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70章 哭的超大声

第70章 哭的超大声

        祁湛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语气毫无波澜。

        “是章建国。”

        乔知语怔了怔,红唇嗫嚅了片刻,却没能发出声音。

        “怎么?”祁湛行右边眼尾上扬,不自觉的带上了讽刺的口吻,垂放在身侧的指尖却渐渐绷紧,“想说我草菅人命?”

        “……”乔知语蓦地一僵,随即摇了摇头,“没有。”

        她到底还是自私的,别人的命和自己的命,当然是自己的更重要,何况章建国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

        祁湛行薄唇抿成直线,浑身气压低到了极点。

        缩在旁边装死的唐驰叹了口气,对自家老板别扭的性格毫无办法。

        “乔小姐,章建国的肿瘤发现的太晚,以现在的医学条件,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就算全力救治也只是苟延残喘,而且治疗的过程会非常痛苦,章建国是自愿放弃治疗的。”唐驰顿了顿,见祁湛行没有打断他,才暗暗松了口气,“他是自己向老板提出用钱买命的,五百万,外加一套本地房产。”

        一套本地的房产至少三百万起步,当初何欣雅开价五十万就能让章建国同意跟乔知语同归于尽,何况是眼下这个价码?

        乔知语蹙着的眉头松缓下去,心情却愈发复杂。

        倒不是同情章建国,而是……羞愧。

        在她认定祁湛行冷漠无情的时候,这个男人却替她把所有的一切都考虑到了。

        除了没有陪她去医院以外,祁湛行从来没有亏待过她半点,是她想要的太多,迷失了本心,在被救助多次后,又反过来埋怨上了他。

        ……生死之外无大事。

        在被他救了这么多次后,她有什么资格去怪他不体贴不关心?

        而且她也没有立场去责怪。

        乔知语抿着唇沉默了许久,眼圈止不住的开始泛红。

        祁湛行拧眉,神色看着似乎有些不耐,手上却抓起纸巾丢了过去。

        “哭什么?你不是胆子大的很吗?”

        一步一步的把何家人逼到绝路上,明知道对方就要狗急跳墙,还闹着要住出去,这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乔知语抱着纸巾盒,扁了扁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看起来可怜无助到了极点。

        祁湛行额角的青筋蹦了两蹦,正要再说话,就见乔知语仰起脖子,张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真哭,嚎啕大哭,哭的毫无形象。

        祁湛行:“……”

        唐驰:“……”

        站在机舱角落的空乘人员:“……”

        乔知语两眼蓄满泪水,哭的一米之外人畜不分,而且一声比一声嚎的响。

        “乔知语。”祁湛行离她最近,被吵的耳朵嗡嗡响,“你给我闭嘴!”

        乔知语扯着嗓子,边哭边喊:“你、你还让我闭嘴……我都……哇啊……我都哭成这样了!”

        “……”祁湛行服了,他上次见到人这么哭,还是他堂妹三四岁的时候,距离现在差不多……二十多年了吧。

        他站起身走到乔知语面前,哭的整个人都在抽抽的小女人愣愣地望着他,平时小巧可爱的嘴还大张着,仔细点甚至能看见口腔深处的小舌头,将她衬得像个懵懂茫然的孩子。

        祁湛行挑了下眉,不由得有些好笑,胸口闷了好几天的火气倏地就散了。

        他从被乔知语紧紧抱着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替她擦眼泪,嘴里半真半假道:“丑死了。”

        “……”乔知语心态彻底崩了,哭的超大声,“祁湛行你……你……”

        祁湛行半点不带心虚的,好整以暇道:“我怎么了?”

        乔知语词穷,气的打了个哭嗝:“我、我都哭了。”

        “嗯。”祁湛行应道,“看见了,哭的很丑。”

        “……”

        乔知语瘪了下嘴,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哭,连飞机的轰鸣声都盖过去了,堪称魔音贯耳。

        这回可真是说啥也不好使了。

        祁湛行觉得自己心态可能有点问题,要是换个人在他面前这么哭,少说也是个乱棍打死,可乔知语哭起来……

        他却只觉得可爱。

        就像是一只被欺负惨了的小奶猫,连爪子都是软的,受了委屈之后只能蜷成一团发抖,看起来分外惹人怜惜。

        也让人忍不住想……欺负的更狠点。

        他抬起乔知语的下巴,在女人愤怒中带着迷茫的视线里俯身下去……

        唐驰微不可闻的啧了一声,冲几个空乘人员做了个手势,一行人蹑手蹑脚的退出了机舱。

        乔知语大哭了一场,鼻塞的厉害,这会儿又被祁湛行吻住了唇,连个呼吸的空挡都找不到。

        男人的唇舌又凶狠又急切,搅得她舌根隐隐作痛。

        “……唔。”

        乔知语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力气不大,对祁湛行而言,大概就跟被奶猫爪子挠了一下差不多,不痛不痒,就是撩的胸口发热。

        “我、我……”乔知语眼泪汪汪,“我没法呼吸了……”

        祁湛行顿了顿,重重在她唇上咬了一记,这才转身在乔知语旁边坐下。

        他将憋得满脸通红的女人打横抱起放在腿上,指腹在她发红的眼尾上按了按。

        “为什么哭?”

        “……”乔知语的脸更红了,刚刚是憋的,这回是羞的,恼羞成怒的羞,“……就是有点后怕。”

        如果不是祁湛行的步步为营和谨慎细心,这次她恐怕就得为了一时之气付出生命的代价。

        而是是两条命。

        祁湛行沉默了片刻:“我不会让你出事。”

        乔知语眨了下隐隐发热的眸子:“……还很委屈。”

        “委屈?”

        “嗯。”乔知语抬起头,忽的展颜一笑,宛如卸掉了浑身重负,笑的如同春山般绚烂,“特别委屈,觉得你对我不好,总摆个臭脸,脾气还大,阴晴不定,也不关心我和孩子……”

        祁湛行先是被她的笑颜晃了下神,然后……

        脸色越来越黑。

        等乔知语只差掰着手指头,抱怨了十七八个缺点后,他的脸已经彻底跟锅煤灰一个色了。

        祁湛行磨了磨牙:“乔、知、语!”

        这女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是吗?哭一场还能把胆儿给哭壮了?

        “但是我有点喜欢你。”乔知语伸手抱住祁湛行的脖颈,“就算你不喜欢我,就算你只拿我当个契约情人。”

        她眨了眨眼睛。

        “祁湛行,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因为喜欢他,所以才会觉得委屈,才会不满,才会忍不住发脾气。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对他动了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