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4章 共犯

第44章 共犯

        一辆黑色的重型越野在车道上匀速飞驰,长达六米一的车身让它宛如一头飞奔在钢铁丛林中的猛兽,周遭车辆无不小心避让,甚至有不少年轻的车主忍不住将头伸出车窗,朝着这辆钢铁巨兽吹起了响亮的口哨。

        显然,对真正爱车一族来说,这辆骑士十五的魅力堪比绝世美女。

        正在开车的唐驰忍俊不禁的瞟了乔知语一眼,憋着笑道:“乔小姐为什么特意跟祁总把这辆车要来?”

        乔知语面上一窘,佯装淡定的看向车窗外面:“没什么,就是觉得这辆车安全。”

        “安全?”唐驰玩味的把这两个字在唇齿间咀嚼了一遍,莫名的带着股调侃的味道,“确实挺有安全感的。”

        乔知语:“……”

        价值两千万左右的骑士十五在祁湛行的车库里最多算是中档水准,安全性比它高的豪车一抓一大把,乔知语会特意跟祁湛行开口要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不久前,祁湛行就是开着这辆骑士十五把她从死神手里抢了下来,这辆车对乔知语而言是特殊的。

        只要看见它,乔知语的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祁湛行不顾安危将她救下的画面。

        与其说是这辆车给了她安全感,还不如说是那个人……

        乔知语抿了抿唇:“祁湛行好像很少出门,是有什么原因吗?”

        搁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多问的,但从车祸之后,乔知语就隐约觉得有些事情变得不太一样了。

        她不知道这种改变究竟是好是坏,可她确实克制不住的对祁湛行产生了好奇心和关心。

        唐驰按着方向盘的双手微微僵硬一瞬,随即又像没事人似的放松下来。

        “没什么特殊理由,他只是比较宅而已。”

        宅?

        乔知语蹙了蹙眉,真有人会宅到把所有的工作放在家里完成,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出一次门吗?

        “到了。”车子在市公安局门口停下,唐驰下车替乔知语拉开车门,“需要我陪您进去吗?”

        “不用了。”乔知语摆了摆手,缓步进了大厅。

        提前等着的警察见她进门就暗暗松了口气,略带歉意的迎了上来。

        “抱歉乔小姐,辛苦你跑这一趟。”

        乔知语摇了摇头:“您客气了,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才对,宋佳蓉还是不肯开口吗?”

        “对,她要求见你一面,否则什么都不肯说。”

        乔知语脚步一顿:“我提供的证据不够全面吗?她开不开口有什么区别?”

        这种证据确凿的敲诈,是宋佳蓉抵死不认就能赖掉的?

        年轻警察稍显尴尬道:“她说钱是您自愿补偿给她的,因为您害她丢了工作。”

        “什么工作配得上一千五百万的赔偿?”乔知语凉凉笑道,“现在护士这么金贵了?”

        审讯室的门开着,形容憔悴的宋佳蓉一见到乔知语就猛地站了起来,铁质的椅子被她拖地哐啷作响,刺耳至极。

        “乔知语,你这个贱人!你故意害我!”宋佳蓉两眼通红地扑将上前,却被旁边的警察拦住,“放开我!我要撕了这个贱人!”

        乔知语绕过宋佳蓉,拖开另一边的椅子坐下,屈指在冰凉的铁桌上敲了敲。

        “宋小姐,如果你再撒泼的话,我会选择帮何家人起诉你,到时候你身上的罪名可就不止是敲诈了。”

        泄露患者隐私,且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宋佳蓉一旦败诉,不但得坐牢,还得面临巨额的赔偿款。

        “乔知语你——”宋佳蓉倏地僵住,牙关紧紧咬着,连两边腮帮都凸了起来,脸上青筋迸现,犹如一条被逼上绝路,却连呲牙都不敢的丧家犬。

        乔知语双手交叠,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语气玩味。

        “宋小姐,看着自以为是的何欣雅因为你的缘故被整成这样,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豪门千金又怎么样?还不是像死狗似的让我拿来撒气?

        ——我想打你就打你,想骂你就骂你,就算是把你弄死了,也是你活该倒霉!

        ——你要是再敢哼一声,我就把消毒水直接灌你嘴里!

        乔知语闭了闭眼,前世在病床上苟延残喘时的一幕幕不断浮上心头。

        对她来说,宋佳蓉只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哪怕再怎么无耻卑劣,也比不上何家人。

        但那些屈辱,被人抓着头发强行把药水灌进嘴里,被人硬生生把牙齿掰断,被人当成丑角戏弄侮辱的曾经却不是重生一次就能遗忘的。

        所以她就随手给宋佳蓉挖了个坑,跳不跳全由这个人自己选择,如果宋佳蓉这辈子大彻大悟,没有落进坑里,乔知语也不会继续穷追猛打,如果掉进去了……

        路都是自己选的,又怎么能怪到她头上?

        “一次又一次成功从我手里拿到钱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想着——”乔知语撑着桌面站起身,俯身逼近面色惨白的宋佳蓉,“身价百亿的继承人又怎么样?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当你的提款机?”

        “是不是觉得自己撞了大运,录几条录音就能吃一辈子?”

        “是不是准备借着那几条录音没完没了的敲诈我?”

        宋佳蓉脸上血色全无,被乔知语身上凛冽的气势压得不断后退。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要点赔偿……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想要赔偿你可以走法律程序啊。”乔知语笑笑,“我不差钱,如果法律判我该赔,那我自然不会让你吃亏,但你是怎么做的呢?宋小姐,不是扯张遮羞布,就能把狗屎变成金子的。”

        “我有证据!是你让我录音的!是你想把你爸和姐姐都弄死,所以才让我录音的,我只是按你的吩咐办事,你现在这是过河拆桥!”宋佳蓉急赤白脸的吼道。

        乔知语浑不在意的摩挲着指尖:“哦?证据呢?”

        “这些都是你请的私家侦探告诉我的!”宋佳蓉转头看向旁边的警察,“你们可以叫那个私家侦探来给我作证!”

        “你说他啊。”乔知语莞尔一笑,“这可真是巧了,我正好也有点东西要交给警察。”

        她从包里拿出个u盘递给旁边的年轻警察。

        “这里面是那位侦探和宋小姐两人近期的资金流水记录,宋小姐每从我这里敲诈到一笔钱,就会分20%给那个侦探,我想,作为共犯,他应该是无权替宋小姐作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