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86章 孩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第86章 孩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昭哥,你别生气,我刚刚就是太着急了,咱们俩都这样了,我怎么可能会觉得你拖累我?”祁嘉柔耐下性子,“但我们俩总不能一起栽在这对不对?”

        霍昭听出她话里的暗示,忍不住自嘲一笑。

        “你这意思是想让我把事情都揽下来?”

        “我没这个意思,但是昭哥,要是我也被牵扯进去了,那谁来救你呢?还有谁能在祁湛行面前帮你说话?”祁嘉柔循循善诱道。

        霍昭哪怕满心不甘,也只能承认祁嘉柔说的都是事实。

        “嘉柔,你现在先想办法接我回国,只要他不能在s国抓住我,这事我就能咬死不认,回头你再去老爷子面前替我说说好话……”

        “开什么玩笑!我能有什么办法?”祁嘉柔现在半点都不想掺和进这事里,她父母早亡,她在祁家本来就不受待见,祁湛行的父母就不用说了,见了面也是不咸不淡的,老爷子对她更是冷眼相待,最离谱的是她那个大伯祁平疆!

        竟然早早就留下遗嘱要把公司交给祁湛行!

        老爷子要把祁家给祁湛行,祁朝和跟霍宁茵要把手里的产业留给儿子祁湛行,这些她都可以忍了,但祁平疆呢?

        难道她不是他侄女?既然要立遗嘱,那为什么不把公司也给她一份?

        祁湛行手里的瑞宁发展的那么好,他缺祁平疆的遗产吗?

        祁家人把所有的一切都捧到祁湛行手里时,想过她的感受吗?难道她不是祁家人吗?难道她这个父母早亡的小辈不该受到更多的照顾吗?!

        如果说祁平疆的遗嘱是压死祁嘉柔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这些年祁家重男轻女的偏心举止,就是促使她恨上祁湛行的主要原因。

        祁嘉柔太清楚了,只要祁湛行不死,她就别想从祁家抠出丁点东西,估计最多是结婚时给份嫁妆就把她彻底打发了。

        凭什么?!难道就因为她爸死的早?就因为她是个女人?

        她不甘心,她恨!

        所以祁湛行必须死!只有祁湛行死了,她才能得到她该得的一切!

        “嘉柔,你现在推三阻四恐怕晚了。”霍昭语气不耐,“你要记住,我要是出了事,你绝对好不了!”

        祁嘉柔呼吸一滞:“霍昭,你威胁我?”

        “实事求是而已,嘉柔,老爷子本来就偏心,他要是知道你算计祁湛行,你觉得你会落个什么下场?”要跟祁嘉柔合作,霍昭自然不会毫无防备。

        “……行,我知道了。”祁嘉柔扭曲着脸笑道,“我会尽快想办法接你回国,坐飞机恐怕是不成了,可以先坐船到襄城再转回国内。”

        霍昭这才缓和了语气:“尽快,你记得做隐蔽点。”

        安排好退路,霍昭浑身一松,戴上帽子和墨镜就准备出门吃饭。

        他之前就退了酒店,暗中租了这边的民居,想必祁湛行要查到这里也得费点时间。

        希望来得及……

        霍昭打开房门,心里的祈祷还没结束,就愣在了原地。

        “呦,电话打完了?”唐驰晃了晃手里正在工作中的录音笔,笑着朝霍昭打了声招呼。

        谢融整理了下袖口:“幸亏你跟祁嘉柔废话不少,倒省了我们审你的功夫。”

        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门边,十几个黑衣保镖守在不远处,民居屋主像鹌鹑似的缩在角落。

        霍昭的心陡然间坠入了深渊,他退后一步,用余光瞥向民居的窗户,在心中计算着逃脱的可能性。

        冰凉的木仓口抵上他的太阳穴,谢融笑了笑:“别动,我玩这个可不是专业的,要是走了火,谁也救不了你。”

        “怕什么?”唐驰翻了个白眼,“在s国走个火也无所谓。”

        霍昭狠狠一颤:“……唐驰,你也算跟了我不少时间,下手就这么狠?”

        “这话说的,又不是我拿木仓抵着你的。”唐驰撇了下嘴,“还有,我可从来没跟你混过。”

        他从谢融手里接过木仓,熟练的拉开保险栓:“蠢材,给我发工资的可是老爷子啊。”

        霍昭倏地瞪大眼,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你是老爷子的人?!”

        “不,我是老板的人,只不过拿着老爷子的工资而已。”唐驰用木仓口杵了下霍昭的脑袋,“跟我们走吧,霍总。”

        从民居到庄园,木仓口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霍昭的头部,哪怕他自认身手惊人,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打歪主意,最终只能被五花大绑着扔到祁湛行面前。

        祁湛行正端着杯热牛奶跟乔知语在客厅里对峙,连个眼风都没朝霍昭身上甩一下。

        乔知语一手捂胃,一手捂嘴,看着那杯热牛奶的眼神堪称苦大仇深。

        “我真的不想喝……”太恶心好吗?光是闻到味道她都快吐了。

        “喝。”祁湛行的胳膊纹丝不动,大有跟她死磕到底的架势。

        乔知语眼泪汪汪:“不想喝。”

        “乔知语,你果然没死。”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霍昭讽刺的笑了笑。

        果然,他猜的没错,什么失踪,什么死亡,不过是这两人演出来糊弄傻子的戏码罢了。

        这话乔知语就不爱听了。

        她侧过头剜了霍昭一眼:“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有功夫……唔!”

        趁着她注意力被转移的档口,祁湛行直接伸手捏住乔知语的下巴,端着杯子就把牛奶灌了进去。

        “……”

        乔知语被迫吨吨吨的喝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变了脸色,捂着嘴就冲进了洗手间。

        祁湛行紧跟着追了进去,就见乔知语趴在洗脸池边吐的眼泪哗哗,他皱紧了眉头,一边替乔知语顺气,一边叫道:“谢融!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谢融忙不迭的跑进去,只看了一眼就猜了个大概。

        “不用看了,孕吐,算下月份也差不多了,正常的。”

        祁湛行面覆寒霜:“正常的?”

        “……”谢融秒怂,“这事也看个人体质,有些人孕吐就不太厉害,也有些人会从孕初期就一直吐,不建议药物干预,最好还是日常调理。”

        乔知语足足吐了将近十分钟,收拾干净的时候,连眼睛都吐花了。

        她凶巴巴的瞪着祁湛行,委屈的不行。

        “都怪你,我都说我不喝了!”

        “……”祁湛行难得理亏,只能闷不吭声被怼。

        霍昭把刚刚的事情全部看在了眼里,整个人如坠冰窟。

        “你怀孕了?”他惨白着脸,神情恍惚,“祁湛行的?”

        乔知语心里本来就憋着气,下意识杠道:“那不然呢?难道还是你的吗?!”

        话音刚落,祁湛行的眼刀就扎了过来。

        乔知语扁了扁嘴,委委屈屈。

        “那什么……我就是一时嘴快,孩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祁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