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82章 蠢也是罪

第82章 蠢也是罪

        滑雪场民宿的休息室内。

        艾琳娜蜷缩在沙发上,面颊到脖颈等露出来的部位全是灰黑色的瘢淤,下颌到耳后那片细嫩的肌肤上更是长满了水泡。

        “爸爸,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冻伤后的痛感并不明显,但从寒冷的雪场被挪到温暖的室内,创口处的瘙痒却比疼痛更加难以忍受,“那个东方女人把我害成这样,你绝对不能放过她!”

        焦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的滑雪场主马特奥匪夷所思的瞪大了眼睛。

        “艾琳娜,你是在做梦吗?看看现在的情况!你竟然还敢想着报仇?”

        好端端的女儿变成这样,马特奥不是不心疼,但想起他们得罪的那个人的身份,马特奥却连一丝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就不该那么贪心!

        艾琳娜崩溃大哭:“那现在该怎么办?至少想办法送我去医院啊!再这么下去,我的脸会毁掉的,爸爸,你想想办法吧……”

        马特奥脸色频变,犹豫许久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漫长的提示音结束,对方始终没有接听。

        马特奥手抖的几乎捏不住手机,面色也渐渐灰败下去。

        他重复拨打了五六次,可回复他的却始终是频率一致的提示音,在马特奥听来,简直像是死神敲起的丧钟。

        为什么不接电话?不是说只要把女儿送到那个祁先生身边,就能保他一步登天的吗?

        难道是因为艾琳娜没有勾引成功?所以对方就放弃他了?

        脸上的痒意越来越强烈,艾琳娜失控的伸手抓了一把,麻木的皮肉顿时火辣辣的疼了起来,被挠破了的水泡也渗出了恶心的粘液。

        艾琳娜痛苦的口申口今起来:“我的脸……爸爸,你快找人来救我们啊!快送我去医院!”

        失去最后一丝希望的马特奥心头火起,对女儿的怜惜也迅速被恐惧和绝望压下。

        “够了!没人来救我们了!要不是你勾引不到那位祁先生,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艾琳娜满脸错愕:“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休息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唐驰带着十几个保镖站在门外。

        “呦,正吵着呢?”他瞥了眼马特奥的手机,上前两步使了个巧劲就把手机弄了过来,“刚刚求救了吧?正好,我也想看看现在谁还能帮你们。”

        重复拨打出去的未接通话,明显意味着这对父女已经成了弃子,唐驰烦躁的‘啧’了一声,把手机丢给身后的保镖。

        “去把这个号码查清楚。”

        “是。”保镖接过手机,应声离开。

        马特奥面无人色:“你不能这么做,我只是想打电话给朋友而已……”

        “此地无银三百两。”唐驰冷笑,侧身靠在门上,“请吧二位,有人要见你们。”

        马特奥身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谁、谁要见我们?”

        唐驰笑了笑:“怎么这么害怕?场主这是心虚?”

        “唐先生,我女儿只是不小心闯进滑雪场的,她前不久出去旅游了,并不知道滑雪场被祁先生包下的事,她也不是故意冒犯祁先生的女伴的。”马特奥急急辩解着,“而且我女儿也因此被冻伤了,这件事能不能就……”

        唐驰挑眉,抬手打断他的话:“你以为我们抓你是因为你女儿冒犯了乔小姐?”

        马特奥怔愣道:“难道不是吗?”

        他的疑惑并不像作假,唐驰眉心一皱,随即笑道:“是不是跟我说可没用,请吧,乔小姐还在等你们呢。”

        听到唐驰说要带他们去见乔知语,艾琳娜惨叫一声:“我不!我才不要去见那个疯女人!”

        唐驰嘴角一抽:“这可由不得你们。”

        把艾琳娜父女带回庄园后,唐驰将人往地下室一丢,就转身去找乔知语了。

        乔知语正在主卧守着祁湛行,男人至今没醒,虽然高烧和红疹已经褪了下去,但整个人还是肉眼可见的虚弱苍白。

        她握着祁湛行的手,心头像是压着几千斤的巨石,又痛又沉重。

        在乔知语的眼里,祁湛行几乎是无所无能的,从认识到现在,这个男人一直事无巨细的保护着她。

        现在看着他无力的躺在这里,乔知语只觉得竖在心头的那座高山都快要塌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醒啊?”乔知语忍不住低下头用脸颊轻轻磨蹭着祁湛行的手背,轻声呢喃道,“谢融都说你没事了,你怎么就是不醒呢?”

        “咳咳——”唐驰干咳了两声,举起手装模作样的在门上敲了两下,“乔小姐不用担心,老板这是正常情况,最迟今天晚上就会醒了,这次没准还能醒的更早点,毕竟您这么担心他对吧?”

        乔知语假装没听出唐驰语气里的调侃,将脸上脆弱的神色收敛:“人带回来了?”

        “带回来了。”唐驰一秒正经,“现在要见吗?”

        “不见,先关几个小时再说。”乔知语顿了顿,“如果他们背后真的另外有人指使,那艾琳娜父女被抓来的消息一定瞒不住,与其现在浪费时间去问他们,还不如盯一盯谁会趁这点时间去清扫痕迹。”

        无论背后搞小动作的人是谁,对方都肯定不愿意和祁湛行正面对上,否则也不至于耍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现在艾琳娜父女被抓,对方一定会担心算计败露,有极大的可能性会选择立刻清理接触过艾琳娜父女的证据,以免被他们顺藤摸瓜。

        而他们现在反其道而行之,没准还能获得更多的有效信息。

        “再说了。”乔知语笑笑,“恐惧这种情绪是会叠加的,艾琳娜父女俩越害怕,我们就越有可能问出东西,所以这几个小时就让他们先怕着吧。”

        唐驰忍不住在心里为乔知语喝了一声彩,随即又道:“我怀疑马特奥那个老东西根本不知道老板的身体情况,他有极大的概率是被利用了。”

        乔知语愣了愣:“他被利用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唐驰无奈,“我的意思是,他或许根本不知道让艾琳娜接近老板会造成什么后果,只是被忽悠了。”

        “那他可真够蠢的。”乔知语面上没有丁点波动,“蠢也是罪,法律可不会因为犯人不明白杀人的含义而判他无罪。”

        唐驰怔愣一瞬,突然笑了。

        “说的也是。”

        他是真的有点佩服自家老板的运气了,简直就像命中注定一样,此生唯一能接近的女人,恰好就是能配得上他的那一个。

        以乔知语的心计和性格,想必老爷子那边是不用再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