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9章 无端示好

第59章 无端示好

        荣光科技受伤的几个人被安排在了住院部四楼,乔知语离开舒心容的病房后就直接找了过去。

        廖聊生正坐在床沿上用毛巾帮薛睿擦脸,两人看起来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尤其是薛睿,脑门上还缠着圈纱布。

        普通病房里八个床位,此时全被荣光科技的员工占满了。

        乔知语眉心急促的跳了跳,推开门快步走了进去。

        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引起了廖聊生的主意,他转过头,面露惊讶:“乔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你们。”乔知语挨个拿起病床前悬挂的病例卡,确定都伤的不太重之后才松了口气,“都还好吧?”

        “没事,没事,我们运气还可以,都伤的不重。”

        “楼塌的时候,我们已经搬的差不多了,所以就我们这几个中了招,乔小姐放心。”

        “对啊,都好着呢,咱们廖哥还说要给工伤补助。”

        “美滋滋,又能拿钱,又能放假。”

        几个员工嘻嘻哈哈的回应着,语气听着轻松,但神态间却难掩疲色。

        乔知语叹了口气:“也怪我,如果不是我非得让你们今天搬,没准就不会出事了。”

        廖聊生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开解两句,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他运气好,坍塌的时候正在楼外看守器材,所以没有受伤。

        可眼睁睁看着大楼内部坍塌,每天碰面的朋友兄弟被碎石砖块砸中,甚至掩埋的那种恐惧,绝不会比真正经历灾难好受。

        理智和情感似乎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理智上清楚这件事与乔知语无关,情感上却还是会埋怨不满。

        这就像是一个受害者在逃命时,意外把杀人犯引进了学校,导致无辜的学生被牵连受伤。

        谁都知道这个受害者是无辜的,可真正面对死亡的恐惧时,还是忍不住会去想……为什么要把杀人犯引进来?如果没有引进来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出事。

        虽然可笑又冷漠,但这就是人性。

        而廖聊生的感受会更复杂一些,他除了恐惧埋怨外,还比其他人多了几分自责。

        自责于同意了乔知语的建议,自责于没有保护好员工。

        乔知语看着廖聊生的反应,心里就有数了,但却不觉得意外。

        相反,她觉得这样很好。

        也就只有这些抱着热情和梦想的年轻人,才会把公司员工当朋友兄弟。

        这些人不如乔氏的员工精明,却远比那些人更有人情味。

        靠在病床上闭目眼神的薛睿睁开眼瞥了下廖聊生,突然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对乔知语说道:“这逻辑太奇怪了吧?楼又不是你让塌的,按道理说,反倒是我们该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今天搬迁,坍塌发生时,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困在公司,当时候可就不是只有这么点人受伤了。”

        其他几个伤患也反应过来了。

        “对啊,该谢谢乔小姐救我们狗命才对。”

        “今天要不是正好快搬完了,我们几个也在楼道里,不然搞不好真得出人命。”

        乔知语笑笑,若有所思的看了薛睿一眼。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个青年,却是第一次认真打量他的相貌,不得不说,摘掉拉垮的黑框眼镜之后,薛睿的长相十分俊秀。

        不是祁湛行那种气势逼人的帅气,而是更偏向于文弱的秀丽,完全就是时下奶油小生的长相。

        而且青年的气质也很特殊,哪怕看起来懒散恣意,举止间也带着莫名的贵气。

        姓薛……

        乔知语蹙了蹙眉,隐约察觉到点什么,可仔细去想时,却又抓不住头绪。

        “你们不怪我就最好了。”将纷乱的思绪按下,乔知语笑道,“既然廖总说要给工伤补助,那这补助就我来出好了,医药费也从我私账上走,大家最近就好好养伤吧。”

        匆匆寒暄几句之后,乔知语起身告辞了。

        一出病房,她就对等在外面的唐驰说道:“回去之后,你尽快帮我查查薛睿。”

        唐驰脚步一顿:“这人有什么问题吗?”

        “……不确定,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乔知语轻声道,“他对我的示好来的太突兀了。”

        无论是刚刚替她解围,还是之前告诉她何文峰有情妇的事,在乔知语看来都太突兀了。

        而此时的何文峰也成功打发走了白吟秋母女,志得意满的回了舒心容病房,刚一进门就对上了舒心容哭到红肿的双眼。

        何文峰不动神色的皱了下眉,随即露出个担忧关切的表情:“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

        “别去,不用叫医生。”舒心容抓住何文峰的胳膊,哭着摇了摇头,“我就是害怕……亲爱的,我们能不要这个孩子了吗?”

        何文峰心口一紧:“怎么突然说不要孩子了?心容,难道你不想有个跟我血脉相连的孩子吗?”

        他看似怜惜的抚摸着舒心容的小腹:“他会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会精心培养他,以后他就是我的继承人,而你是她的母亲,怎么能忍心不要他?”

        舒心容僵了僵,不但没在安抚中平静下来,反而感觉自己像是被毒蛇缠住了。

        “医生说生下这个孩子,我大概率会死……”她哀戚的看着何文峰,“我不想死,我爸妈还指望着我给他们养老,弟弟妹妹还打算出国,我要是出了事,他们该怎么办?没人给他们钱,我爸妈要怎么生活?我弟弟妹妹的将来要怎么办?”

        听见这话,何文峰的脸瞬间就扭曲了起来。

        正如乔知语所说的那样,他对自己的这个情妇很了解,相处几年,舒心容提起亲人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说是供养父母了,说这些话不过是拐着弯跟他要钱罢了。

        何文峰掩住眼底的嫌恶,宽慰道:“放心吧,肯定不会出事了,等你生下孩子我就娶你,当时候你还怕养不了家人吗?”

        他要不许诺娶舒心容还好,这一许诺,舒心容的心就彻底沉了下去。

        因为她知道,这意味着何文峰是真不打算让她活了。

        “……不行,我不敢赌,不把爸妈他们安排好,我绝对不会生这个孩子的,至少要确定他们后半生富裕无忧,我才能放心。”舒心容殷切的望着何文峰,“文峰,你能理解的对吧?我也不多要,你就给我家人弄几套房子和车子什么的,房子最好能多点,这样我出了事,他们靠收房租也能活的很好……”

        舒心容细细数着买一堆房子的好处,絮絮叨叨说了半晌。

        何文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要不是顾忌到孩子,估计能当场抽舒心容几耳光。

        还房子和车子越多越好?

        这女人当这是去菜市场买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