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76章 秀下限

第76章 秀下限

        而此时一条社会新闻却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

        【乔氏总裁何文峰之女,因不堪忍受网络暴力自杀,目前正在抢救当中】

        网友们全都惊了。

        [不是吧?自杀了?抢救结果呢?]

        [何文峰这是多倒霉啊?一个女儿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另一个女儿自杀了,点蜡。]

        [该不会是为了洗白演戏的吧?我咋不信何欣雅这种女人会自杀呢?]

        [楼上请善良,无论何欣雅为人怎么样,这毕竟都是一条人命,什么罪过需要拿命去偿啊?]

        [反正我是不信,有本事她真死一个我看看!]

        然而两个小时后,乔氏就发出了讣告。

        何欣雅吞服大量安眠药,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众网友:……………………

        […………还真死给我们看了啊?]

        华国文化传承数千年,一直信奉死者为大,面对何欣雅的死亡,再恶毒的人都攻击不下去了。

        尤其是何欣雅自杀的原因还是网络暴力。

        [有点不知所措,甚至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刽子手,我承认,我确实很讨厌何欣雅,以前在网上也攻击过她很多次,觉得她就是个跳梁小丑,但是……我真没想让她死啊。]

        [我也……她才25岁,以前我讽刺她一个私生女比乔知语这个婚生女年纪太大,现在回头看看,25岁,还很年轻啊,人生都才刚刚开始。]

        [生死之外无大事,怎么就自杀了呢?]

        [我不认为我以前对她的看法是错的,但生命确实可贵,我想我应该好好说句对不起。]

        在水军的引导下,曾经攻击过何欣雅的网友都开始感到愧疚和惋惜,网络上也掀起了一阵向何欣雅道歉的风潮。

        当然也不乏有说‘死得好’的人,但在大风向下,几乎溅不出什么水花。

        何文峰翘腿靠在沙发上,眼角眉梢的得意几乎遮掩不住,从放出消息后,他就一直盯着网上的舆论走向,这会儿见火候差不多了,才打电话联系了收拢的公关人员。

        “行了,让水军继续下场,可以再推一把了。”

        白吟秋坐在旁边,脸色频变,等他挂断电话,才惴惴不安道:“文峰,真要让欣雅诈死?这样的话,她以后可就半点退路都没了!”

        她先前答应下来,只是想让何欣雅改头换面,却没想到何文峰会做的这么绝。

        他竟然安排何欣雅诈死!

        一个死了的人,以后还怎么去争取继承权?甚至连本该给何欣雅的份额,都会因为‘死亡’而消失……

        何文峰这真不是在为那个还没出生的孽种铺路?

        “路可是她自己选的,吟秋,既然欣雅注定要换个身份,那我们为什么不把利益最大化呢?”何文峰摊了摊手,他现在大权在握,万事顺意,自然心情畅快,半点没计较白吟秋的怀疑。

        白吟秋强忍着不安:“什么利益最大化?”

        何文峰露出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你待会就知道了。”

        借死亡引起舆论上的愧疚只是第一步,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与此同时,一些堪称逻辑鬼才的言论开始在各大论坛和社交平台上出现。

        [我一直想说,虽然何欣雅是私生女,但乔知语之前的做法也太咄咄逼人了,好歹也是有着一半血缘关系的亲姐姐,她把何欣雅的艳照到处乱发,还一个劲的拉踩,要不是乔知语行为过激,我们也不会那么怼何欣雅啊!]

        [这些豪门恩怨,我们本来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该不会是被乔知语当枪使了吧?]

        [之前何欣雅还一直说脸上的伤就是乔知语弄的,可最后也没追究,就算乔知语曝光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可这能跟毁容比吗?何欣雅付出的代价已经够惨痛了吧?现在还连命都搭进去了。]

        [感觉何欣雅的死,乔知语至少得付百分之八十的责任。]

        [说不定我们前面吃的豪门大瓜,只是乔知语想独占家产的手段呢?]

        [内部消息,乔知语曝光何欣雅之后没多久,就把亲生父亲和后妈继姐从家里赶出去了,连何文峰的总裁职务都捋下去了,这也太巧了吧?]

        [艹!细思恐极啊!]

        水军们说的言之凿凿,逃避责任又是人的本能,现在涉及到人命,谁也不想背上这种沉重的罪名,在这番根本站不住脚的恶意引导下,竟然真的有不少人倒戈了。

        可三观正的人也不少。

        [???这都什么迷惑发言?何欣雅抢人未婚夫,还不准人报复?乔氏本来就是属于乔知语的,她需要耍手段抢?有毒吧?]

        [我劝诸位善良,何欣雅确实死了,可乔知语也没好哪去吧?那么严重的车祸,绝对是九死一生,说不定现在人已经没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你们就非得吃人血馒头?]

        [要我说,乔知语的车祸才有问题呢!女儿才一失踪,何文峰不就急吼吼的当回乔氏总裁了吗?到底谁有鬼看不出来?]

        两方人马各执一词,但自发替乔知语解释的网友又怎么比得过水军?

        不过半天功夫,替乔知语说话的声音就被压了下去,何欣雅成了争权夺利下的牺牲品,何文峰成了临危受命的慈父,乔知语则成了逼死亲姐姐的黑寡妇。

        远在s国的乔知语:“???”

        过来通知这事的唐驰更是脸色铁青:“何文峰是真的不要脸了,什么脏水都敢泼!”

        乔知语倒是对何文峰这种秀下限的操作习惯的很:“何欣雅去哪了?”

        何欣雅自杀?这种鬼话,也就只能糊弄糊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了。

        “暗中被何文峰送去h国整容了。”唐驰顿了顿,“乔小姐,国内的舆论需要控制吗?”

        乔知语摆了摆手,不温不火道:“不用,何文峰敢这么做,就说明他真以为我死了,反击只会让他起疑,现在最重要的是引导他把套走的资金重新投回乔氏。”

        手段再恶心又怎么样?只要何欣雅还活着,她要证明真相不过是分分钟的事,何必现在去跟何文峰计较这些小事?

        唐驰沉默了片刻:“您就不生气吗?”

        “生气?我不生气啊。”乔知语瞟了坐在旁边看文件的祁湛行一眼,然后冲着唐驰无辜的眨巴了下眼睛,“你们老板说了呢,我现在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祁湛行:“……”

        小心眼成这样可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