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9章 滚动播放

第39章 滚动播放

        乔知语垂头抚着微微泛红的掌心,上扬着眉眼冷冷睇向泼妇一般的唐芳兰,嘴角噙着笑,阴阳怪气道:“要不是你听不懂人话,我犯得着用手跟你沟通?回去告诉你儿子,婚约解除,我祝他跟何欣雅百年好合。”

        “我不同意!”唐芳兰捂着脸,忿忿地瞪着乔知语,“我拿你当亲女儿一样善待了二十多年,你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了?乔知语,你没良心!”

        唐芳兰音量不小,先前乔知语打人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路人注意,这会儿唐芳兰这话一出来,路人看向她的眼神更是满怀同情,甚至有不少人躲在人群中对乔知语指指点点。

        “当亲女儿一样?那赵夫人对亲女儿可真是够狠心的,塞个管不住下半身的垃圾给亲女儿做未婚夫,还让这未婚夫跟亲女儿的姐姐搞上了一张床,啧啧啧,幸亏我跟你没血缘关系,不然就冲你这对女儿的疼爱方式,我就得去医院来个全身换血,省的活着都嫌恶心。”乔知语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唐芳兰,“你要是再纠缠不休,我不介意帮你把你儿子的床照再散一遍,滚!”

        唐芳兰脸色铁青:“你敢!乔知语,看不住男人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凭什么怪我儿子?就冲你这没大没小的样子,我儿子肯娶你,那就是给你脸!你可别不识好歹!”

        至于乔知语的威胁?她就不信这丫头片子还能随身带着一沓床照出门!

        唐芳兰这番奇葩逻辑一出来,围观路人的神情顿时都有些一言难尽。

        “我看你是真听不懂人话。”

        乔知语冷笑一声,也不跟唐芳兰纠缠,左右看了一眼,抬脚就朝路边一家卖家电的铺子走去。

        家电铺子左右两边各摆了三台50吋的智能电视,此时正在滚动播放品牌广告。

        乔知语进门就直接找了老板,她掏出手机,挑出里面几张照片。

        “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这几张照片投放到门口的电视机上?”

        老板抻头一看,脸就绿了。

        “这可不行……”这种尺度的照片,真要是放上去,他生意还做不做了?

        乔知语笑笑:“十五万,抛开罚款,剩下的钱都是你的。”

        投放这种照片,一旦被举报了,少不了罚款再教育,但这几张照片侧重点都只是在男女主的脸上,属于谁看都知道是艳照,但实际上的隐私部位又被挡起来了的那种,罚款也绝对不会超过三万。

        老板的目光瞬间火热了起来,这可是十五万!他店里一个月的利润都没这么多!

        唐芳兰火急火燎追过来时,乔知语已经给老板转完账了。

        她看着神色平静的乔知语,心里愈发不安。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别胡来……”

        话还没说完,店外就是一阵哗然。

        密密麻麻的行人将家电铺子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所有人都直勾勾的望着门口那六台电视机,间或爆发出一阵阵嘲笑和惊呼。

        “啊!我想起来了,这女主角不就是在网上被喷惨了的那个何欣雅吗?”

        “对对对,之前就有爆料贴说何欣雅跟乔小姐的未婚夫有一腿,所以这男的就是那个未婚夫?啧,这都什么渣男贱女组合?”

        还有人冲呆怔在店里的唐芳兰努了努嘴。

        “所以里面那个就是渣男他妈和乔小姐?我的天呐,难怪三观这么奇葩,儿子都劈腿成八爪鱼了,还想让乔小姐遵守婚约呢?多大的脸啊这是?”

        “也不定就是脸大,没准是人家儿子鸡儿镶钻了呢?”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哄笑,唐芳兰险些昏厥。

        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想起出门前赵翊辰的叮嘱了,可惜迟了。

        唐芳兰哆嗦着手指着乔知语,咬牙切齿道:“你怎么能这么做?你都不觉得丢脸吗?啊?年纪轻轻的,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竟然随身存着这种照片!不行,我要给你爸打电话,问问他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乔知语双手环抱,懒懒地抬了抬下巴。

        “赶紧打,跟何文峰说,我随身存着她私生女和奸夫的艳照,走哪散哪,广邀各路观众欣赏。”

        “你你你……”唐芳兰捂着胸口一个劲粗喘着气,最后两眼一翻,直接仰头栽倒了下去。

        围观人群登时骚乱了起来。

        “晕过去了,快叫救护车!”

        “不会出事吧?”

        哪怕是先前那几个出言嘲讽的,这会儿看着唐芳兰昏倒也有些担忧,毕竟吃瓜归吃瓜,一旦真出了事,同情心还是会占上风。

        乔知语也略微蹙了蹙眉,她沉默了两秒,走到唐芳兰面前,正要把人扶起来,就见唐芳兰紧闭的眼帘轻轻颤动了几下。

        她冷笑一声,佯装忧虑的抬头看向周围的人。

        “可能是天气太热,中暑了,有人带着针或者利器吗?咱们赶紧借助痛感让赵夫人醒来,不然再拖下去没准就休克了。”

        好在人群里没医生,乔知语一通忽悠,竟然真有人站了出来。

        “美工刀行不行?我新买的。”

        乔知语接过美工刀,推出刀刃,刻意提高了音量道:“呦,还挺利的,这一刀下去肯定能疼醒,让我想想割哪比较合适。”

        她将刀刃虚虚贴在唐芳兰身上比划着:“要不就割脸吧,从额头到嘴巴,直接竖着划一刀,别说只是昏过去,哪怕是个死人绝对也疼醒了。”

        说罢,就举起了美工刀作势要割。

        唐芳兰顿时装不下去了,猛地坐起身连滚带爬的远离乔知语,嘴里胡乱叫着:“我醒了,我醒了,乔知语,你可别乱来!要是敢伤了我,我跟你没完!”

        “瞧您这话说的。”乔知语对唐芳兰莞尔一笑,“我哪能真割啊,就是怕你装昏太辛苦,吓唬吓唬你而已。”

        看着唐芳兰面色红润,气到跳脚的模样,路人们还有什么不懂的?看向唐芳兰的目光顿时更鄙夷了起来,甚至有几个录了视频的,直接就把这段奇葩操作上传到了微博。

        “既然赵夫人没事,那我就先走了,你要哭要闹都随意。”

        乔知语摆了摆手,转身就朝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正准备上车,却发现有点不对劲,连忙扭头一看。

        艹,她车胎的气怎么没了?