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7章 下定决心

第67章 下定决心

        何欣雅清醒的时间很短暂,她本身就不是个心志坚定的人,再加上之前为了让乔知语一次成瘾,她往咖啡里加的剂量很大,各方面原因堆积到了一起,何欣雅就落得了这么个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下场。

        她浑身痉挛着蜷缩在床脚,单手捂着胸口,一个劲抻着脖子干呕,冷汗浸透了她身上的衣服,眼泪混和着呕出来的酸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都狼狈成这样了,何欣雅嘴里还在哔哔个没完。

        一会儿让白吟秋去给她弄ntc77,一会儿又问为什么赵翊辰不来看她,一会儿又对着空气咒骂乔知语,甚至还端起桌上的开水壶往嘴里灌……

        愣是一个人演出了一百人的舞台效果。

        白吟秋急得直掉眼泪:“文峰,你快想想办法啊,这么下去欣雅她身体受不了的,要不、要不咱们想想办法去给她弄点那个药来?”

        何文峰嫌恶道:“慈母多败儿,她会蠢成这样,都是你惯出来的!”

        “那你想怎么样?欣雅难道不是你女儿吗?”白吟秋本来就挺在意乔知语之前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现在一看何文峰这副不耐烦的样子就彻底炸了,“何文峰,我警告你,要是欣雅出了什么事,我保证让你外头那个私生子立刻死在他女马肚子里!”

        何文峰头疼至极:“那你想怎么样?!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能有什么办法?别说什么去给她找药来,白吟秋,你想害你女儿一辈子吗?”

        白吟秋噎了噎,她当然知道饮鸩止渴解决不了问题,刚刚会那么跟何文峰说,也只是太过慌乱之下失了分寸。

        她看着癞皮狗似的在地上打滚的何欣雅,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都怪你!要是早点把乔知语处理了,哪还有这些事?要不是你优柔寡断又怕事,我早就……”

        “够了,闭上你的嘴!”

        何文峰受够了白吟秋这个生气就满嘴胡说的毛病,转身从外面找了根攀岩绳,左三圈右三圈的把何欣雅捆了个严严实实。

        “现在只能让她自己熬过去了,等着吧。”

        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三个小时,期间何欣雅又是哭又是闹,甚至还把脑袋在地板上磕的砰砰响,到了后来更是浑身抽搐的厉害,上下牙齿都碰撞出了令人耳膜发痒的动静。

        白吟秋怕她咬到舌头,只能找了条干净毛巾塞她嘴里。

        四肢被绑,嘴巴被堵,卧室里一片狼藉,瞧着跟绑架案现场似的。

        三个小时后,也不知道是瘾头过了,还是体力彻底耗尽,何欣雅终于瘫在地上不动了,两眼也紧紧地闭着,仿佛下一秒就能沉沉睡去。

        但何文峰却没打算让她休息。

        他提过剩下的半桶水泼在何欣雅脸上,等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才阴沉着脸道:“你还有脸睡觉?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何欣雅此时浑身都已经湿透了,哪怕是在夏天,在空调的作用下,她也冷的瑟瑟发抖。

        “是乔知语,我之前……”

        她结结巴巴的把之前算计乔知语的事讲了一遍,怄的心肝脾肺肾哪哪都是疼的。

        要知道,如果不是突然犯了瘾,她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中招了。

        亏她这阵子还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乔知语出事,结果却报应到了自己头上!

        何欣雅给乔知语下药的原因很简单,她只是想要个能随时威胁乔知语的把柄,借此来解决被江康成和章建国双双勒索的困境。

        等乔知语没了利用价值之后,再直接整一出用药过量的戏码,就能顺顺利利的送她去死,到时候乔知语连死都得声名狼藉,何文峰也能顺理成章的接手属于乔知语和乔家的一切,而她何欣雅依然是底蕴深厚的豪门千金!

        不得不说,何欣雅这一手绝对是又狠又毒,要不是她本人实在太蠢,又太急迫,在动手时就露了马脚,这事儿搞不好还真的能成。

        ……可惜事实却是她失败了,不但失败了,自己还反过来一头栽进了坑里。

        何文峰一言不发的听着,看向何欣雅的眼神简直诡异到了极点,像是厌恶和可惜中又带了点赞赏:“这种事为什么不提前跟我商量?”

        察觉到何文峰没有怪她的意思,何欣雅松了口气,壮着胆子抱怨道:“你连整容钱都不肯给我出,我哪还敢找你?ntc77可贵得很。”

        何文峰强忍着怒气:“那你跟江家那个小子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江家已经完了,让你趁早跟他断了吗?!”

        听他提起这个,何欣雅才想起还有江康成这事。

        她扑腾着抓住何文峰的手,急迫道:“爸,你赶紧想办法给我筹两千万,江康成录了我的视频,他威胁我!如果我不给他钱,他就会把视频发出去……”

        何文峰一把将她的手甩开,扯了张纸巾擦拭黏糊糊的手背,厉声问道:“我问你跟江康成是怎么回事?我说话你都当耳旁风是吧?难怪连赵翊辰都勾不住,就你这水性杨花的样子,哪个男人能踏马看上你!?”

        何欣雅被骂的头皮发麻:“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

        ——啪。

        何欣雅的脸都抽得偏向一边,面颊上迅速浮现出几个指印。

        何文峰收回手,厉声问道:“听不懂我在问你什么?”

        “……是江康成给我下的药,他用我们收买他弓虽暴乔知语的事威胁我见面,然后就给我下药录了视频。”

        何文峰怒极反笑:“那你知道那个视频已经在乔知语手上了吗?蠢货!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你的脑子是让狗吃了吗?”

        何欣雅愣住:“怎么可能?江康成明明说只要我给钱,他就……”

        “那种人说的话你也信?”何文峰烦躁的点了根烟,狠狠抽了两口,然后才跟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道,“乔知语不能留了。”

        何欣雅眼睛一亮,就连白吟秋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兴奋。

        “你怎么突然想通了?我早就说不能留那个贱丫头,她就该早点死了去陪她那个短命的妈!”

        何文峰淡淡地瞥了白吟秋一眼。

        “乔知语怀孕了,如果她执意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乔氏就真跟我没关系了,所以她必须得死,而且是连她肚子里的孽种一起死!”

        现在弄死乔知语,作为她的父亲,何文峰有权继承一切,可如果多个孩子……

        难道他要再替别人守十几年公司?

        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