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5章 夺命连环坑

第55章 夺命连环坑

        接到舒心容电话时,何文峰正在方远诚的办公室里耍横。

        “叶文博那个杂毛小子——”

        “何总慎言。”方远诚眉心一跳,现在乔氏上下都被叶文博清理了一遍,何文峰在这胡言乱语,难保不会牵连到他头上,他指了指桌上嗡嗡作响的手机,“您还是先接电话吧。”

        何文峰一口气卡在了嗓子眼上,偏偏他之前尾巴扫的不够干净,现在的确惹不起叶文博,只能憋着火拿起手机。

        “远诚,你先想办法把后续扫尾做完,我们得尽早脱身了。”

        方远诚面露迟疑:“我……”

        他之前虽然给何文峰出了主意,但到底牵扯不深,要是真帮何文峰扫了尾,那才叫彻底上了贼船。

        何文峰看出他的心思,冷笑一声:“方远诚,乔知语是个什么性格你也看出来了,就算你现在打退堂鼓,她也不可能放过你,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说罢也不等方远诚回话,何文峰就接通电话,转身出了法务部。

        舒心容柔柔地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何文峰想起她肚子里的儿子,濒临爆发的火气瞬间泄了下来。

        可这种缓解只是暂时的,当他听清楚舒心容的话后,神经就再次紧绷了起来。

        “你身体怎么了?对孩子有没有影响?”他已经快五十岁了,舒心容肚子里是他至今唯一的儿子,容不得何文峰不重视。

        电话这头的舒心容呼吸一滞,听到她说身体不乐观,何文峰在意的就只有儿子?

        哪怕理智上清楚这是必然的结果,舒心容却还是止不住心头发堵,也不由得对乔知语先前的话多信了几分。

        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手腕上不到三厘米长的小口子,脚边是一滩半凝固的鲜血。

        伤口是她自己割的,血是先前跟诊断书一起送来的血袋。

        “我今天不小心受了点伤,但是血怎么都止不住,只能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舒心容揉了揉鼻尖,挤出模糊的哭腔,“医生说我凝血功能障碍,虽然对孩子没影响,但生孩子的时候……一定会大出血……危及生命……建议我把孩子拿掉。”

        何文峰听到对孩子没影响时就松了口气,随即斩钉截铁的否决道:“不行!不能拿掉孩子!”

        舒心容:“……”

        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人渣?这可是关系她性命的事!这个老畜生竟然一点犹豫都没有?

        何文峰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不合时宜,连忙软和下声音道:“心容,你跟孩子对我来说都同样重要,你先别急,我马上过去陪你好不好?对了,你是在哪个医院检查的?”

        舒心容佯装不满:“能是哪个?为了不被你老婆发现,我除了去雅和医院,还能去哪?”

        “那就行,你等我会儿,最多一个小时我就到了。”

        雅和医院就是何文峰在得知舒心容怀孕后收购的私人医院,在那里检查出的结果,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何文峰迅速盘算着安抚舒心容的方法,却忘了雅和医院是他以乔氏的名义收购的,而乔氏的主人……从来都不是他!

        “爸爸!”何欣雅看着步履匆匆地何文峰,思及刚刚隐约听到的电话内容,心彻底落入了谷底。

        何文峰脚步一顿,扭头看向蒙着脸的何欣雅,眉头狠狠皱成一团,不耐斥道:“你来公司干什么?顶着这张脸还敢出门?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害臊,赶紧回医院去!”

        “我丢人?”何欣雅隔着围巾摸了摸脸上的疤,“我确实挺丢人的。”

        何文峰心里悬着舒心容的事,哪有功夫管阴阳怪气的何欣雅?

        “知道丢人就赶紧走,回医院,或者去找你妈,随便你!”

        何欣雅看着眼前疾言厉色的中年男人,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

        这是她爸爸?这是那个冷落乔知语,把她放在手心里疼的爸爸?

        就因为她毁了容,再没有一点价值了,所以他就翻脸了?一点亲情都不顾念了?

        哦对,都已经有儿子了,又怎么会在意她这个被毁掉的女儿?

        何欣雅捂着脸神经质的笑出了声,半晌,她揉了下通红的眼角。

        “给我三千万,不然我就告诉我妈你出轨了,还有了私生子。”

        何文峰额角青筋狂跳,色厉内荏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哪来的什么私生子!”

        “我都听见了。”何欣雅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爸爸,你知道我妈的脾气,要真让她知道了,你那个私生子保不保得住可就两说了。”

        她现在没功夫去追究何文峰那几个情妇,当务之急还是得解决江康成和章建国,否则她就真完了!

        何文峰心头急跳,他当然知道白吟秋的脾气,否则也不会为了隐瞒消息去收购医院,最重要的是,他不能真的跟白吟秋撕破脸!

        “欣雅,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三千万不是个小数目……”

        何欣雅扭曲着脸:“这种糊弄外人的鬼话,您还是别说了吧?你私底下掏走了乔氏那么多……”

        “你给我闭嘴!”何文峰连忙四下探看,确定没人经过才松了口气,“你没脑子吗?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不知道?!”

        何欣雅咬了咬牙:“后天之前,你必须给我三千万,不然就别怪我嘴上不把门!”

        何文峰气了个倒仰,却又只能硬忍,烦躁的摆了摆手:“行了,你回去等着,我去想想办法!”

        从头到尾,他甚至都没问一句何欣雅要钱干什么。

        何欣雅定定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两腿发麻才抱着膝盖蹲了下去,何文峰早已驱车离开。

        她掏出手机拨通乔知语的电话。

        “乔知语,你知道是哪个贱人怀了我爸的儿子吗?”

        刚刚被祁湛行收拾了一通的乔知语咸鱼似的瘫在床上,听见这问题就先愣了愣。

        “知道。”她不怀好意的笑问,“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到底是谁给何欣雅的信心,让她跑来问她这个问题的?失心疯了吧?

        实际上乔知语根本没打算为舒心容隐瞒太久,她需要的只是个时间差,做了这么多的目的也只是为了逼迫何文峰调用那笔被挪走的资金罢了。

        何欣雅尖声质问:“你也是他女儿!难道就能容得下那个私生子吗?”

        “何欣雅,你是不是忘了?”乔知语幽幽提醒,“在我眼里,你也不过只是个私生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