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99章 怀了你家Boss的崽

第99章 怀了你家Boss的崽

        乔知语‘死而复生’并成功接手乔氏的消息在网上传开时,她正捂着肚子在跟祁湛行耍赖。

        “我不想吃饭,昨天晚上吃的太饱了。”她偷偷瞟了眼祁湛行的脸色,心虚的补了句,“宝宝也不饿,吃太多对孩子不好。”

        祁湛行:“……”

        这段时间乔知语孕吐频繁,本来就不算好的食欲,这阵子更是直线下跌。

        “不行,你……”

        房门突然被敲响,唐驰的声音稍显急切:“boss,乔小姐,出事了!”

        乔知语眼睛一亮,第一反应竟然是,出事了好啊!可以不用吃饭了!

        她麻溜的绕开祁湛行,直接把房门打开。

        “出什么事了?”

        “……”唐驰嘴角一抽,差点把自己噎死!

        他是来报告坏消息的,为什么乔小姐会拿出这种蹲等天大喜讯的表情啊摔!

        “刚刚得到的消……”

        “闭嘴。”祁湛行打断唐驰的话,朝装着早餐的推车示意了下,对乔知语道,“吃饭之后听消息,不吃就不用听了。”

        乔知语:“……”就很委屈。

        半个小时后,被迫吃了个肚儿圆的乔知语生无可恋的瘫在沙发上,小脑袋高高仰着,生怕一低头就当场吐出来。

        她哭唧唧的勾住祁湛行的手指头,语气哀怨:“现在可以说了吗?”

        祁湛行唇角略微上扬了一瞬,示意唐驰说话。

        “……”唐驰急吼吼来,话都没说完,就被迫先干了一吨狗粮,心态挺崩,说话都焉答答的,“哦,方远诚死了。”

        “还有……”唐驰抓了抓脑后的发茬,“乔小姐接手乔氏的事已经传开了,乔氏股价从早上开始就呈下跌趋势,网上议论的人也挺多的……”

        乔知语听他絮絮叨叨的说完,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倒是不太意外。”

        唐驰愣了愣:“不意外?您是指哪件事不意外?”

        “两件都不。”乔知语阖上双眸,身子一歪就靠进了祁湛行怀里,“我故意给方远诚留下逃跑的机会时,就大约猜到会有这个可能,他要想没有后顾之忧的跑路,钱是必须的,而现在能提供给他钱的人只有何文峰,可何文峰现在有钱吗?”

        她弯了弯唇角:“就以个人资产来说,我怀疑何文峰现在还没舒心容有钱,方远诚的威胁注定会踩中何文峰的痛脚,以他的性格,筹钱去给方远诚是不可能的,那就只剩下永绝后患这一条了。”

        但他没想到何文峰会这么果断,昨天才出的事,今天方远诚就死了。

        乔知语叹了口气,有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复杂感,却又不后悔。

        这一世方远诚虽然没翻起什么浪,但在上辈子,方远诚却是何文峰身边最忠心的狗。

        “我母亲和外公的死过去太久了,恐怕很难找到证据,但这次不一样,方远诚死的这么快,何文峰仓促行事,绝对会留下马脚。”乔知语顿了顿,“杀人犯就该拿杀人罪来判决对吗?”

        祁湛行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自我怀疑,沉稳坚定的应道:“对。”

        乔知语松了口气。

        她怕祁湛行觉得她太狠,或是不择手段,好在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着她。

        唐驰更是不在意,不但没觉得乔知语这么算计方远诚的命有什么不对,反倒还给她的手段点了个赞。

        但有了乔知语这波解释,唐驰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那股价的事呢?你也料到了?”

        “何文峰前阵子搞了那么多被人看好的大动作,他现在被我弄出公司,股民们不信任我的能力,股价下跌在所难免。”乔知语眼角一弯,笑的像只狡猾的小狐狸,“那些老股东们动摇的也不少,这还只是开始呢。”

        祁湛行若有所思的看了乔知语一眼,显然是对她接下来的打算有了大概猜测。

        倒是唐驰真情实感的担忧起来:“那你还这么冷静?要不要想办法控制一下?”

        “可以啊,我去开记者招待会,就说我怀了你家boss的崽,保管明天乔氏的股价就扶摇直上。”乔知语眼睛都没睁,随口瞎扯。

        唐驰露出思索的神情:“我觉得这个办法挺好,对股民来说,知道你跟我家boss在一起了,估计会觉得乔氏比放进保险箱里还稳妥,股价自然就稳住了,乔小姐机智!”

        “……”乔知语无奈,扭过头看智障似的瞟了唐驰一眼。

        先不说就她跟祁湛行这迷一样的契约关系,就说她本来的目的就是要让股价跌下去,真这么玩了,她这出戏还怎么唱?

        祁湛行看出乔知语的糟心,微不可闻的低笑一声:“可以,需要我帮你安排招待会吗?”

        乔知语:“……”

        这男人怎么越来越恶趣味了?

        她才不信祁湛行会看不出她的计划,这会儿开口,摆明了就是想看她笑话!

        乔知语夸张的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已经隆起的腹部:“宝宝,你爸爸可太幼稚了,等你长大点,没准就能跟他当同班同学了。”

        祁湛行:“……”

        唐驰呛了一下,憋着笑扭过头,语调怪异的说道:“如果真要公开的话,我现在就去安排……”

        “……别。”乔知语嘴角一抽,“我开玩笑的。”

        听见她矢口否认,祁湛行哪怕清楚乔知语的目的,胸口也还是狠狠堵了一下。

        他沉默了数秒,嗓音微哑,对还想再劝的唐驰道:“她不愿意就算了。”

        乔知语现在对祁湛行的情绪还算敏感,立刻就发现不对了。

        她撑着男人的胸口坐起身,定定对视了两秒,然后嘴角抽抽了两下,伸手捏住祁湛行的脸颊轻轻扯了扯。

        “你这表情什么意思啊?明知道我拒绝的原因,你还故意给我添堵是不是?”

        祁湛行没吭声,倒是唐驰一脸好奇:“什么原因?是因为我家boss脾气烂吗?”

        “……”乔知语默默给唐驰点了排蜡,“挺好一小伙,怎么就没长人嘴呢?”

        祁湛行冷笑一声,凉飕飕的视线落在唐驰身上。

        “我脾气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