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7章 人心险恶

第57章 人心险恶

        白吟秋妆发精致,但眼神却难掩狠辣,何欣雅五官狰狞扭曲,仿佛下一秒就能跳起来吃人似的,舒心容委委屈屈地缩着肩膀,眼泪已经下来了,旁边还有个幸灾乐祸的乔知语。

        “……”何文峰被围在中间,竟然有种三堂会审的紧张和悚然感。

        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舒心容怀孕这么久,之前他陪着来做产检时都没出过事。

        这次就来医院查查凝血功能的问题,竟然就被抓了个正着!

        何文峰又是尴尬又是恐慌:“吟秋,你别闹了,人家肚子里的孩子跟我们又没关系,怎么能说查就查?”

        “没关系?”白吟秋冷着脸,“没关系你陪她来医院?何文峰,你这是拿我当傻子看呢?这么多年是不是我给你脸了啊?背着我养小三?没有我白吟秋给你出主意,你能有今天?!”

        何文峰蓦地慌乱一瞬,视线不由自主的掠过旁边的乔知语,口中急斥道:“你能不能讲点道理?都是没影的事,你非得上纲上线的?”

        察觉到何文峰的异样,乔知语的眉头狠狠一皱,心念急转间很快就发现了古怪之处。

        她打量着何文峰和白吟秋二人,挑刺似的试探道:“白女士这么生气啊?您不也是小三上位的吗?现在看到同行,难道不该感到亲切?还有,什么叫做没有你就没有何先生今天?”

        乔知语边说边将两人的反应纳入眼底:“何先生能有今天,难道不是因为他吃的一手好软饭吗?跟你这个上不了台面的情妇有什么关系?”

        最重要的是,白吟秋所说的出主意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出了什么主意,才能让白吟秋有底气说出这种话?

        乔知语隐隐感觉自己像是碰触到了什么关键,可一时半会儿却又抓不住头绪。

        还有什么事是她没有查到的?

        何文峰和白吟秋齐齐一僵,白吟秋脸上甚至露出了懊恼之色。

        那是种不慎失言后流露出的后悔……

        乔知语心口急跳,更加确定了白吟秋刚刚的话绝不会是无的放矢,否则这两人不会慌成这样!

        她正要再问,却见何文峰突然将白吟秋一把推开,急赤白脸的骂道:“我靠你才有的今天?不过就是个干啥啥不行的黄脸婆,我能靠你什么?这些年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隔三差五发脾气端架子,看在孩子的份上,我都忍了!现在你竟然还敢倒打一耙?”

        何文峰骂的难听至极,几乎把白吟秋贬低的一文不值,可让乔知语感到诧异的是,一向心高气傲的白吟秋竟然没有反驳!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以白吟秋的性格,怎么可能容忍何文峰这么打她的脸?

        除非……

        除非她反驳的话,会造成比丢脸更严重的后果。

        “爸!”何欣雅错愕的瞪大眼,“你怎么能这么说妈?你搞清楚,现在搞大了别人肚子的人是你!你凭什么骂我妈?”

        何文峰眼珠子一转,索性顺着话头说了下去:“要不是你妈这么多年都只生了你这个蠢货,我需要去找别人?”

        蠢货何欣雅:“……”

        先前还告诫自己要忍耐的白吟秋绷不住了,她上前抓住何文峰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承认了?这个骚货肚子里的真是你的种?”

        何文峰拨开她的手:“嘴巴放干净点!说谁骚货呢?还不是你自己肚子不争气!”

        他伸手拽过舒心容,柔和了神色:“心容,你身体不好,先回病房去休息,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去找你。”

        舒心容没想到何文峰竟然会当着白吟秋的面承认,一时间激动不已,对乔知语之前的话也产生了怀疑。

        何文峰这个态度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决定跟白吟秋离婚了?

        她是不是有机会上位了?

        心里激荡不止,舒心容面上却稳住了善解人意的神情,点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过来陪我,我一个人害怕。”

        “不准走!”白吟秋扑将上前拦住人,“我让你走了吗?个没脸没皮的烂货,今天不打了这个孽种,你哪都别想去!”

        “啊——”舒心容护着肚子,仓惶地躲到何文峰身后,委委屈屈道,“亲爱的,我好怕……她怎么能说我们的孩子是孽种……”

        何文峰拽住白吟秋的胳膊:“够了!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先让心容回去休息!”

        站在侧边的乔知语却注意到,何文峰在抓住白吟秋时,飞快的在她手背上写了几个字。

        也就是那几个字让白吟秋神奇的冷静了下来。

        舒心容顺利脱身,依依不舍地回了病房,乔知语却只觉得似有重重迷雾蒙在了心头。

        她眸光微闪:“既然二位有私事要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也不等何文峰回话,就带着唐驰转身走人了。

        等彻底离开何文峰等人的视线,乔知语才又从角门进了楼梯间,一路绕回了先前那个走廊的安全出口处。

        隐约的交谈声从外面传来,乔知语挑了下眉。

        ……果然还没走。

        她转身朝唐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高跟鞋轻手轻脚地脱掉扔在墙角,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录制软件,做贼似的把安全出口的铁门开了道缝。

        比起刚刚的剑拔弩张,此时走廊里的气氛已经截然不同。

        白吟秋的脸色虽然依旧不好看,却没有半点失控和癫狂,反倒还带着点说不出的倨傲。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何文峰,你要是解释不清楚,这事儿就没完!”

        “你以后在外面说话注意点,幸亏我刚才反应快,不然真让乔知语追究下去,我看你怎么收场。”何文峰低声抱怨着,转手从提着的袋子掏出个病历本递给白吟秋,“你看看这个。”

        白吟秋冷哼了一声,倒没反驳,只是接过病历本看了起来。

        “凝血功能障碍……”白吟秋眼神闪烁,“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文峰笑着握住白吟秋的手捏了捏:“意思是舒心容只要生孩子就绝对会大出血,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事,到时候她没了命,孩子不还是归你养?白捡个儿子的事,你还不用遭罪。”

        白吟秋沉默片刻:“……你确定她会出事?”

        何文峰得意至极,只觉得舒心容这病生的真是恰到好处。

        “雅和医院已经被我收购了,到时候想让她下不了手术台还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