右腿放到了岔路的一端,难道还能把左腿踩到另一端吗?

        墙头草从来不会有好下场,而他也承受不起后果。

        因为薛睿清楚,乔氏对上敏感和薛家,或许要费点功夫,但要收拾荣光却太容易了。

        撤资就行了。

        多简单。

        等薛睿离开后,乔知语才垂下了头,披散的长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她脸上的神情。

        “我之前说你们祁家有毒,现在看来,真正有毒的可能是我家。”

        何文峰、薛锦兰、何欣雅……

        似乎现在还在世的,能跟她扯上血缘关系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祁湛行眉宇紧蹙,却也清楚口头安慰是最没有意义的事,只是转而问道:“不打算封薛睿的口吗?”

        “我不是封了吗?”乔知语苦笑了一声,勉强振作起来,“他不会说的,薛睿这个人看起来善良,但其实很懂得审时度势,有你这座大山压着,他知道薛家赢不了,所以从他说出真相起,就代表他已经站到了我这边,可他又是个自认善良的人,所以我给他加了个砝码,让他去自我安慰,他的沉默妥协,不是因为自私,而是为了保护共同创业的同伴。”

        不可否认,薛睿并不是一个糟糕的人,但乔知语却并不喜欢这样的人。

        果然还是祁湛行这种果断坚定,非黑即白的人更合她的胃口。

        祁湛行挑了下眉:“他很懂审时度势?”

        “对啊。”乔知语看似笑着,语气却讽刺至极,“之前唐驰调查的时候就说过吧,薛睿的黑客技术很高超,何文峰搞的那点幺蛾子根本就瞒不住他,他大学时就离开薛家了,也就是说这几年里,他多的是机会可以提醒我。”

        祁湛行眸光一沉:“可他并没有这么做。”

        “是啊,他都能把何文峰藏的那么深的情妇一个个的挖出来,会查不到何欣雅跟赵翊辰的关系吗?会查不到何文峰对乔氏的算计吗?”乔知语一点点的梳理着思绪,“他查得到,但却一直隐在暗处,对此只字不提,直到我投资了荣光,直到我跟何文峰彻底撕破脸才露面。”

        她嗤笑一声:“这种人……”

        有时候知情者的不作为,远比从不知情更让人恶心。

        唐驰听懂了乔知语的意思,不禁疑惑道:“可他都能为了这事儿脱离薛家,为什么又不告诉你真相?”

        “脱离薛家可以让他的良心得到安慰,但是如果告诉了我,那就代表着他总要伤害一方。”乔知语摊了摊手,“这种选择对于不能承受压力的人来说,难道不是最合适的吗?”

        谁都不得罪,谁完蛋了都与他无关。

        他还能做点小事补偿补偿,顺便安抚自个隐隐作痛的良知。

        简直两全其美。

        祁湛行在乔知语的头顶揉了一把:“一切等孩子出生后再说,如果你不老实,那我不会给你提供任何帮助。”

        “……过分。”乔知语拍开他的手整理了下头发,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去做这种劳心劳力的事,但准备工作却是不能少的,“你以为你不帮我,我就没办法啦?”

        祁湛行眉梢一动:“薛睿虽然蠢了点,但他对乔氏的预估是没错的,要对付方诃平,你能依靠的人只有我。”

        “现在的乔氏不行,不代表之后的乔氏也不行。”乔知语看向他,“要打虎,总得自己先练武。”

        她捏住祁湛行的手指,撒娇似的晃了晃。

        “祁先生,帮个忙嘛,帮我联系郭老,就说我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