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6章 那就跟他分手

第66章 那就跟他分手

        被保镖送到小区的时候,徐妈正好提着便利袋准备上楼,看样子是刚刚出去买完菜。

        乔知语推开车门,还没站定就先笑着叫了一声。

        “徐妈。”

        徐妈连忙回头,看见乔知语留小跑着迎了上来:“小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正好有空,就来看看你呀。”乔知语撒娇似的挽着徐妈胳膊晃了晃,“难道徐妈不想我啊?”

        “想,当然想,徐妈天天都盼着你来呢。”徐妈扭头看了眼跟下车来的保镖,“这两位是?”

        乔知语脸上的笑意淡了淡:“是他家的保镖。”

        徐妈也没多想,只是笑道:“那一起上去喝杯茶,坐着休息休息?”

        两个保镖正要拒绝,乔知语就率先摆了下手。

        “他们不去。”她看向两个保镖,“你们回去吧,不用跟着我了。”

        保镖们面色为难:“乔小姐,我们……”

        乔知语掏出手机,作势要拨打电话:“还是我不需要人跟着也得向你家老板申请?”

        保镖们一脸菜色,却又不敢真惹乔知语生气,只能默默败退。

        等两人开车走了,徐妈也瞧出了不对,忍不住问道:“小姐,您是跟男朋友吵架啦?”

        听到‘男朋友’这个称呼,乔知语只觉得嘴里发苦,挽着徐妈进了客厅才轻声道:“……我怀孕了。”

        徐妈手里的装着菜的便利袋瞬间就砸到了地上,脆嫩的笋尖和其他蔬果零零散散地滚了一地。

        徐妈的反应让乔知语心里一堵,她看了眼散落的蔬果,干脆蹲下捡了起来。

        可她才刚刚捡了两个,手腕就被徐妈握住了。

        中年妇人的手掌又干又燥,触感甚至有点粗糙,此时还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徐妈把声音放的很轻,像是生怕吓到了乔知语似的:“小姐,那你跟他吵架,是、是因为他不肯要这个孩子?”

        乔知语:“……”那倒不是,但这孩子生下来也注定是个私生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向徐妈解释。

        见她沉默,徐妈的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那就跟他分手!孩子他不要,咱们就自己养!现在结婚了还有离婚的呢,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多的很,我家小姐这么聪明,还怕照顾不了一个孩子?”

        乔知语嘴角一抽:“……”这是不是也想的太远了。

        徐妈已经脑补了一系列自家小姐被人始乱终弃的狗血剧情,越想越激愤:“小姐,他是哪家的?徐妈找他去!哪有这样的,占了便宜还不想负责?”

        乔知语默了默,生怕报出祁湛行的大名,会把徐妈吓出个好歹来,只能尽量委婉道:“我不需要他负责。”

        “……不需要?”徐妈想了想,“也对,这种男人一看就不靠谱,真要为了孩子结婚了,以后还得受气。”

        乔知语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但听见徐妈这么说的对象是祁湛行,她又觉得有些好笑。

        徐妈手脚麻利的把蔬果收拾好,边往厨房走边道:“小姐,你放心,孩子生下来以后,徐妈帮你照顾,要不你这阵子就先跟我住?”

        乔知语看着开始飞快处理食材的徐妈,冰凉一片的胸口逐渐又有了热气,她斜靠在厨房门框上问道:“您就这么肯定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吗?”

        “我还没老糊涂呢。”徐妈从冰箱里取了副鸭架,边拆骨头边道,“您要是不打算要这孩子,压根就不会告诉我,煲个老鸭笋尖汤?味道清爽,还能补补身子。”

        乔知语倏地笑了。

        “嗯,你看着做吧。”

        正如徐妈所说的,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留下这个孩子,那就没必要瞻前顾后。

        而此时的何文峰也已经赶回了家,他伤的不算重,虽然浑身都疼的厉害,但缓过劲之后也并不影响行动。

        自从被乔知语赶出乔家老宅后,何家人就暂时搬到了市中心的大平层里,哪怕这边的装修同样精致奢华,但习惯了乔家老宅的富丽堂皇后,何文峰怎么也适应不了这种落差,所以大部分时间都会找借口休息在情妇那里。

        他才刚打开客厅门,就听见了何欣雅凄厉癫狂的叫骂,何文峰眉头一皱,连忙反手锁了门,生怕声音泄露出去。

        “你回来了?赶紧想想办法,欣雅一个劲的……”白吟秋被折腾的发丝凌乱,连身上的连衣裙都被扯的歪歪扭扭,胳膊上还有几道抓挠出的痕迹,她抬头看了眼何文峰,顿时愣住了,“你脸怎么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何文峰就来气,他捂着隐隐作痛的脸,不耐烦道:“还不是乔知语那个贱皮子打的!先不说这个了,欣雅到底怎么回事?”

        白吟秋连忙解释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恒安医院的刘主任打电话给我,说欣雅最近经常偷偷往外跑,偶尔还有陌生男人来找她,我怕欣雅再折腾出事,就干脆把她从医院给接回来了,结果才在家睡了一晚上,就成这样了……”

        “有陌生男人去医院找她?知道是谁吗?”何文峰想起乔知语手里那个激情视频,对何欣雅的不耐和厌烦更重了几分。

        白吟秋眸光轻闪:“……不知道。”

        何文峰也没多想,伸手推开了关着何欣雅的卧室门,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发疯似的把房间里的陈设砸了个遍,此时正一边抓着玻璃片往胳膊上割,一边抽搐似的打着哆嗦。

        “……给我……给我……妈!你救救我!”何欣雅说到一半,恍惚的神情陡然狰狞了起来,凶神恶煞的瞪向何文峰,“你个老东西快去给我弄药啊!你想看着我死吗?!快去给我弄药!!快去啊——”

        何文峰眉头直皱,转身从卫生间里提了桶冷水就朝何欣雅泼了过去。

        “不长脑子的蠢东西!竟然敢玩这个,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

        何欣雅被冷水一激,模糊慌乱的神智终于清醒了两秒。

        她连滚带爬的扑到何文峰脚边,抱着他的腿哭喊道:“爸,你救救我,救救我……是乔知语算计我的!是她算计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