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93章 眼见他起高楼

第93章 眼见他起高楼

        何文峰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到了极点,曾经利用投资失败套出去的钱被他换了个花样重新‘赚’了回来,短短两个月时间,曾经已然开始走下坡路的乔氏再次蒸蒸日上,股东们个个喜上眉梢,再也没人拿他过去的作为说事。

        就算他们怀疑乔知语的死与他有关又怎么样呢?到了这个时候,难道还会有人跟钱过不去?

        对于本性跟吸血水蛭高度相似的何文峰来说,拿着乔家的钱另起炉灶,哪有直接将乔氏占为己有更有成就感?

        乔维钧那个老东西不是看不上他吗?

        现在他的心血还不是落到了他何文峰的手里?

        两个月来,乔知语毫无音讯,连警方都已经放弃了搜救,虽然没有明说,但所有人都清楚,乔知语十有八九是死了。

        何文峰自觉已经高枕无忧,就想尽快把乔氏彻底占据,今天是乔知语的24岁生日,只要过了今天,哪怕乔知语还‘失踪’着,他也将成为乔氏真正的主人。

        啧,早就对乔氏这个名字不爽了,回头还是直接改成何氏集团的好,省的他一看到公司名称就想起乔维钧那个老东西!

        何文峰早在两天前就通知了各大股东开会,虽然没明说,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会议的目的就是讨论乔氏的归属。

        “前段时间真是多谢叶总了,要不是你把公司的人调一教的这么好用,我这几个项目也不会顺利成这样。”何文峰在经过叶文博时,笑着讽刺道,“三个月的时限还没到,我就已经赢了,叶总是不是也该收拾收拾东西走人了?真是可惜啊,现在外头的工作可难找的很。”

        叶文博皮笑肉不笑的合上文件夹:“有劳何总替我费心了,但你不觉得你高兴的太早了吗?”

        “早吗?”何文峰打了个哈哈,“我可不觉得。”

        他整理了下领带,走到会议室的长桌前,志得意满的笑道:“今天请各位过来的原因,想必大家都心里有数,我也就不耽搁时间了,我前妻去世前曾留下遗嘱,希望我和她的女儿乔知语能在年满24岁时接手乔氏,但我女儿却在两个月前因车祸失踪了,这让我十分痛苦,甚至一度感到非常迷茫,我这些年管理公司,都是为了给她铺路,不想临到头了却出了意外……”

        何文峰声情并茂的讲述着他为乔氏付出的心血,对乔知语这个女儿的期待,以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说的那叫一个真情实感,自个都差点信了。

        “噗。”叶文博忍不住喷笑出声,瞬间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他单手掩住嘴,另一只手无力的摆了摆,“抱歉,我就是觉得这笑话讲的太好了,一时没忍住,何总,您接着讲。”

        众股东:“……”虽然他们也是当笑话听的,但打人不打脸,你好歹憋住别笑啊!

        何文峰气的鼻子都歪了,深呼吸了好几下才道:“叶总,你好歹也是知语一手提拔上来的,就算她现在生死未卜,你也不用拿她当个笑话看吧?”

        一个老股东帮腔道:“可不是?就算是人走茶凉,也没必要凉的这么快啊。”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浮躁,一点都不懂得感恩。”

        ………………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谴责着叶文博,仿佛他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似的,反倒对着何文峰这个罪魁祸首极尽溜须拍马之能事。

        他们真的不知道真相吗?真的看不出何文峰的野心吗?

        当然不是,这些人只是比起良心,更加看重真金白银的实惠罢了。

        叶文博靠在椅背上,讽刺的扯了下嘴角:“何总确实有本事,这么快就给自己驯好了一批指哪咬哪的老狗。”

        “叶总,你这话太过分了!”何文峰故作义愤填膺道,“我知道知语在的时候很看重你,但你也不能不把股东们放在眼里啊,这些可都是公司的元老,是乔氏发展至今的根基!你要是再不改变态度,公司可就容不下你了!”

        说来说去,不过就是想借机把叶文博踢出乔氏罢了。

        叶文博八风不动的坐着,甚至还有闲心玩手指头:“我说过了,何总,你太着急了,现在乔小姐只是失踪,怎么就轮到你在乔氏当家做主了呢?”

        “公司需要一个拥有话语权的管理者,我这么做也是为乔氏的长远发展考虑,更何况我是知语的父亲,难道还会去贪图女儿名下的财产吗?我只是替她守好公司,替我父亲和太太守好他们的心血罢了,我何文峰今天就把话放这,只要知语回来,乔氏就是她的!我这个做爸爸的,绝不会染指分毫!”

        “是吗?”

        会议室的门被人送外面推开,乔知语噙着笑在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她在瞠目结舌的何文峰面前站定,偏过头柔柔笑道:“那我就先谢谢何先生替我看顾公司了。”

        何文峰脸色煞白,险些站立不稳:“你、你怎么……”

        怎么可能?!

        那么严重的车祸,乔知语怎么可能还活着?收了他钱的刀疤男人不是说亲眼看见乔知语的车被撞下山的吗?

        “看到我是不是很失望?”

        乔知语朝身后的保镖示意了一下,几个彪形大汉立刻上前将冷汗涔涔地何文峰拖开。

        没了碍事的东西之后,乔知语才气定神闲的在上首落座,清粼粼的眸光一一掠过刚刚替何文峰说话的那几个股东。

        “看样子这里好像没什么人欢迎我?怎么的?难道我这个正牌继承人还没有何文峰这个鸠占鹊巢的畜生有资格坐这?”

        几个股东齐齐白了脸色,眼底是如有实质的慌乱。

        ——啪啪啪啪。

        清脆的鼓掌声由缓到疾,叶文博懒洋洋的拍着手,面上却满是笑意。

        “当然欢迎,乔小姐坐在这里可是名正言顺,哦,不对。”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您已经24岁了,从现在开始该叫您乔董了。”

        何文峰瘫软在地,眼睁睁的看着乔知语和叶文博一唱一和的把戏台子搭了起来,身上的西装都被冷汗打湿了。

        “你们……故意的?”故意诈死骗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