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4章 合作愉快

第54章 合作愉快

        “早这么识趣不就行了?”乔知语莞尔,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抬起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坐下详谈?”

        乔知语的举止很随意,随意的让舒心容有种她才是客人的错觉。

        一个照面,所有的节奏和主动权都被乔知语掌控在了手里,而舒心容这个主人却只能被动接受,连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她怯怯地绕开几个保镖,小媳妇似的在乔知语对面落座。

        “乔小姐希望我做什么?”

        “你知道何文峰不会娶你吗?”乔知语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杂志,竟然是本育儿的,很显然,舒心容对这个孩子非常的上心看重。

        舒心容捂在小腹处的手蓦地攥紧:“……我肚子里的是个男孩。”

        何文峰当年既然能娶白吟秋那个黄脸婆,可见是不在乎名声的,那现在为什么不能娶她?

        她怀的可是个男孩,是何文峰唯一的儿子!

        “生出来了才是男孩,生不出……”乔知语抬起手按了按上扬的唇角,慢悠悠地续道,“那就只能叫胚胎了。”

        舒心容脊背发凉:“乔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吟秋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的。”乔知语神色不变,语调轻柔,“你知道何文峰在外面不止养了你一个吧?”

        “那又怎么样?”舒心容下意识反驳,“怀孕了的人只有我!”

        乔知语微不可见的撇了下嘴角,对舒心容这种仗着怀孕就自以为稳操胜券的心态十分鄙夷。

        “白吟秋已经查到其他人了,我暂时瞒住了你的消息,但何文峰收购医院的事是经不起查的,找到你头上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一手主导了局面的乔知语如是说道,仿佛她真的是那个伸出援手的善人,“最重要的是,白吟秋跟了何文峰二十多年,她手里有太多可以拿捏何文峰的东西,你这个孩子就算生下来了,大概率也是被抱给白吟秋抚养。”

        舒心容眼底的惊慌一闪而逝:“……”

        “真可怜,一出生就得离开生母,还得在白吟秋的磋磨下长大。”乔知语戏谑道,“至于你这个当妈的……以后恐怕连个情妇都没得做了。”

        舒心容被乔知语描述的未来唬的冷汗直冒:“乔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您到底想要我做什么?”竟是直接被吓得用上了敬称。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帮舒女士赚点钱。”乔知语站起身,俯视舒心容,“我知道你不会全信我,恐怕直到现在也做着何文峰会娶你的美梦,但是没关系。”

        舒心容被她的视线锁定,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乔知语对上她的视线,如同用歌声诱人入水的海妖般诱哄道:“存点钱对舒女士来说绝对没有坏处,如果何文峰没娶你,那这笔钱就是你的退路,如果他娶了你,钱多也不会烫手对不对?”

        “……我……”舒心容心跳剧烈,开口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干哑了喉咙,“我该怎么做?你知道的,我不能让文峰对我失望。”

        她认可乔知语的说辞,但也不会为了这笔钱而让何文峰对她产生戒备和厌恶。

        乔知语弯下腰,附在她耳边轻声低语,舒心容的双眸渐渐亮起,肉眼可见的兴奋了起来。

        “你确定医院会配合我?”

        “确定。”乔知语拂过唇角,“钱能让任何人配合,不是吗?”

        舒心容尚且有些不安:“可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

        舒心容沉默片刻,最终咬了咬牙。

        “我同意了。”

        乔知语摆了摆手,转身朝门外走去。

        “舒女士,合作愉快。”

        舒心容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抬起手抚在了剧烈跳动的胸口,低声呢喃:“……合作愉快。”

        两个小时后,一份诊断书被送到了舒心容的手里,她看着最下面的落款,无声的笑了笑,掏出手机给何文峰打电话。

        “……亲爱的,我身体出了点问题……情况不太好……你能来陪陪我吗?”

        *

        “最近帮我派人跟好何文峰。”乔知语靠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啃着草莓。

        祁湛行侧头看去,粉红色的汁水沾在女人莹润的指尖上,让人止不住生出股想要吞吃入腹的欲望。

        他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嗓音喑哑:“使唤人越来越顺手了?”

        乔知语撩起眼帘,倏地笑了。

        “祁先生,提醒您一句,按照合同条款,追查乔氏挪用资金下落可是你的事,我现在可是在帮你完成任务,使唤一下你的人,不是应该的?”

        祁湛行原本只是随口一提,他要是真在意这个,起初就不会说让乔知语随意调用人手的话,可现在听见她提及合约,他却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我可以直接帮你补上被挪走的资金。”

        乔知语顿了顿:“不需要,你替我补上资金,何文峰照样能拿着钱逍遥。”

        祁湛行眸光微暗:“你确定何文峰会为了一个女人暴露资金下落?”

        “……”乔知语低下头沉默片刻,“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他太想要个儿子了。”

        她抿了抿唇,心口揪痛了一瞬:“你不也是吗?如果不是想要个儿子,怎么会跟我签订合约?”

        乔知语唯一想不通的是,以祁湛行的条件,想要个儿子何其简单?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找上她?

        祁湛行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去,眼底的情绪风云变幻:“你是在对我表达不满?”

        “……没有。”乔知语深吸一口气,把混乱的情感按捺下去,“我又不吃亏,有什么好不满的?”

        如果没有祁湛行,她会在重生第二天就被弄进监狱,就算侥幸躲过,也会被掏空资金的乔氏压垮。

        她不缺钱,可她缺势,缺可用的人,缺可信的人。

        重生至今,看似是她一路压着何家人收拾,可实际上,如果没有祁湛行,她恐怕一件事都办不成。

        如果说最初她还对这个所谓的契约关系有所不满的话,那么现在更多的是感激……

        感激这个男人对她的帮助,感激他没有让她在最艰难的时候独自面对。

        那她刚刚为什么会忍不住拿话去刺祁湛行呢?

        乔知语垂下眼帘,抬手捂住不断揪扯着的心口。

        因为……不甘心啊……

        不甘他们之间只是这么冰冷的契约关系。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