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71章 黏黏糊糊腻腻歪歪

第71章 黏黏糊糊腻腻歪歪

        唐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就出去一趟再进来的功夫,整个机舱里的气氛就不太对劲了。

        怎么说呢?

        就是黏黏糊糊的,仿佛有股恋爱的酸臭味,熏得唐驰这只单身狗恨不得原地蒸发。

        虽然祁湛行依然是摆着个冷脸,但眼角眉梢上带着的那丝柔和却瞒不过唐驰的眼睛。

        至于乔知语……

        这位哭太久,已经睡着了。

        唐驰放轻了脚步,压低声音道:“成了?可以啊!”

        “你就这么闲?”祁湛行嘲讽道,“老爷子给你发着工资,是让你来看八卦的?”

        唐驰半点没放在心上,反正日常被嘲,再玻璃的心,二十几年下来也练成金刚钻了。

        他搓了搓手:“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到底成没成?”

        祁湛行挑了挑眉:“没有。”因为他对乔知语的‘有点’喜欢并不满意。

        唐驰:“……”那你这副跟到了发情期似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何文峰那边有动作了吗?”祁湛行边问边替乔知语掖了下薄被,动作轻柔的像是在碰触什么稀世珍宝。

        唐驰看得一阵牙酸,索性别过了头:“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个,那个姓何的可真是急不可耐……”

        “等等。”祁湛行打断他的话,指了指机舱尾部的小休息室,“去那边说。”

        “……”唐驰简直没眼看,就祁湛行这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架势,这俩人要是没什么突飞猛进的进展,他就当场把脑袋卸下来好吗!

        两人缓步走进休息室,唐驰十分有眼力见的拉上活动隔断,轻声报告道:“乔小姐‘失踪’的消息确认后,何文峰就着手联系了乔氏董事会,看样子是恨不得立刻就拿回话语权,叶文博刚刚联系了我,说有几个老股东被何文峰说动,应该是准备联合起来向叶文博这个外人发难,这性子可真够急得,乔小姐才刚出事,他就迫不及待的出手了,连点面子功夫都不做,什么垃圾玩意儿!”

        “让叶文博先忍着,知语一天不出面,他就一天是乔氏的执行总裁,谁也动不了他。”祁湛行点了根烟,玩味的补了句,“最多就是受点闲气。”

        “……”唐驰被‘知语’这个亲昵的称呼狠狠雷了一下,甚至怀疑自己没睡醒。

        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祁湛行有一天会这样含情脉脉的叫一个女人。

        他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有种外焦里嫩的酥脆感。

        祁湛行瞥了他一眼,老大不爽道:“你这是什么反应?”

        “……”唐驰没胆子说实话,只能装模作样道,“我就是有点冷。”

        他对上祁湛行凉嗖嗖的视线,又默默地补了一句。

        “特别冷。”

        “是吗?”祁湛行冷笑,伸手从小床上扯了个棉被丢到唐驰身上:“冷就裹着,敢拿下来就弄死你。”

        于是一身西装革履的唐驰就只能在20℃左右的机舱里把自己裹成了一头占地面积巨大的熊。

        五分钟后,唐驰开始冒汗,十分钟后唐驰有点坐立难安,二十分钟后……他已经开始意识模糊了。

        常年锻炼本身就体热,飞机上的空调虽然温度较低,但捂个棉被也确实够呛。

        “老板,boss,祁总。”唐驰一脸讪笑,“咱们好歹是在谈正事,我这个样子多不……”

        活动隔断被人从外面拉开,乔知语边用湿巾擦拭干涩的眼睛边走了进来,看见唐驰这副北极熊外观就先愣了愣:“这是怎么了?”

        “没事,他说冷,可能是空调开太低了。”祁湛行拉过她,“眼睛不舒服?”

        乔知语有点尴尬:“哭太狠了,眼睛酸,还黏黏的。”

        她忍不住白了祁湛行一眼,抱怨道:“你也不知道帮我擦下脸。”

        先前她表白之后,祁湛行并没有回应,但是没关系,以这个狗男人的性格,没回应就是好事。

        否则的话,就祁湛行这张在毒液里泡大的嘴,没准会直接问她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

        祁湛行挑了下眉,还真起身去盥洗室弄了块湿毛巾。

        “抬头。”

        乔知语双手搭在他腰侧,乖乖地仰起脑袋,把娇俏白嫩的小脸送到祁湛行手边。

        还带着温度的毛巾轻柔的擦过她的脸颊,重点关照到了眼睛和微微泛红的鼻头。

        乔知语皱了皱小鼻子,正要说话,就见祁湛行俯身,不轻不重的咬了她一口。

        “胆子怎么越来越大了?”

        乔知语哭过之后,心态整个就开阔了,眨着眼睛半真半假道:“大概是你惯的吧,要不你别惯着我了?”

        祁湛行一向冷冽的眉眼间掠过清浅的笑意:“嗯,不惯了。”

        “……”乔知语瞟了瞟他,琉璃般的眸子里光彩四溢,她佯装委屈的捂着小腹,可怜巴巴道,“哎,这孩子可真惨,还没出生,他爸爸就不待见他妈妈了……”

        祁湛行嘴角一抽,没好气的捏了下她的耳垂。

        眼看小休息室里的气氛直奔某个暧昧的方向而去,裹着棉被的唐驰呆若木鸡,只觉得自己像个刚刚化形的柠檬精。

        乔知语这才想起他来,连忙干咳了两声:“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问完却又愣住了,搁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探听祁湛行的私事的,这是根植在她骨子里的分寸感。

        祁湛行牵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跟你有关。”

        他瞟了一眼唐驰,示意他说明原委。

        唐驰只能顶着一身热汗道:“何文峰那边已经有动作了,除了联系乔氏董事会之外,他还调用了一笔来路不明的资金,我们正在追查去向。”

        不想乔知语却摇了摇头:“资金的去向不重要,他现在动用大笔资金,不外乎就两个地方,一是给何欣雅,二是给舒心容,比起他把钱花在哪,我更知道他到底把从乔氏掏走的钱藏在了哪,我现在需要的是他套走资金的证据。”

        她顿了顿,又道:“叶文博那边我会让他暂时隐忍,对何文峰来说,我死了,乔氏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以他的性格,比起拿着钱另起山头,一定会更倾向于继续在乔氏吸血。”

        乔知语讽刺的笑了笑。

        这场博弈进行到现在,她已经给何文峰挖好了最后的一个坑。

        只要掉下去,等着何文峰的就是牢狱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