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81章 奇病诡症

第81章 奇病诡症

        谢融连讽带怼的训完了人,拍拍屁股就去了主卧,毕竟祁湛行还躺着没醒呢。

        乔知语张了张嘴,有点想跟过去看看,但瞅了瞅才下去一半的吊瓶,最终还是识相的闭上了嘴。

        “乔小姐……”唐驰倒是没走,对着脸色已经红润起来的乔知语期期艾艾道,“您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乔知语撩起眼帘,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

        “我问你就会老实说吗?”

        唐驰抓了抓隐隐发麻的头皮,无奈道:“现在就算瞒也瞒不过了吧?”他家老板的症状都那么明显了,乔知语要是没发现问题才是有鬼了。

        “我倒是无所谓,你说我就听,你不说我回头就自己问。”乔知语勾起唇角,不怀好意道,“但你擅自告诉我的话,祁湛行醒了一定会削你吧?”

        唐驰的头皮顿时更麻了,但让他把实情告诉乔知语,也是祁家老爷子的意思。

        作为祁家的定海神针,祁老爷子的话,除了祁湛行以外,还真没什么人敢违抗。

        “老板并不是故意想瞒着您的。”唐驰想了想,还是先替祁湛行说了句好话,以防回头被削的太狠。

        乔知语垂下眼睫:“我知道。”

        她跟祁湛行认识的时间不长,又是尴尬的契约关系,这种性命攸关的事情,祁湛行不告诉她才是合理的。

        道理她都懂,只是……心里难免不舒服而已。

        唐驰看着她的神情,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怎么跟起了反效果似的?

        他干巴巴的咳嗽了一声:“老板从小就这样,除了直系亲属外,您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接近老板后,没让他发病的女性。”

        乔知语对此早有预料,但真正听到时还是难免心情复杂。

        之前她就一直想不明白,以祁湛行的条件,想找个情人何其简单,怎么就非得跟她死磕?

        可实际上呢?

        人家是根本没得选!

        换句话说,只要是能接近祁湛行,不让他发病的女人,无论是谁,都会是她这个待遇。

        她乔知语本身是什么身份,什么性格,什么想法,对祁湛行而言通通不重要。

        要是以后再有个可以让祁湛行顺利接触的女人出现,那她还算得了什么呢?

        亏她还以为祁湛行也对她动了心,恣意享受着男人的纵容和保护,结果却是这么回事儿。

        乔知语自嘲的笑了笑,把心头泛起的酸涩压下:“到底是什么病呢?”

        “……不知道。”唐驰面色沉凝,“表现症状为对异性过敏,但至今没有找到原因。”

        以祁家的权势和能力,要是能找到原因,想必也不会让祁湛行一直这么用宅解决问题。

        同理,连祁家都想不出解决办法,那就说明祁湛行这毛病恐怕根本不是现在的医疗水平可以治愈的。

        乔知语以前也从外公口中听说过一些奇病诡症,但祁湛行这种情况绝对是前无古人,估计后面也不会有什么来者。

        一时间,乔知语的心情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她想象不出从小被迫隔离人群会是种什么感受,随随便便遇到个陌生女人都能成为大杀器,这种生活……只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而她之前却还因为祁湛行不陪她去医院感到过不甘和埋怨。

        乔知语无力地捂住额头,神情郁郁。

        “……那他可真是够倒霉的。”

        唐驰讪讪的扯了下嘴角,这岂止是倒霉?倒血霉都不足以形容好吗?

        要不是祁氏家大业大,祁湛行别说是有今天的成就,能不能活到现在恐怕都是个问题!

        但在这种情况下,祁湛行都能走到这一步,他的性情能力可见一斑。

        “对了。”乔知语陡然想起个人来:“那个艾琳娜,还活着吗?”

        她的语气又冷又淡,还带着股子毫不掩饰的厌恶。

        问的是艾琳娜‘还活着吗’,听起来却像‘死透了没有’。

        “……”唐驰按了按眉心,当时在滑雪场做完应急救治,确定他家老板的情况稳定后,他就安排直升机把老板和乔知语送回了庄园,这之后才腾出手去抓那个坑了他家老板的女人。

        现在琢磨一下,恐怕他还抓人抓早了,应该让那个女人再在雪地里多冻冻。

        可他抓人之前,并不晓得艾琳娜是那个状态啊!

        唐驰惋惜的叹了口气:“还活着。”

        乔知语大概估算了下时间,从她把艾琳娜丢到雪地里算起,一直到唐驰能抽出空抓人,期间至少过了四个小时。

        她凉凉地弯起唇角:“胸口冻的不轻吧?”

        唐驰嘴角一抽,艾琳娜被人抓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冻傻了,从脸到胸口大面积冻伤。

        他还以为是那个作死的女人是为了勾引他家老板故意扯开防护服拉链的,现在看来……这事儿十有八九是乔知语干的。

        “三度冻伤。”唐驰笑了笑,“不致命。”

        也仅仅就是不致命而已,三度冻伤足够给艾琳娜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了。

        “便宜她了。”乔知语冷嗤一声,“祁湛行可是差点就出事了!”

        才三度冻伤,怎么抵得上那个女人对祁湛行造成的危害?

        当时那个情况,稍有不慎,那个男人恐怕就……

        乔知语咬了咬下唇,不敢再想下去。

        “我要见她。”

        唐驰皱眉:“乔小姐,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艾琳娜出现的时机太巧了,就算她是滑雪场主的女儿,也不可能把我跟祁湛行的动向摸得那么清楚,我怀疑她是受人指使。”想起艾琳娜当时一个劲朝祁湛行靠近的模样,乔知语眸光微寒,“而且指使她的人,恐怕对祁湛行的身体状况也有所了解。”

        唐驰神色一凛:“你的意思是,对方是故意想让老板发病?”

        “可能性很高。”乔知语把艾琳娜出现后的细节讲述了一遍,“我不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巧合。”

        唐驰越听脸色越冷:“……我也不信。”

        “为了避免给幕后推手留下太多的时间扫尾,艾琳娜这边的情况越早查清楚越好。”乔知语安排道,“把艾琳娜和她父亲带来见我,你去查查最近跟他们接触过的人里有没有可疑的。”

        她的语气太过平静沉着,连唐驰也不由得感到信服。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