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2章 丑闻?

第62章 丑闻?

        俩人跟小学鸡似的杠了将近十分钟,乔知语越杠越气,祁湛行看着倒是心情挺好,杠到最后连眼底都是笑意。

        乔知语就跟一巴掌糊糖浆里似的,不但没解气,反倒还觉着粘手。

        她垮着脸冷哼了一声,把脑袋别到了一边,才看了一眼就愣了。

        乔知语沉默了两秒,抬起手敲了敲挡板。

        唐驰听见响动,把挡板放了下来。

        娃娃脸青年回过头,眼神一言难尽:“你俩掐完了?”

        “……”乔知语仿佛被嘲讽了一脸,抽着嘴角问,“怎么还没走?”

        这都十几分钟过去了,车还在祁宅院子里停着呢。

        唐驰崩溃道:“祖宗,我就算想走,也得知道你要去哪个医院啊!”

        乔知语噎了一下。

        祁湛行调整了下坐姿:“叫谁祖宗?我没你这么大的孙子。”

        乔知语:“……”

        唐驰扭曲了脸:“我又没见你。”

        祁湛行慢悠悠道:“你叫她祖宗,跟叫我有什么区别?”

        “……”唐驰恨不得时间倒流,把昨天晚上那个劝祁湛行的自己按住打死,“行,知道你俩二维一体了。”

        他松开方向盘,跟行注目礼似的望着两人:“老板,老板娘,我们去哪?这样总可以了吧?”

        祁湛行挑了下眉毛,不说话了,显然还挺满意。

        “……”乔知语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好像被祁湛行占了便宜。

        她攥着裙摆沉默了两秒,随即佯装淡然的笑了笑:“以后可别这么叫我了,以我跟祁先生的关系,开这种玩笑不合适。”

        祁湛行面上的情绪淡了淡,眼底也泛上了一丝冷意,跟刚刚那个会开玩笑的模样判若两人。

        “……”乔知语怀疑这人有点精分,硬着头皮问道,“怎么?我说错了?”

        仔细听去,语气里还带了点嘲意,也不知道是在讽刺祁湛行,还是在嘲笑自己。

        祁湛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黝黑狭长的双眸深如江海,里面全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暗涌。

        “没有。”他倏地收回视线,“你说的很对。”

        车里的气氛瞬间就压抑了起来。

        乔知语抿了抿唇,迅速仰头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对唐驰说道:“还是去雅和吧,比较方便。”

        唐驰张了张嘴,又看了眼祁湛行,愣是没敢说话。

        之后一路赶到雅和医院,车里都再没一个人说过话,唐驰甚至怀疑自己要么是开了个灵车,要么这车是开往火葬场的!

        到了地方,乔知语二话不说率先下车。

        唐驰正准备跟下去,就听坐在后座一动不动的祁湛行开口了。

        “让她一个人去。”

        乔知语这才意识到,这男人恐怕一开始就没打算陪她进医院,那他来干什么?

        她自嘲的轻嗤一声,拎着包就进了医院。

        唐驰看着乔知语的背影渐行渐远,心里跟日了汪似的,他转头看向祁湛行:“何文峰那个小三可还在雅和住着呢,你让她一个人进去就不怕出事?”

        倒是没问祁湛行为什么不陪着,仿佛早就料到他不会下车。

        “她是去妇产科查有没有怀孕的。”祁湛行语气不善,“你想陪她一起去?”

        唐驰愣了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顿时眼皮一跳。

        “不是吧你?连这种醋都吃?”唐驰揉了揉太阳穴,“我就算跟她一起进去了,难道还能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

        祁湛行双眸微阖,言辞如刀:“你也配?”

        “……”行叭,他确实不配,唐驰摸了下鼻子,斟酌着开口,“你到底怎么想的?”

        祁湛行没说话,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他没怎么想,只是不愿意让别的男人陪她一起去做产科检查罢了。

        雅和医院现在隶属于乔氏,乔知语早在安排舒心容的事时就打点好了医院的人事,她进门之后就直接联系了院长,然后被带到了专家科室。

        检查结果出的很快,乔知语接过单子的时候,甚至连手都在抖。

        只有她自己知道怀孕对她而言是多么可怕的噩梦。

        虽然理智上清楚前世的遭遇不该怪到无辜的孩子的身上,但不可否认,那个未能出生的胚胎,确实是所有悲剧的开端。

        乔知语忽然觉得恐惧,似乎在这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个噩梦般的场景里,惶惑惊恐,无依无靠。

        想到待在车里的祁湛行,她的心口就像是被狠狠捅了一刀,恍惚之间甚至觉得……

        这一世似乎和前世根本没有区别。

        专家率先打破沉寂:“怀孕六周,之后要注意通过均衡膳食来保证营养,前三个月比较重要,尽量减少运动,尤其是过于激烈的……”

        大概是乔知语的神情实在太过恍惚,专家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审视了乔知语片刻后,突然问道:“这孩子,您准备要吗?”

        ……准备要吗?

        乔知语苦笑着抚摸了下小腹,要不要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轮到她说了算了?

        “要的。”肯定的答案说出口,乔知语莫名的松了口气。

        不可否认,哪怕再怎么恐惧,她也忍不住因为这是她和祁湛行的孩子,而对此产生了期待和喜爱。

        纵使这个孩子的到来,跟爱情没有任何关系。

        约摸是见多了放弃孩子的父母,况且乔知语还是一个人来的,专家在一开始就做好了抹杀这个小生命的准备,现在听见乔知语说要留,反倒有些意外。

        本就和善的女专家笑容愈发温和,轻声跟乔知语叮嘱了不少注意事项。

        乔知语一一点头,最后又怕记不住,干脆掏出手机录音。

        离开科室的时候就又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乔知语拿着单子去取药,不想却撞上了正好来给舒心容缴费的何文峰。

        “你怎么在这?”何文峰拧眉看向乔知语手里的单子,想起连续两次在雅和遇到乔知语的事,脸色蓦地一沉,劈手就把化验单抢了过来,“你怀孕了?”

        乔知语一时不察被抢走了化验单:“还给我。”

        “未婚先孕?乔知语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何文峰疾言厉色的斥责着,仔细看去却能发现他眼底还有一丝慌乱,“你是乔家的继承人,如果传出未婚先孕的丑闻,你知道会给公司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吗?”

        与前世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话,彻底激起了乔知语的怒火。

        “丑闻?能有乔氏软饭赘婿何文峰暗中包养四个情妇丑吗?”

        何文峰脸色一青:“你!”

        “哦,其中一个还怀孕了,私生子跟外孙同岁,何先生你是不是特别骄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