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100章 不在场证明

第100章 不在场证明

        两个小时后,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到鼻青脸肿的唐驰苦着脸蹲在客厅角落出神。

        “……所以,到底为什么拒绝啊?”他好歹也挨了一顿毒打,难道不该被满足一下好奇心吗?

        他边嘀嘀咕咕边抬起手摸了摸嘴角的淤青,疼得倒抽了口凉气。

        下手也太狠了,说他脾气烂有错吗?

        没有啊!

        乔知语趁着唐驰挨打的功夫倒回去睡了个回笼觉,这会儿心情还挺好,看见蹲在墙角长蘑菇的唐驰也多了几分怜悯。

        “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大家都能有。”她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好歹也跟着我跑了这么多趟,怎么连这点事都想不明白?”

        唐驰委屈:“……乔小姐,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保镖,还是打不过自己老板的那种废物保镖,请你不要强人所难。”

        “……”乔知语更同情了,索性摊开了说道,“你也知道,乔氏那些老股东,真正安分的没几个,他习惯了当甩手掌柜,眼皮子也浅,偏偏又自以为是,喜欢指手画脚,这样的人留在董事会,对我来说,只会是麻烦。”

        唐驰愣了愣:“你是打算……”

        “我很早就说过,要彻底解决乔氏的问题,必须破而后立,清除何文峰手底下的人只是第一步,现在就是第二步。”乔知语苦笑一声,“我母亲给我留下的资产不少,足够把抛出去的散股都收回来,现在就是机会。”

        要想完全把乔氏掌控在手里,这也是必须的一步。

        唐驰恍然:“敢情你这是打算集权呢?”

        “这么说也没错。”乔知语被逗笑了,“对了,方远诚是怎么死的?”

        “割腕。”唐驰皱了皱眉,“警方初步断定为畏罪自杀。”

        乔知语的神色也冷了几分:“畏罪自杀?律师团那边查出结果了?”

        “差不多了,方远诚的尸体被发现后,警方就联系了乔氏,是叶文博出面接洽的,据说方远诚是在自家浴室里割的腕,现场也没有其他人的痕迹……”

        “何文峰这个畜生可真是……干啥啥不行,杀人第一名。”乔知语冷笑一声,“细算起来,这已经是他手里第三条人命了,也难怪手法熟练,连警方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祁湛行思忖片刻:“唐驰,让霍昭去找何文峰。”

        “是。”

        此时的何文峰和白吟秋正在开车去往雅和医院的路上。

        白吟秋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看起来似乎极为慌乱。

        “文峰,真的不会出事吗?”

        “只要扫尾扫干净,我们又有不在场证明,能出什么事?”何文峰脸色也不好,语气不耐,“你能不能稍微像点样子,不就是个死了个人,你怕什么?当年乔佑怡……”

        “啊!你别说了!”白吟秋尖叫着打断了他的话,“这不一样,不一样的……”

        当年弄死乔佑怡,那是做了多番准备的结果,而且也不是亲自动手,怎么能跟这次比?

        何文峰愈发烦躁:“你最好给我搞清楚,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乔知语的关系不会僵成这样,我现在被公司开除,都是你害的!”

        “……”白吟秋匪夷所思的瞪大眼,连害怕都顾不上了,“何文峰,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害你跟乔知语闹僵?你一个当老子的,不在乎自己女儿,拉着我一块儿算计,你还有脸推卸责任?”

        何文峰铁青了脸:“那你想怎么样?没有我的算计,你能享这十几二十年的福?”

        他瞥见白吟秋瞬间扭曲的脸,心里暗骂一声,可要做好不在场证明,他还需要白吟秋帮忙,只能缓和下态度道:“解决方远诚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一开口就跟我要五百万,我们现在是什么光景?从哪去给他弄五百万出来?总不能把你名下的房子卖了吧?”

        一听要卖她名下的房产,白吟秋心口一跳:“算、算了,也是他开口勒索在先,我们也是……也是正当防卫!对,我们是正当防卫!”

        洗脑似的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之后,白吟秋的脸色好了不少,转而又问道:“你说的那个办法真的有用?舒心容愿意配合?”

        “她不配合也无所谓,我本来就信不过她。”自从舒心容开口跟他要钱之后,何文峰就基本看透了这个女人,他看向白吟秋,看似深情道,“能让我信任的人只有你,她算个什么东西?”

        白吟秋被哄的眉眼舒展:“你知道就好,她也快生了,到时候……”

        “放心吧,保证不惹你烦心。”

        “可是这么一来,你要怎么让她配合你做不在场证明?”白吟秋紧张道。

        “我昨天跟方远诚谈完后就先来了一趟雅和,舒心容的主治医师是我的人……”

        何文峰得意洋洋的说着作案过程,却没注意白吟秋的口袋里一直有个红色的光点在闪烁,瞧着有些像录音笔工作中的提示灯。

        “所以你就让医生在舒心容的药里加了料,让她一觉睡到天亮,根本不知道你中途离开过?”白吟秋不着痕迹的套着话,“难怪你昨天晚上让我一个人回家……”

        何文峰自得道:“舒心容闷头睡了一晚,我离开时又避开了医院的监控,开的车也是临时租来的,今天早上趁她还没醒,我又赶了回去,这就是我昨天一晚上压根没离开过医院的最好证明。”

        他把车在僻静的巷口停下:“你先下去,半个小时后来医院堵我,我们再演一出,这事就摘干净了。”

        白吟秋眸光闪烁,嘴上却顺从道:“行,就按你的计划办。”

        送走了白吟秋,何文峰又顺手去饭店打包了两份午饭,开着车就进了雅和医院。

        他提着午饭一路进了住院部,推开舒心容的病房门:“饿了吧?”

        舒心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坐着都十分费劲,人也憔悴了不少。

        “你怎么才回来啊?买个午饭竟然去了两个多小时!”

        何文峰压下心头的火气,笑道:“还不是为了买你喜欢吃的菜?乖,我都陪你一晚上了,怎么还这么大脾气?”

        舒心容半点没怀疑,嗔怪道:“以后你也得这么陪我,跟我一起住医院,让你家那个黄脸婆等着去!”

        病房门猛地被人踹开,铁青着脸的白吟秋站在门外,面色凶狠扭曲,活像是跑来抓奸的。

        “不要脸的女人!你说谁黄脸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