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75章 春心萌动

第75章 春心萌动

        等唐驰拿着化验单和病例离开,祁湛行才将红着眼圈的乔知语抱上吊床,低声解释起来。

        “据我所知,你父亲背后并没有家世支持,乔老先生在世时,也一直将他排除在权力中心之外,当时管理乔氏的是你母亲。”

        悬挂在四棵梧桐树之间的吊床微微摇晃着,宽度长达一米八的床面足够两个相拥着躺下,乔知语感受着背后有节奏的轻抚,嗅闻着飘散在空中的草木清香,濒临崩溃的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

        “嗯。”她将额头抵在祁湛行胸口,微不可见的点了点,仿佛像是在蹭着他撒娇。

        “可你母亲却直到去世也没有查出何文峰做下的手脚。”祁湛行垂下眼睫,看着蜷缩在她怀中的小女人,不合时宜的感受到了一丝温情,“那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你外公的死确实是意外,那么你母亲的死亡,应该就没什么疑点,第二,有一个足够与乔家抗衡,甚至蒙蔽你母亲的人在帮何文峰。”

        乔知语倏地愣住,随后就是不寒而栗。

        是啊,她一直都在怀疑何文峰和白吟秋,可当时的何文峰不过就是个不被信任的上门女婿,他有什么本事瞒天过海害死外公?就算真是他做的,那母亲在起疑后为什么会查不出来?连留下的证据都只是没能检测出最终结果的化验单……

        乔知语止不住颤抖了起来,活了两辈子,她还是第一次意识到,除了何家人之外,还有另一伙人对乔家虎视眈眈,甚至没有祁湛行提醒,她压根就不会朝这个方向想!

        “会是……谁……”她死死地咬紧牙关,开口时甚至都尝到了血腥味。

        “还不知道。”祁湛行轻轻揉压着她的腮肉,等她松缓下来才道,“等唐驰查过化验单之后再说?你先休息一会儿。”

        乔知语张了张嘴,胸口闷着一团戾气,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她屈起双腿将自己完完全全的嵌合在祁湛行怀中。

        男人的体温隔着衣物不断地传递过来,逐渐温暖了她冰凉的手脚。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知语终于在祥和的静谧中沉沉睡去。

        祁湛行停下拍抚着她肩背的手,平和安抚的神色褪去,只留下清晰的暴戾和凶狠。

        如果乔知语的外公和母亲真的死于非命……

        唐驰也知道这事至关重要,离开庄园后就动用人脉同时联系了几家当地机构,甚至给祁家在国内药物研究所都拷贝了一份化验单过去。

        动作不算小,但负责接手的人嘴都很严,毕竟是给祁湛行办事,走漏了风声,谁都承担不起。

        乔知语睡的很沉,连被祁湛行抱回卧室都没感觉到,一觉睡醒时就已经是晚上了。

        祁湛行靠在另一边床头,膝盖上放着台笔记本电脑,察觉到动静就转过头去:“醒了?”

        乔知语点了点头,朝电脑屏幕看了一眼,语音通话界面。

        祁湛行摘下蓝牙耳机,对着那头淡淡道:“先到这里,之后把资料整理出来发到我邮箱。”

        然后就直接合上了电脑。

        乔知语有点不自在,要是搁在之前,她一定会琢磨祁湛行这是在谈公事,不方便让她听,现在却止不住想,这男人应该就是单纯的想空出时间陪她……

        “你可以先忙你的,我没关系的。”

        “不忙。”祁湛行眉毛都没动一下,“换身衣服,先去检查身体。”

        如果不是乔知语想拿到母亲遗物的意愿太迫切,这检查早在下飞机后就该做了。

        毕竟刚查出来怀孕就搞了场飞车追逐战……

        乔知语愣了愣:“检查身体?”

        现在?

        这都快晚上十点了,去哪检查?

        庄园除了正中的欧式城堡外,旁边还有几栋附楼,其中一栋早在几天前就被清空了出来,现在正按功能划分陈列着一堆医用器材。

        乔知语:“……”这些东西,四舍五入一下都能开个小型综合医院了吧?

        她抽了下嘴角。

        哦,一般的小型医院可用不了这个档次的器材,也不会全面到这个份上。

        就这一屋子设备,别说是查个怀孕,脑部手术都能做了……

        大佬骚操作就是多。

        乔知语默默地望着祁湛行,半晌才挤出句话来。

        “你可真是为了不出门,无所不用其极……”正常人压根干不出这种事好吗?她是怀孕,又不是脑瘫!

        被召集过来的医护人员显然也没见过这种操作,检查的时候比对着绝症病人都小心仔细。

        好在这辈子乔知语身体不错,抗压能力也是一等一的,除了稍微有些体虚之外,也没别的问题。

        主治医师松了口气:“孩子很健康,但之后还是得注意,尽量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祁太太的体质有点虚,还得调理,我给拟个食谱,您……”

        主治医师说到一半,就看见了乔知语脸上一言难尽的表情:“怎么了?”

        乔知语满脸的如魔似幻:“我不是……”

        虽然祁太太这个称呼她很喜欢啦,但这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吗?

        她才说了三个字,祁湛行就猜出了全文,直接对医生道:“你接着说,她就是没吃饭,脑子不清楚。”

        乔知语:“……”

        主治医师:“……”行叭。

        医生把拟好的食谱细说了一遍:“初期就按这个吃,两周后再检查一次,看情况进行更改。”

        乔知语全程梦游,脑袋里嗡嗡响。

        祁湛行到底什么意思?干嘛不让她跟医生解释?

        她越想心跳越快,最后整个人都成了刚出锅的红焖虾,硬是从头到尾进入恍惚状态,连什么时候被带进饭厅的都不知道。

        祁湛行捏了下她的脸:“先擦手。”

        “……”乔知语没反应。

        祁湛行挑眉:“乔知语?”

        “……”

        祁湛行看着明显魂游天外的小女人,又好气又好笑:“醒醒,睁着眼也能睡?”

        “……”

        “……”祁湛行醉了,屈指弹了她额头一下,“乔知语!”

        “啊!”乔知语陡然回神,可怜巴巴捂住额头,耳根和面颊却还是红的,“你干什么?”

        祁湛行玩味道:“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医生刚刚说了,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乔知语愈发不好意思,“我哪、哪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你别胡说。”

        祁湛行勾起唇角:“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用什么词形容最合适吗?”

        乔知语隐约觉得这人肯定没好话,但还是好奇道:“什么?”

        “春心萌动。”

        乔知语:“……”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