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87章 脾气不好

第87章 脾气不好

        “所以乔知语诈死就是为了来s国生孩子?祁湛行,你早就在防着我了?”霍昭满脸自嘲,只觉得之前的算计简直愚蠢荒谬到了极点。

        在乔知语怀孕的情况下,弄死祁湛行有用吗?

        当然有,至少可以让祁氏大受打击。

        但他的目的是让祁嘉柔继承家业,又不是把祁家整垮!

        有祁湛行的孩子在前,祁朝和又没老到不能管事的程度,要等着孙子长大还不容易?

        到了那个时候,他和祁嘉柔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乔知语沉默了数秒,眼神微妙的看着疯了似的霍昭。

        “这年头……当保镖都你这么自信的吗?”

        她诈死关这个姓霍的什么事?他哪根葱啊!

        霍昭神情一滞:“你什么意思?”

        “她的意思是,你没这个资格。”祁湛行拥着乔知语在沙发上坐下,难得好心的解释了一句。

        只会蝇营狗苟的小老鼠,有什么资格让他防备?

        霍昭的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显然被气的不轻。

        “老板。”唐驰把录音笔递过去,“您先听听这个。”

        他和谢融赶到的还算早,当时霍昭才刚刚打通了祁嘉柔的电话,民居的隔音效果更是一般,稍微调大点音量就能把霍昭当时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录音里只有霍昭的声音,但并不难推测出祁嘉柔说了什么。

        祁湛行面无表情的听着,从头到尾没有丝毫反应,仿佛霍昭和祁嘉柔的算计在他看来根本不值一哂。

        但他不当回事,不代表乔知语也不当回事。

        “跟他打电话的这是你堂妹?”乔知语怒极反笑,“她这手段下作起来,跟何家人有一拼啊,但何家人下三滥,那是他们本来就下贱!可你这堂妹什么情况啊?好歹也是豪门培养出来的大家小姐,就这水平?”

        祁湛行唇角略微上扬了些许,随即意味不明道:“她跟何家人是一样的。”

        “?”乔知语疑惑的眨了下眼。

        什么叫跟何家人是一样的?

        何家人就是一群出身平凡,又不肯自己努力,只想走捷径的鬣狗,祁嘉柔怎么说也是祁家千金,这从根子上就差远了好吗?

        所以,这话到底几个意思啊?

        祁湛行显然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对唐驰吩咐道:“把他拖下去。”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霍昭。

        霍昭跟了祁湛行这么久,自然清楚他的手段,真要是被拖下去了,他至少也得丢大半条命。

        “别……祁总,表哥,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鬼迷心窍了,都是祁嘉柔让我做的,表哥,你看在姑姑的面上放过我一次……”

        表哥?

        听见这称呼,乔知语俏脸一阵扭曲。

        于是现在这情况是,祁湛行的表弟勾搭了祁湛行的堂妹,两人联合起来算计祁湛行?

        她抽了抽嘴角:“他真是你表弟?”

        祁湛行意味不明的轻嗤一声:“算是?”

        “……”乔知语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小心翼翼的开口,“……祁湛行。”

        “嗯?”

        乔知语谨慎问道:“你们祁家……是不是杀亲啊?”

        不然这一个二个都什么破毛病???

        祁湛行:“……”

        霍昭:“……”

        谢融忍不住喷笑出声。

        最后还是唐驰嘲讽道:“霍昭算老板哪门子的表弟?他也配?除了姓霍以外,他跟太太还能查出百分之几的血缘关系?连霍老太爷都不认他这门亲戚,他还好意思给咱们老板当表弟?接济孤儿还接济出脸了是吧?”

        唐驰这话虽然说的辛辣,但也把霍昭跟霍祁两家的关系点明了。

        像这种传承好几代的大家族,总有些一表三千里的亲戚,称呼叫起来还算亲昵,但实际上早就出了五服,这种情况在世家里很常见,反倒乔家这种人丁稀少的才是个例,也难怪祁湛行会说‘算是’。

        “哦。”乔知语懂了,“白眼狼嘛,我家也有个,这个品种我熟悉的很。”

        霍昭被挤兑的颜面无存,脸色青青白白变来变去,却又不敢说乔知语什么,只能把矛头转向唐驰,咬牙切齿道:“唐驰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对我指指点点?”

        “资格?”唐驰乐了,“我站着,你跪着,这还不叫资格?霍昭,你就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霍昭狠狠一噎,知道跟唐驰打嘴炮是占不到上风了,索性直接交了底牌,对乔知语道:“乔小姐,你真以为你母亲是意外身亡的吗?”

        乔知语神情骤冷:“你知道什么?”

        “你母亲的车祸是人为的,而且我手里也有证据。”霍昭一副稳超胜券的模样,“只要你让祁总放了我,我就把证据给你。”

        “你这是在威胁我?”乔知语冷笑,“你知道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吗?现在的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霍昭却表现的极为镇定:“那场车祸已经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了,该清理的证据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哪怕是祁总的情报网,想必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可以说,我手里的东西,是现在仅存下来的唯一证明。”

        他刻意放缓了语调,如同诱哄般说道:“乔小姐,您可要想好了,我不过就是个小人物,放了我对你和祁总影响也不大,但这证据,错过了可就没了。”

        乔知语心跳如擂,下意识的看了祁湛行一眼。

        男人神色淡淡:“你自己决定。”

        要收拾霍昭,什么时候都可以,如果乔知语想要证据,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霍昭听了这话,顿时眼睛一亮。

        他就知道!用乔知语来拿捏祁湛行是对的!

        对祁湛行而言,乔知语的出现确实是意外之喜,但也同样是弱点!

        以前霍昭哪敢这么讨价还价?恐怕还没开口就要被直接叉出去!

        可现在呢?

        祁湛行竟然把决定权交到了乔知语手里!

        要掐住乔知语的软肋还不容易?

        “乔小姐,你也不必担心我无的放矢,毕竟我可没胆子对着祁总空手套白狼,这证据绝对是真的,这一点您大可放心。”

        乔知语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你没这个胆子。”

        她站起身活动了下手腕,言笑晏晏的走到霍昭面前。

        “但我这人脾气不太好,最讨厌被人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