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3章 贤惠贴心的祁先生

第43章 贤惠贴心的祁先生

        被一大群身穿黑西装的壮汉围住时,江康成正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酒吧里喝闷酒。

        这酒吧显然生意不太好,零零散散的客人一看这阵仗就蹿得一个不剩,连酒吧老板都躲到了吧台后面装死。

        江康成喝的迷迷瞪瞪,看人都有重影,他单手拎着酒瓶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

        “干、干什么?想打、打架是不是?”

        唐驰嗤笑一声,随手提起台子上的大冰桶,反手就罩到了江康成的脑袋上。

        半融化的冰块合着冰水兜头浇了下去,有几颗还滑进了江康成衣服里,他冻得打了个哆嗦,抬手把冰桶掀开,啤酒瓶往桌角一磕,骂骂咧咧的举着锋利的玻璃碴朝唐驰比划了过去。

        “艹尼玛的!连你老子都敢碰?看我不……”

        唐驰侧头避过玻璃碴,单手捏住江康成手腕往下一撇,右腿对准他膝窝就是一脚。

        “啊——艹,哪个孙子?放开老子!”

        江康成膝盖一软,重重地跪在地上,口中胡乱放着狠话。

        唐驰按了按他的肩膀,端端正正的把江康成压在了碎裂的玻璃渣上。

        “江先生,乔小姐有请。”

        听见‘乔小姐’这三个字,江康成的酒瞬间就醒了,他抖抖索索地抬起头,看着这群装扮熟悉的保镖,瞳孔倏地一缩。

        “几、几位大哥,我待会还有事,能不能……”

        唐驰抓住他湿漉漉的头发,眼神狠厉:“你不想去?”

        “我……”江康成当然不想去,他知道乔知语找他是为了什么,但他现在既得罪不起乔知语,又不敢去招惹何欣雅,只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可没想到他都躲到这种鬼地方了,乔知语的人还能找到他!

        “不去也行。”唐驰松开手,让保镖从吧台那边拿了把水果刀丢到江康成面前,“把你用不上的东西切了,你就可以走了。”

        ……切了?

        把什么切了?

        想起上次被抓走后脐下三寸遭受的危机,江康成浑身一寒,恨不得当场给唐驰磕几个响头。

        “我去!我去!”

        “早这么老实不就行了?”

        唐驰摆了摆手,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挟持着江康成出了酒吧。

        这会儿已经是凌晨四点多,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这周边又荒僻的很,压根没有监控摄像,唐驰瞥了眼抖如筛糠的江康成,恶趣味的笑了笑。

        “把他塞后备箱里,敢折腾就直接扔江里喂鱼。”

        江康成听了这话,彻底掐灭了逃跑的心思。

        “不麻烦几个大哥,我、我自己进去……自己进去。”

        另一边的祁湛行也得知了找到人的消息,乔知语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起身下了床。

        靠在床头翻杂志的祁湛行指尖一顿,神情不悦。

        “干什么?”

        乔知语满脸无辜的指了指自己:“收拾一下啊,我总不能穿成这样打人吧?”

        “……”祁湛行一阵头疼,“需要你动手?”

        乔知语从衣橱里挑了套长裙,笑道:“让别人动手,哪有自己下手来的解气?”

        最重要的是,她绝对不会在江康成那个垃圾面前露出憔悴虚弱的一面。

        于是,等江康成被拖进祁宅时,面对的就是烈焰红唇,气色极佳,高跟鞋至少十一公分起步,气场两米八的乔知语。

        江康成本来就喝了酒,又在后备箱里闷了一路,胃里翻江倒海就算了,偏偏他还连吐的胆子都没有,此时正死狗似的仰躺在地上,连爬起来求饶的力气都没有。

        高跟鞋平滑的鞋掌踩上了江康成的脑门,儿童尾指般粗细的尖锐鞋跟正虚虚地悬在他的眼前,仿佛只要乔知语稍微朝后一用力,就能瞬间将江康成的眼球刺穿。

        “我警告过你,不要阳奉阴违,可你好像忘了?”

        江康成冷汗涔涔:“乔、乔小姐,不是我不想办事……实、实在是没机会啊!何欣雅一直躲在医院里不出来,我就是有那个心也……”

        “你手里捏着她的把柄,想叫何欣雅出来还不容易?”乔知语凉凉一笑,鞋跟稍稍往下落了些许,“江康成,你这是拿我当傻子糊弄呢?”

        江康成只觉得眼皮上一刺,睫毛根部如同被沙砾碾过般痛痒难忍。

        他死死闭紧了双眼,尤不死心道:“乔小姐误会啊,我手里哪有她什么把柄,我就是个被利用了的可怜人,您、您就放过我吧,我……”

        “哦?她让你对我下手的时候,你没录音?聊天的内容没有保存?”乔知语俯身冷笑,“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这人不喜欢别人骗我,再说一句假话,你这舌头也不用留了!”

        江康成脸色惨白,再无半点侥幸。

        “我确实有录音,但是……”

        “算了,我对你已经没有耐性了。”乔知语打断他的话,佯装不耐的朝唐驰招了招手,“把他处理了吧,江家已经没人了,他这种垃圾就算失踪了也不会有人在意,尾巴收拾干净就行。”

        唐驰眼珠子一转,憋着笑道:“是,乔小姐您放心,待会我们几个就解决了他,事后直接用硫酸烧了脸和指纹,切成几块分开一扔就行了,不会被发现的。”

        江康成差点吓得尿裤子:“别别别!乔小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把事情办妥!真的!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没珍惜。”乔知语收回腿,慢悠悠的朝屋内走去,“拖出去收拾吧,免得脏了地方。”

        江康成看着目露凶光的唐驰,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口中许诺道:“三天!不,两天就够了,我两天之内一定把您要的东西带过来,求您放我一马,就当是……当是暂且留我一条狗命……”

        乔知语脚步一顿,目光冰冷地审视江康成片刻。

        “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是真的惜命。”

        暂且苟住性命的江康成烂泥似的被保镖们扔了出去,乔知语低下头厌恶的看了看脚上的高跟鞋。

        碰过脏东西的鞋子,她是真的不想穿了。

        一条修长结实的手臂从侧面环住她的腰身,稍微使力就把乔知语打横抱了起来。

        祁湛行神色略显无奈:“嫌脏就脱了。”

        乔知语眨了眨眼,麻溜的将两只高跟鞋一蹬,主动伸手勾住祁湛行的脖子,上身柔柔地贴近他胸口。

        “祁先生,你知道你这种行为,通常该怎么形容吗?”

        祁湛行抱着她进门,随口应道:“嗯?”

        “贤惠、贴心。”乔知语语调悠悠地。

        祁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