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79章 华国功夫

第79章 华国功夫

        名为艾琳娜的场主女儿身材火辣,容貌艳丽,放在正常情况下,绝对是会被异性争相追捧的类型。

        约摸是从来没被人这么直接的表达过反感,艾琳娜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凝滞了数秒后才又重新绽开,颇有风情的撩了下浅金色的长发,冲着祁湛行暧昧地抛了个媚眼。

        “别这么冷漠嘛,我只是想问问……”

        “我让你滚!听不懂?”祁湛行眸光锐利,语气凶狠到了极点,仿佛下一秒就会直接对这种女人动手似的。

        艾琳娜面露难堪:“先生,作为一个绅士,不该这么对待女士吧?”

        祁湛行沉默不语,但扶着他的乔知语却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刚刚似乎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一下。

        就像是虚弱到无法站立了似的。

        乔知语神色一凛,伸手将祁湛行的胳膊抱住,不动声色的用肩膀撑住他,清凌凌的目光落在艾琳娜的身上,眉眼间尽是轻鄙之色。

        “绅士的品格当然也该用在品行高雅的女士身上。这位……小姐?你不会认为天底下所有男人都喜欢您这种骚气外露的款式吧?”

        她的措辞极其刻薄,把艾琳娜形容的像个廉价的风尘女。

        艾琳娜气急:“我跟你说话了吗?小心眼的东方女人,你嫉妒的嘴脸可真是丑陋!”

        乔知语正要讽刺回去,却感觉肩膀陡然一沉,祁湛行滚烫凌乱的呼吸落在她的腮边,两眼虚虚睁着,睫毛不断颤动,似乎连睁眼都有些困难。

        “小心眼又怎么样?反正我家亲爱的喜欢。”她心头急跳,面上却强撑着淡定,佯装亲昵的将手伸进护具摸了摸祁湛行的额头,“你说对吧?亲爱的。”

        ……好烫!

        怎么会这么烫?!

        指尖刚刚碰到祁湛行的皮肤,乔知语就感觉到了惊人的热度,甚至有细密的红疹在男人冷白的肌肤上蔓延开来。

        这是……过敏?

        可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在艾琳娜出现前,这男人可一点事没有!

        ……在艾琳娜出现之前?

        乔知语纷乱的思绪蓦地顿住,她想起了祁湛行从不接触人群的习惯,想起了祁宅和庄园里清一色的男佣,想起了祁湛行无论去哪都必须先清场的行为……

        所以,祁湛行真的有恐女症?

        不,不对,恐女症可不会让人出现高烧和过敏的症状,更何况祁湛行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

        乔知语眼前一黑,都顾不上去想为什么祁湛行独独能碰她了,只是用尽全力支撑着男人的身体,故意作出亲昵相拥的姿势,让祁湛行的无暇反应,显得像是懒得搭理艾琳娜。

        她很清楚,祁湛行身份特殊,这么明显的弱点一定不能曝光,否则以后少不了会被仇家利用针对,况且这个艾琳娜出现的时机本来就十分古怪……

        艾琳娜看着当着她的面紧密相拥的两人,脸上跟调色盘似的,但想起父亲的叮嘱和对祁湛行背景的猜测,她又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放弃。

        “二位的感情确实让人羡慕,但是每天都吃同一道菜总会腻的,这位先生真没兴趣换换口味吗?我可比您怀里这位‘豆芽菜’尝起来火辣多了。”

        乔知语:“……”

        ???

        豆芽菜?她豆芽菜???

        她深吸了一口气,勾出个张扬自信的笑来。

        “我已经很久没遇到过敢当面挑衅我的人了,尤其是女人。”乔知语撒娇似的蹭了蹭祁湛行的脸,“亲爱的,这事你别管了,看我给你表演个现场打脸,最喜欢收拾这种送上门来的碧池了。”

        趁着贴近的间隙,乔知语附在祁湛行耳边轻声道:“这个艾琳娜恐怕有问题,你先撑一下。”

        祁湛行微不可闻的应了一声,将额头抵在乔知语的肩头,像是汲取力量似的深呼吸了几下。

        片刻后,男人再次挺直了腰背,恍若无事的走到滑雪车边坐下,冲着乔知语做了个‘请’的手势。

        “……别让我等太久。”

        乔知语的心都揪成了一团,从她的角度不难看见祁湛行脸上的红疹,要不是有护具遮着,恐怕早就被艾琳娜发现了。

        想到严重过敏引起的后果,乔知语整个人都快炸了。

        她凶巴巴地剜了艾琳娜一眼。

        都怪这个没眼力见的女人!

        艾琳娜差点被祁湛行纵容的态度气死,转头又瞥见乔知语正在活动手脚的动作,登时脸色一青。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黑带,你要是敢动手……”

        乔知语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你黑带?”她揪住瞬间哑火的艾琳娜,“听过华国功夫吗?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

        “……你!你这个野蛮粗俗的女人!”艾琳娜的头发被扯的生疼,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乔知语冷笑:“这才哪到哪?”

        她敢直接对艾琳娜动手,就是笃定所谓的黑带就是扯淡,乔知语小时候被外公带着练了段时间的武术,虽然谈不上什么身手,但眼力却是真的好。

        真正练过武的人绝对不会是艾琳娜这个鬼样子,这个洋妞一看就是手不提二两的娇小姐好吗?

        乔知语解了滑雪场上的拖绳,麻溜把抱着脑袋哀嚎的艾琳娜一捆,轻蔑道:“以后打男人主意的时候惊醒着点,免得踢到铁板。”

        她在艾琳娜的衣服口袋里摸了摸,找出了雪地卡丁车的钥匙。

        “我跟我家亲爱的就先回去了,艾琳娜小姐,你就先躺在雪地里醒醒脑吧,再见。”

        艾琳娜被捆的死死地,冻得直打哆嗦:“不!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杀人!”

        “哦,你提醒我了。”乔知语回过头,伸手把艾琳娜滑雪服的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的线衫,“这才叫杀人,懂了吗?”

        乔知语掂了掂车钥匙,眼底的冷厉一闪而过。

        无视艾琳娜凄惨的嚎叫,乔知语一口气跑到了祁湛行面前:“你还好吗?”

        祁湛行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迟滞了许久才艰难开口。

        “……没事。”

        他抬起头时,乔知语的脸色就变了。

        满身红疹,嘴唇青紫,目光都不聚焦了,甚至呼吸时都能听到隐约的气音。

        这还叫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