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11章 新潮老太太

第111章 新潮老太太

        薛睿从薛家独立出来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作为薛家这一代的长子,他对世家子弟还是有些了解的,但乔知语这对象,他是真没见过。

        别说见过了,他连模糊能对得上号的人选都猜不出来!

        因为之前在医院见面时,这男人表现的很强势,薛睿甚至还琢磨过对方是不是个外籍友人什么的……

        但就算真是外籍友人,身家了得,那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事啊!能给乔知语帮上多大忙?

        乔氏现在又在恢复期,贸然跟敏康对上的话,难保不会出事。

        薛睿挺发愁,可他发愁还不敢说,怕乔知语觉得他故意踩她痛脚。

        他想了想,换了个角度委婉道:“我确实不知道这位先生的身份,但是乔小姐,您二位毕竟还没结婚……”

        这话就差没直接说,你们又没结婚,谁能保证这男人一定会帮乔知语了?

        而且薛睿觉得自己的顾虑很有道理,这男的要是真在意乔知语,能让她没名没分的怀孕?

        边里的唐驰差点把刚喝进去的汤喷出来。

        他看得出来这个薛睿是没什么坏心思的,估计从这个角度入手,也是不想直接说乔氏比不上敏康医疗。

        但这委婉的方式也太特么猎奇了啊!

        谁委婉的方式是从让人丢脸变成直插别人肺管子啊???

        乔知语也默了一下,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戳的有点疼。

        她跟祁湛行这关系确实有点问题,之前想着生完孩子就跑路,以后谁不认识谁的时候,她还能说自己是为了报仇履行契约。

        可现在……

        乔知语偷偷瞟了祁湛行一眼,她觉得她得想个办法……

        祁湛行的脸色彻底冷了下去,如果说之前的脸色还是北方冬天的温度,那现在基本上是直奔南北极了。

        他把刚给乔知语盛好的汤盅放下,力道挺大,旁边的筷子都被震的跳了两跳,可偏偏汤半点没撒。

        祁湛行看向薛睿,一字一顿道:“鄙姓祁。”

        薛睿愣了两秒,开始在脑子里迅速过滤符合条件的人选。

        姓祁,二十多岁,身家比乔知语还要高的,报出姓氏就能确保他知道的……

        薛睿五官一阵扭曲:“祁、祁湛行?”

        闹呢?祁家那位不是生人勿近,低调到从不露脸,没有女人能靠近他百米以内吗?!

        是他猜错了吧?一定是!

        然后薛睿就看见坐在对面的俊朗男人薄唇一张。

        “幸会。”

        “……”薛睿麻了,浑身发麻的那种麻,甚至觉得自己是在梦游。

        他看着已经开始低声哄乔知语喝汤的祁湛行,整个人懵的更厉害了。

        说好的……没有女人能靠近百米以内呢?

        现在的传闻都这么不靠谱了吗?

        但是……

        如果是祁湛行的话,对上敏康医疗还真不算什么。

        虽然领域不同,但祁家的家底实在太厚了,关系网大的可怕,就算不靠祁家,就凭祁湛行一手创立的瑞宁集团,都够让方诃平喝上好几壶的了。

        “我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现在愿意告诉我了吗?”乔知语敲了敲桌面,语气稍显讽刺,“还是说你现在又开始调头担心薛家了?”

        薛睿被刺了一下,虽然乔知语的语气很平淡,但他还是觉得胸口闷的厉害。

        确实,如果祁湛行出手,那他确实不用太担心乔知语了,可薛家呢?

        在祁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薛家那点家底算得了什么?

        薛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就像是一个一直自以为刀枪不入的人,突然意识到自己浑身软肋一样,无助又茫然。

        他满心纠结的沉默片刻:“你不是都查到了吗?”

        “哦,没有啊。”乔知语坦然的理直气壮,“我诈你的,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哪有那么好查?”

        至少是没查到她那个什么外婆头上的。

        “……”薛睿登时青了脸,噎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过有了你刚刚的提醒之后,应该就能查到了。”乔知语笑笑,善解人意道,“所以你可以自己选,要么你来说,要么我直接去查,到时候会不会再查出点别的,可就说不准了。”

        这话薛睿没法反驳,薛家这些年手里确实不太干净,如果他来说,那就是只针对当年乔家的事,如果由乔知语去查,那说不定就是真的天翻地覆。

        “我知道的也不算多,而且没有证据,据我所知,你外婆……”瞥见乔知语冷漠的神情,薛睿犹豫了一下,索性换了个称呼,“我姑祖母,也就是薛锦兰女士,在跟乔维钧老先生结婚前,就已经和方诃平认识了,具体发展到哪一步不清楚,只知道当时嫁给乔老先生,她是不太愿意的。”

        薛睿顿了顿:“我爷爷说,姑祖母最开始反抗的很激烈,可突然有一天就自己想通了,答应了结婚的事。”

        乔知语止不住冷笑:“你这话说的,就像我外公要强娶她似的,怎么着?你姑祖母魅力无限,让我外公强取豪夺了?”

        “……不是。”薛睿咬了咬牙,“当年国内的局势刚刚稳定,乔老先生早年做出过很多贡献,后来又转而经商,又做出了惊人的成就,但薛家……当时是离开了大陆的,再想回来并不容易。”

        这就涉及到那段时期的国情问题了。

        乔知语听了这话就猜出个大概,讽刺道:“所以薛家就把主意打到了联姻上,我外公年纪合适,当时手底下又有不少药厂,跟你们正好对上了经营领域,跟乔家联姻对你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薛睿难堪至极,却还是强撑着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薛锦兰为了薛家……”乔知语想到薛睿说她突然改口的事,嗤笑道,“不,没准不是为了薛家,是为了方诃平?为了情人勇于献身,卧薪尝胆,没脸没皮的坑害了我们乔家,啧。”

        她撑着下巴,眼底全是晦涩,嘴上却玩笑似的说道:“这老太太还挺新潮,几十年前都把白眼狼做的这么标准了。”

        现年七十六岁的薛锦兰,确实称得上是老太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