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98章 齁甜

第98章 齁甜

        “我一直以为蛋糕之所以叫蛋糕,是因为它的主要成分是蛋……”

        乔知语一口下去,甜的发晕,端起旁边的清水就是一阵吨吨吨。

        嘴里甜腻的味道被冲淡不少,但口腔内壁却跟麻木了似的,用舌头顶着都没什么感觉。

        她叹了口气,幽幽地望着祁湛行,两眼可怜巴巴的泛着水光。

        祁湛行眉梢微挑,唇角略扬。

        “还喜欢吗?”

        乔知语眨巴了下眼睛:“还是喜欢。”

        虽然很难吃,但她真的很喜欢。

        在回家见到祁湛行之前,乔知语从来没想过她的24岁生日会是这样的。

        在公司处理何文峰时,想起为她安排好一切的母亲和外公时,她以为她今天就该在痛苦难过与自责愧疚中度过了。

        但现在……

        她满脑子都只有祁湛行穿着西装一本正经的站在厨房里的模样。

        这是她自母亲离开后,收到最好的一份生日礼物,也是最柔软的一份心意。

        她怎么会不喜欢?

        祁湛行眸光陡然深邃,他不是不清楚这个蛋糕是什么味道,但他也看得出来,乔知语说喜欢的时候是认真的。

        他倾过上身,一语双关:“喜欢什么?”

        “喜欢你……”乔知语狡黠一笑,悠悠补充了一句,“在厨房里为了我忙碌的样子。”

        “……”祁湛行呼吸微窒,浓密的睫毛垂下,在冷白的下眼睑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乔知语定定地望了他半晌,她很少这么近距离的仔细看祁湛行。

        睫毛好长啊……

        这就是网上说的睫毛精吗?

        唇形也好看,很适合……

        适合什么呢?

        不等乔知语想明白,行动就比脑子更快的给出了答案,她倾身吻住祁湛行削薄的唇,轻轻地吮了一下。

        很适合亲吻。

        祁湛行握住乔知语的侧腰,低下头回应。

        趁着换气的空档,乔知语信迎着他的视线,面颊上尽是绯色,眸底一片水意。

        她将胳膊搭上祁湛行的肩头,气息微喘。

        “什么味道?”

        祁湛行声音喑哑:“很甜。”

        “我也觉得很甜。”乔知语低下头抚了抚心口,“这里,从看见你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很甜。”

        祁湛行的耳根倏地红了半截,他抬起手覆上乔知语的手背,仿佛能感觉到清晰的心跳透过掌心直达心底,害得他的心跳频率都加快了不少。

        ……简直就像会传染一样。

        窗外,灿烂炫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在不知何时暗了几度的餐厅里投下重重光影。

        乔知语微微一愣,随即起身奔向窗口。

        亮丽的烟花一簇簇的炸开,几乎将夜色照亮。

        “……好漂亮。”

        数不清的烟火在空中组合出‘生日快乐’四个字,重重放大,不断变幻,占据了乔知语的全部视线。

        祁湛行走到她身后,伸手扶住她的腰,声音里微带笑意。

        “这个也喜欢。”

        “喜欢!”乔知语重重点头,“但是……”

        烟花的光亮落在乔知语的脸上,将她姣好的衬托的如梦似幻,祁湛行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低下头在她面颊上轻轻一吻:“嗯?”

        乔知语抿了下唇,认真问道:“但是市区不能燃放烟花爆竹吧?待会……会不会有警察来罚款?”

        祁湛行:“……”

        苟在角落里充当隐形人的唐驰直接喷笑出声,还来不及捂嘴,就挨了祁湛行一记眼刀。

        “……”啧,不敢凶老板娘,就拿他撒气?这什么破老板???

        祁湛行用眼神恐吓完唐驰之后,再看向乔知语时,眼底就只剩下无奈了。

        “不是烟花。”

        乔知语茫然的眨了眨眼:“啊?”

        “是无人机。”

        “……”

        无人机烟花秀这东西乔知语还是知道的,她看着外面的阵仗,默默在心里算了笔账。

        得了,这生日过的……

        除了甜,就只剩下金钱的味道了。

        她靠在祁湛行怀里,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窗外,难以形容的甜暖滋味心口扩散到四肢百骸。

        乔知语忍不住想,所谓幸福,大概就是这种光景了。

        ……这钱还烧的挺值。

        肚子里的小家伙也难得安分,既不闹腾,也没给乔知语添加什么负面状态。

        窗外的烟花放的很久,仿佛只要乔知语还在看,外面就会一直灿烂下去。

        她按了按饱胀的心口,忍不住弯起了唇角,眼角眉梢都是幸福的模样。

        “把你做的蛋糕给我保存起来,从今天开始,我要用焦糖冲水,一天一块,喝上两三个月,就基本上能吃完了。”

        祁湛行:“……”duck不必。

        “我算算啊。”乔知语认真的掰着手指头,“等我吃完生日蛋糕,差不多情人节了,到时候你就做个情人节蛋糕,我再吃两三个月……”

        祁湛行无奈叹气:“然后再给你做个劳动节蛋糕?”

        “劳动节啊?”乔知语歪了歪脑袋,“我还想着要儿童节的,不过劳动节也行,吃快点还能赶上七夕的!”

        祁湛行:“……”

        这意思是要他逢年过节都去烧一锅糖浆?

        他沉默了数秒:“糖吃太多对孩子不好。”

        乔知语顿住:“……这倒也是。”

        她依依不舍的看着桌子上的奶油糖块,无比诚挚道:“太可惜了。”

        祁湛行难得犹豫了起来:“真的喜欢?”

        “喜欢啊。”乔知语眨眼,“我不是说了吗?只要你是你给我做的,我都喜欢。”

        男人静静地看了她片刻,最终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用在意那个,我会抽空去看看你的饮食菜单。”他的声音极低,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以后随时都可以给你做。”

        “祁湛行,你真是太好了!”乔知语一头扎进男人怀里,然后暗搓搓的给自己点了个赞。

        机智!不愧是她!

        唐驰服了。

        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啊?!

        他家老板就直接被乔小姐忽悠上家庭煮夫之路了!!!

        这哪里是谈恋爱降智,这根本是谈恋爱除智好吗?

        乔知语却觉得祁湛行不见得看不出她的小心思,只是这个男人愿意哄着她罢了。

        “我站的脚疼,去客厅里坐会儿吧?”

        祁湛行眸光轻闪,牵着她的手出了餐厅。

        客厅里一片黑暗,连壁灯都是关着的,乔知语怔了怔:“灯……”

        祁湛行松开她的手。

        下一瞬,室内灯光乍亮。

        不久前还摆放正常的客厅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厚实的花瓣铺成了地毯,带着暖意的无数烛光摇曳轻晃。

        保镖和男仆们换下了拘谨的工作装,穿着颜色喜气的便服围在四周含笑看着她。

        祁湛行转过身,向她伸出右手,做了个邀舞的姿势。

        “乔小姐,愿意跟我一起跳支开场舞吗?”

        乔知语怔怔地伸出手,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